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十九章 卷入风波(二)
    明珏如今年纪尚小,若是为了接近那张先生就用尽心机的话,只怕为时过早。

    待明珏年纪大些,她再把和石泉的那婚事退了,努力赚钱,请来先生,单独教授明珏学识。

    待明珏学有所成,考取功名,再去接近那翰林院的张先生,求张先生点拨。

    或许明珏就可以凭借张先生的点拨,出将入相也说不一定。

    看着明珏渐渐走远,盛明玉也就没有继续跟着上去,而是顺着来路走了回去,去找仍在原地等着她的安心。

    找到安心后,盛明玉找了间临街的茶馆,她与安心二人,便去了茶馆喝几盏茶。

    所幸她今日出门之时,特地叫安心找了几吊钱出来,不然她今日出门,只怕是连碗茶水也喝不了。

    喝过茶水,盛明玉拉着安心的手,在街上闲逛起来。

    久不出府的安心,跟在盛明玉的身后,看什么都是一副好奇的模样。

    想要走过去,摸一摸,探一探。

    盛明玉看着安心走在一个卖脂粉的小摊前,瞧着她拿起小摊上摆着的一个用青瓷盒装着的胭脂,打开来看了一眼,又闻了闻胭脂的味道,摸了摸身上,并无任何银两,只能把那胭脂又再次放下。

    上一秒刚放下,下一秒又拿了起来。

    如此反复几遍,连脂粉摊上老板,都厌烦了安心,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胭脂。

    “姑娘,若是没钱,就别挡着我做生意了。这盒胭脂也不算贵,就两吊钱。”

    就两吊钱?

    可如今她连两吊钱都没有呀。

    安心在盛明玉身边伺候多年,虽说是盛明玉身边的大丫鬟,按理来说,月例银子应该不少,至少眼前这盒胭脂,她应该还是有闲钱买的。

    可盛家家道中落,丫鬟仆妇小厮们的月例银子,以前都是盛明玉变卖家产发放的,后来实在是入不敷出了,索性就遣散了一些好吃懒做的丫鬟仆妇。

    如今府里留下来的丫鬟仆妇小厮,都是跟了盛家十几年的,或是家中没了亲人,无处可去的,只能留在盛家度日,或是和盛家有了感情,离不开盛家的。

    安心便是属于前者,也属于后者。

    盛明玉小的时候,盛夫人就指了她来伺候盛明玉。直到夫人去世,姑娘出来当家做主,都是她一直陪着。

    如今她的月例银子,一个月不过一吊钱,眼前这盒胭脂,要她两个月的月例银子,她如何舍得?

    看着安心在脂粉摊前踌躇半天,盛明玉知道安心想要这盒胭脂,可两吊钱她实在是拿不出来。

    既如此,她索性帮她买下吧!

    掂量了一下钱袋里的银子,只有刚好两吊钱了,若是买了这盒胭脂,只怕就不能再买其他的了。

    实在不行,和老板讲讲价。

    盛明玉走近安心,走到那脂粉摊前,拿起安心方才放在手里的那盒胭脂。

    “老板,这盒胭脂怎么卖?”

    看着盛明玉的穿戴打扮,老板就猜想眼前的这位姑娘,必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姑娘,已经做好了准备讹盛明玉一笔钱的准备。

    眼前这盒胭脂,只怕配不上她的身份。

    老板想要拿出上好的胭脂水粉出来,给盛明玉看看。

    “姑娘,这盒胭脂小人怕配不上姑娘的身份。小人这里还有更好的,姑娘可要看看?”

    话音刚落,那老板就已经从旁边的木匣里,拿出了两盒用白瓷装着的胭脂。

    他都已经拿出来,还问自己看不看?

    这不是明摆着吗?

    不过她只看看,也不会真的买。

    盛明玉伸出手去,接过了老板递过来的那两盒胭脂。

    “姑娘,这可是上好的胭脂呀!若是姑娘两盒都要,小人给姑娘算便宜点,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

    这还算便宜?

    盛明玉打开胭脂盒一看,看那胭脂的成色,的确不错,带着股淡淡的花香,可怎么说也不可能值五两银子呀?

    这两盒胭脂,若是到了别家,只怕最多值二两银子。

    眼前这老板想要她五两银子,不过是看着她穿着打扮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想要多讹她三两银子罢了。

    盛明玉面上笑了笑,又拿起方才安心看的那盒胭脂。

    “方才那两盒胭脂值五两银子,那么这盒胭脂,敢问店家多少钱呢?”

    脂粉摊的老板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眼前这姑娘穿着打扮,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用下等胭脂的人。

    不过既然顾客问起,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了。

    “姑娘,如今您手中的这盒胭脂两吊钱,若是姑娘把方才那两盒胭脂买下了,这盒胭脂,便是小人送姑娘的,小人不收您的银子。”

    老板说着,又细细打量起面前的盛明玉来。

    “不过小人瞧着姑娘的穿着打扮,姑娘也不像是用这下等胭脂的山野村妇。还是方才那两盒胭脂,配得上姑娘的身份。”

    话罢,那脂粉摊老板又拿起方才盛明玉放下的那两盒胭脂,想要递到盛明玉的手上。

    盛明玉并未接受,而是拿着方才安心看中的那盒胭脂。

    “老板,我就要这盒胭脂,不过我只出一吊钱,不知老板可卖?”

    脂粉摊老板一听盛明玉只出一吊钱,马上摆了摆手,想要拿过盛明玉手中拿着的那盒胭脂。

    “姑娘,一吊钱就想要买胭脂,姑娘不妨去其他脂粉摊上问问,这世上哪里这么好的事?这盒胭脂,少说也值两吊钱,少一文钱,我都不会卖给你的。”

    看着安心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那盒胭脂,盛明玉又掂量了自己钱袋里的银子。

    她今日出门出得急,就带了几吊钱,方才喝了茶水,就花去了十几文,明珏喜欢吃芳草斋的糕点,回去的时候,还要给明珏买些糕点。

    她实在是舍不得花上两吊钱,来买一盒胭脂。

    不过看着安心一直紧紧地盯着那盒胭脂,她还是决定再和脂粉摊老板讲讲价吧!让老板给她再便宜些。

    “老板,这盒胭脂你就便宜些吧!如今我身上银子没带够,若他日我带够了银子,您这摊位上的东西,我一定大肆买上一些。您看如何?”

    听盛明玉这么说,那脂粉摊上的老板,有几分动心了。

    看着面前这姑娘的穿着打扮,应该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姑娘。

    既然她今日说了没带够钱,他日带够了钱,来他这里大肆采购一番,到时候他再把这价格往上抬一抬,他绝对是不会亏的。

    想定主意后,脂粉摊老板就开了口。

    “既如此,这盒胭脂,我便收姑娘一吊钱吧!只是姑娘必须答应小人,他日再出来逛街的时候,到了小人的摊位前,姑娘可是要来照顾照顾小人的生意的。”

    盛明玉点了点头,先应付过去再说。

    付了一吊钱,拿了那盒胭脂,盛明玉就拉着安心,迅速离开了脂粉摊。

    他日再出来的时候,盛明玉见了这脂粉摊,一定要绕开来走。

    不然若是被这脂粉摊老板瞧见了,只怕是要拉她来照顾他生意的。

    她如今哪有那么多的闲钱,来照顾他的生意。

    离开了脂粉摊,盛明玉顺着来时的路,拉着安心便朝着盛家大宅的方向回去了。

    走了半个时辰,盛明玉发现了这街上有些不对劲。

    方才明珏说要去迎接那位张先生,可此时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反而还多了几队巡城的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