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二十三章 元王世子
    待展红凌把行刺张先生的凶徒带走之后,张松所带来的五城兵马司的士兵,也放了那些个被扣在广场之上的一众举子。

    明珏被放之后,马上走到了盛明玉的身边。

    他没想到,姐姐竟然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他。

    盛明玉看着面前的明珏,瞧着他头发有些紊乱,想要替他整整头发,明珏却一下子扑进了盛明玉的怀中。

    “姐姐!”明珏喊了她一声,盛明玉低下头瞧着他。

    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只听见一阵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盛姑娘,我家公子有请!”

    听这个声音,是那日在普济寺地藏阁遇到的那对主仆二人之中的小厮。

    他们家公子?

    难不成就是那元王世子陈苍?

    难不成他今日竟也来了?

    盛明玉回过头,看来身后的男子一眼,果然是那日在元王世子身边的小厮。

    “姐姐,你要去哪里?明珏陪着你一块去!”

    明珏抬起头,看了盛明玉一眼。

    见盛明玉听见了声音,打算跟着身后的那黑衣男子走。

    “明珏放心,姐姐去去就回你!你在这里等着我!”

    哄乖了明珏,盛明玉转过头去嘱咐身边的安心。

    “安心,好好看着公子!我去去就回!”

    “姑娘,让奴婢陪着你一块去吧!”

    安心看着盛明玉身后那黑衣男子,不像什么好人。

    怕姑娘跟着过去,出了什么危险,赶忙提醒了句。

    “安心,你陪着公子,我一会就过来。不会出什么事的。”

    盛明玉也看出了安心眼中的担忧。

    安心跟在她身边伺候多年,对y她最是忠心耿耿,只要她吩咐了什么事下来,安心不敢不从的。

    片刻后,盛明玉就跟着那黑衣男子,去到了隔着广场有些距离的一座茶楼。

    清风楼,站在茶楼二楼的雅间里。

    可以把方才广场上人们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他方才就是站在雅间里,看着那盛明玉是如何一步步发现漏洞,抓到真凶的。

    身为女子,这样的年纪,便有这样的魄力和胆识,又颇通几分医术。

    这样的人,若是能招揽到他身边,替他做事,为他谋划,该多好。

    黑衣男子把盛明玉带上了茶楼,带进了雅间。

    进了雅间,盛明玉发现雅间内外都守着七八个穿着黑衣的男子。

    看他们的模样,该是专程保护那元王世子之人。

    “盛姑娘方才一番精彩绝伦的表演,实在是叫我看花了眼。我原没想到,原来盛姑娘是这样一个有本事的人。以前倒是小看你了。”

    进了雅间,靠近那人身边,盛明玉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香味很淡,闻起来却是很清新。

    像是什么单独调制的香料一样。

    这个味道,和那日在普济寺里嗅到的味道,一模一样。

    “不知公子着人唤我过来,是有什么事要吩咐交代与我吗?”

    方才带着盛明玉上了茶楼的小厮,搬过来凳椅,盛明玉就坐在上面,与面前的男子说道。

    “没什么要吩咐交代盛姑娘的,只是觉得盛姑娘聪明能干,为人有趣,想要请盛姑娘吃顿茶罢了。不知盛姑娘喜欢喝什么茶,我叫人沏了送上来。”

    那男子说着话,目光落在了盛明玉的脸上。

    只是盛明玉一直低着头,他看得不大真切。

    “盛姑娘,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瞧瞧你。”

    听见了他的声音,盛明玉原是不想抬起头来。

    可又怕自己不抬起头来,得罪了他。

    最后,盛明玉决定还是抬起头来,回道。

    “公子,我今日过来,不是专程来喝茶的。若是没有旁的什么事,还请公子让我离开。”

    盛明玉说着,就要起身。

    可眼前的男子,捧起了手中的茶盏,慢悠悠尝了一口,才缓缓道。

    “盛姑娘才来,这么快便要走吗?不打算留下来陪陪我吗?我倒是很欣赏盛姑娘的。”

    听他这话,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把自己当成烟花柳巷之地的花魁娘子,或是广明台的行首娘子了吗?

    “公子,我不是那样的人,还请公子自重。若是没有旁的什么事,还请公子不要为难与我,放了我。”

    盛明玉辩驳了几句。

    眼前的男子,却当什么也听不见一样。

    “我自然知道盛姑娘不是那样地方的姑娘,只是我实在欣赏姑娘,想和姑娘多说几句话罢了。既然姑娘不领情,我也不会自讨没趣继续说下去。”

    男子朝着盛明玉身后的那黑子男子使了眼神,让他把雅间的屋门打开。

    “方才在你身边的那少年,便是你口中的亲弟弟吗?我看着模样,倒是个俊俏的少年郎。”

    眼前这元王世子,突然提起明珏做什么?

    这东京城里,她也是有所耳闻的。

    那些个世家大族的勋贵子弟,有些就不大喜欢女子,喜欢男子的。

    这东京城里也有专供男子玩乐的酒楼瓦肆。

    难不成眼前的这个人,看上了明珏不成?

    这不行!

    “公子,方才在我身后的少年郎,确实是我弟弟。若是我弟弟做了什么错事,在背后说了公子的什么坏话,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教训他。还请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明珏。”

    放了明珏?

    他又没有说要对她弟弟做什么?

    她怎么突然就叫自己放了她弟弟呢?

    真是个好玩的姑娘。

    “姑娘放心就是,我不会对你弟弟做什么的。我没有什么事了,姑娘自便吧!要留下来喝茶也行,要走也行!”

    “我要走!还请公子身边的人,不要拦我!”

    盛明玉抬起头瞧了他一眼,转过身就要离开。

    男子点了点头,屋里屋外守着的那些个黑衣侍卫,一个也没有拦,就这样放她离开了。

    盛明玉走后不久,那男子站了起来,站在窗边看着盛明玉穿梭在百姓之间。

    方才带着盛明玉过来的黑衣男子,走近了他,毕恭毕敬地回道。

    “公子,小人已经调查清楚了。刺杀翰林院张大学士的人,是宫里出来的。那男子在被抓之前,曾攀咬自己是皇后娘娘母家的人,打算把此事的矛头,抛向皇后娘娘,试图陷害皇后娘娘。”

    “我知道那人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他的身手确实不错,应该是点苍派霍清风手下的徒弟。盛贵妃所生的楼月公主,早年曾拜师点苍派,看来行刺张先生此事,和盛贵妃有脱不开的干系。”

    “那少年最后之所以想要攀咬皇后娘娘,不过是想要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向皇后娘娘身边罢了。”

    他口中这样说着,目光仍游离在楼下大街上的盛明玉身上。

    “公子,据展捕快带来的两个仵作,其中一名仵作,从张先生的尸体中,验出了慢性中毒。”

    “张先生一早就中了毒,只是若是盛贵妃想要杀害张先生,大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等着张先生毒发生亡就是,这样便是想要调查,也绝对牵扯不到盛贵妃的身上。”

    “这样的当街行刺,实在是太冒险,也太容易暴露了。”

    “你小看盛贵妃了,盛贵妃之所以能够宠冠六宫,官家之所以会独宠她,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貌美,又为官家生下了唯一的公主,盛贵妃的心机才智,我们可不能小看。就连皇后娘娘,也拿她没有办法,对她行事,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男子话罢,从袖口里掏出来一个木匣。

    “待盛姑娘回到盛家大宅后,你将这一木匣,亲自送过去。”

    接过了男子递过来的小木匣,黑衣男子马上打开一看。

    “这不是前些年公子入宫,皇后娘娘亲自赐给公子的无锡大阿福吗?皇后娘娘赐了一对给公子,怎么就只剩这一只了?”

    “还有一只摔碎了,方才我瞧着那盛姑娘面上不大高兴,送这个过去给她,正好。”

    男子说着,唇角微微弯了弯,方才在他脑中,浮现的都是盛明玉方才走时的模样。

    “公子,可这盛姑娘也姓盛。会不会和宫中的盛贵妃有什么瓜葛?”

    黑衣男子不解,他跟在公子身边伺候多年,这还是公子第一回给旁的姑娘送礼物呢。

    “她不一样。我打听过了,这位盛姑娘,是出自盛家长房的人,自幼父母双亡。和那位宫中桀骜不驯,嚣张跋扈的盛贵妃,完全是两种人。”

    听着公子解释了一番,他赶忙点了点头。

    “既如此,那小人马上去办!请公子放心。小人一定把公子吩咐的事情办得妥妥贴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