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二十五章 看破
    进府之后,盛明玉交代了安心几句,叫安心去嘱咐厨房的婆子一声,今夜做几道明珏爱吃的菜过来。

    明珏受了惊吓,虽表面上看着已无大碍,但盛明玉却知道,明珏心里却还是隐隐在担惊受怕着的。

    盛明玉心疼这个弟弟,叫人做些他爱吃的饭菜过来,也能舒缓舒缓他心中的担忧与害怕。

    送着明珏回了明珏的院子,盛明玉正要出去,明珏却紧紧地拉住她的手,显然是有话想要对她说。

    “姐姐,方才那黑衣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是奉了什么人的命令,来给姐姐送来那无锡大阿福的?”

    盛明玉回过头,看了身后的明珏一眼,伸出手摸着明珏的手,笑着给他解释道。

    “明珏,姐姐也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但姐姐知道,他们绝不是什么坏人,明珏放心就是。”

    明珏这孩子,哪里都好。

    就是太敏感,太多疑了。

    自从爹娘死后,就是她把明珏带大的,她对明珏而言,就是极其重要的存在。

    所以明珏为着她,必会把这些事情打探得清清楚楚。

    “明珏看着那些人不像什么好人,姐姐还是少与他们来往得好。”

    看着明珏一张小脸,渐渐显露了些许担忧之色,盛明玉就知道。

    明珏这孩子,在心里必定是担忧着自己的。

    “明珏只管放心,姐姐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明珏的。姐姐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们姐弟两个的。”

    “不管这其中有什么阴谋诡计,如今都不重要了。再者说,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也犯不着同我一个落魄世家的姑娘作对。”

    听着盛明玉这么说,明珏才渐渐放下心来。

    可他瞧着姐姐的神色,姐姐很明显有事情瞒着他,不肯同他明说。

    既然姐姐有意瞒着他,他也不好自讨没趣去问了姐姐。

    且他相信,姐姐之所以瞒着他,一定有姐姐的原因。

    他愿意相信姐姐。

    为了让明珏放下心来,盛明玉特地留在了明珏屋里,陪着他用过晚饭之后,才离开。

    明珏喜欢吃烧鸡,今日她特地嘱咐了安心,叫安心吩咐厨房的马厨娘,去后院把鸡舍里那只最肥的母鸡抓出来,宰了做成烧鸡给明珏吃。

    看着明珏一张小嘴,吃的满是油星,盛明玉赶忙让安心拿了方帕出来,递给了他。

    “赶紧擦擦!看你都吃成什么模样了。”

    陪着明珏用过晚饭之后,盛明玉正要回书房。

    只看见门房伺候的小厮,着急忙慌地跑了过来,禀告她说,永定侯府的石泉公子又来了,正在前院,小厮们正拦着他。

    “姑娘,石泉公子还敢来?上次他伤了小公子的手,这次还敢来,看奴婢不撕了他的皮。”

    安心一想起上次石泉入府,对着姑娘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还伤了小公子的手,害得小公子的手至今无法痊愈,她心里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还没等盛明玉说话,她抄起角落里搁着的扫帚,就要去了前院。

    “姑娘,让奴婢拿了扫帚,将他赶出去!”

    既然石泉再次过来,那她便亲自去看看,看看石泉那厮,到底还想要再说什么。

    “不必了,你随我去前院看看,看看他今日过来,到底是想要耍什么把戏?”

    盛明玉看了安心一眼,安心忙放下手中的扫帚,跟着盛明玉去了盛家大宅的前院。

    看着石泉站在院子里,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模样。

    盛明玉走了过去,面色铁青,还没等他说话,就先道。

    “你今日过来?到底还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

    盛明玉的语气,对他还是那样的冷淡。

    没有了从前见到他时,那样的热情了。

    她这样的语气,面色,让他心中感到不舒服。

    不过他今日既然过来,可不是来受盛明玉的冷淡和侮辱的。

    石泉强行忍住了心中的不高兴,压下了胸中的火气,就道。

    “明玉,那日的确是我做错了,我不敢那样做,不该伤了明珏的手。我今日过来,是带了上好的金疮药过来了,你拿去了给明珏敷上,没几日就会好的。”

    “没必要了,明珏手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需要什么金疮药了。你带来的金疮药,还请你带回去吧!”面对石泉,盛明玉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冷淡。

    听着盛明玉这些话,石泉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不过想着他此次过来的目的,还是强行按下了心中的怒火。

    “明玉,我今日过来,是来求你原谅的。我想要娶你。我心中不喜欢如玉,只喜欢你一人。”

    呵呵?

    她可不信!

    若是换作没有重生之前的盛明玉,或许会相信他的这些个花言巧语。

    可她如今已是重活过一次的人了,对于他的这些花言巧语,她是不会相信的。

    “是吗?你今日这些话,是发自内心吗?你敢对天发誓,你今日所说之话,句句属实,没有一句半句的假话吗?”

    盛明玉黑白分明的眸子,在石泉面上,不断打转。

    见他低头不语,很明显是心虚了,很明显是不敢对天发誓,证明他方才所说之话,句句属实。

    她可以被他的那些个花言巧语骗一次,却不会再被骗第二次。

    “若是你不想对天发誓,证明你方才说的那些话是真的,那么请你,把你方才那些话,对着盛如玉说一遍。你对着她说一遍,我就愿意相信。”

    “明玉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咄咄逼人了?我既然对你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就一定是真的。难不成我还能骗明玉不成?”听着盛明玉那些话,石泉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赶忙为自己辩驳了一句。

    他这样强烈的反应,已经在盛明玉的意料之中了。

    她还记得以前,只要她做了一件,让他不开心,违背他心意的事情,他就会用这样的语气,来质问自己。

    并且还会说,她不过是一个落魄世家的姑娘,若是他不喜欢,他大可以退了这门婚事,娶别的女人回府。

    但是他没有,是因为他的心里,真真正正地装着她。

    见他说的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盛明玉就这样相信了他说的那些话。

    但是现在,她不愿意相信了。

    她的心里,真真切切地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心里装的不是自己,并且他还伤了明珏的手,害得明珏的手,至今无法完全痊愈。

    盛明玉面上笑了笑,面容很冷,在石泉看来,此时的盛明玉,叫他觉得有些陌生。

    “我不相信你说的那些话。若是没有什么事了,就请石泉公子出府吧!我们盛家不欢迎你。”

    “我不走!我今日过来,就是来求你的原谅的,若是你不肯原谅我,我就不走。一辈子赖在这里!”

    石泉这样坚定地说着,不过是在试探盛明玉。

    看看她到底会不会,真的喊了人来赶他走。

    “来人,既然石泉公子不肯离开这里。就请你们几个,把石泉公子好好地给我请出去!”

    盛明玉话罢,先前拦着石泉,没有让石泉进府来的几个小厮,又跃了出来,准备棍棒交加,请石泉出去。

    “明玉,如玉今日也过来了,你就不打算见见吗?听听她是怎么说吗?”

    石泉突然开口,只见盛如玉,从府门外走了进来。

    敢情她们二人今日是商量好了的,夫唱妇随来劝自己了?

    盛如玉缓缓走进院里,下石阶的时候,装作崴了脚,疼得喊了一声。

    石泉听到声音,赶忙转过身去,搀着盛如玉,就走了过来。

    “真是对狗男女!装什么娇弱,那么低的石阶,也能崴脚,真是奇了怪了。”

    安心实在是看不下去盛如玉那副矫揉造作的模样,忍不住吐槽了句。

    盛明玉听后,在心里暗暗笑了笑。

    安心,好丫头!

    不亏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丫头,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她都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