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二十六章 箱子
    “明玉,我今日之所以陪着石泉公子一块过来,是来给你赔不是的。我心里从来不曾装着石泉公子,也不曾喜欢过石泉公子,若是造成了你们二人误会,我很抱歉。”

    盛如玉说话的声音极小。

    为了显示自己的娇弱,特地降低了自己的声音,变成蚊子般声音,她实在是有心了。

    见盛如玉开口劝了盛明玉,石泉忙跟着附和了几句。

    “明玉,如玉都这样说了,你可愿意相信我们了?我们二人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你应该相信我才是!”

    相信他?

    叫她如何相信他?

    她们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那为何此刻盛如玉,竟被他一直抱在怀里,他自己竟还浑然不觉?

    这便是他口中的什么也没有?

    盛明玉相信,若是她没有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想必他们二人会表现得更加亲密。

    既然他不肯死心,那她这回就叫他彻彻底底地死心。

    “石泉,你我二人这桩婚事,我一定是会退的。我对你,从来就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若不是看着我们有这桩父母订下的婚约,我只当从来没见过你,从来没认识过你。”

    “你也不要再狡辩了,你和盛如玉之间有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给你留几分面子,就不说了。若是你还想要继续纠缠下去,我就叫小厮,把你们二人给打出去。”

    瞧着盛明玉已经听不进去劝,又听她话里说,想要叫了小厮把她们二人给打出去,盛如玉心里便有几分害怕起来。

    小厮手中那些个棍棒都是不长眼的,若是一不小心打破了她的皮,这是要毁容的。

    盛如玉站定了身子,看了眼身旁的石泉,又看了眼面前的盛明玉,就道。

    “石泉公子,既然明玉听不进去劝,那我们还是走吧!别留下来自讨没趣,让明玉叫人用棍棒撵了我们出去。”

    盛如玉这样说着,扯了扯石泉的衣角。

    石泉却还是一副不死心的模样,眼睛直愣愣地瞪着面前的盛明玉。

    这些日子里,盛明玉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还没过几日,明玉怎么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对他的态度,也从以前的热情到如今的这般冷淡,不太像从前的明玉了。

    难不成眼前的明玉,犯了魔怔?

    还是邪魔入体了?

    看着石泉眼色直愣愣地瞪着自己,盛明玉叫安心去拿了扫帚过来,她亲自赶了他出去。

    安心拿来了扫帚,并未递给盛明玉,而是拿着扫帚就走上前去,在石泉和盛如玉脚下一扫,那扫帚打在了盛如玉的脚上,疼得她活蹦乱跳起来。

    “明玉,你这是做什么?”

    盛如玉话罢,白了面前的盛明玉一眼,想要叫盛明玉叫自己的小丫鬟住手,他们自会离开。

    “石泉公子,难不成方才我说的话,你是听不懂吗?我们盛家不欢迎你,若是你肯自行离开,我便让丫鬟收起扫帚,不扫你们出去,若是你们还傻站在这里,那就休怪我无情了。叫我的丫鬟,扫了你们出去。”

    盛明玉这番话,听在石泉的耳中,只觉得尖酸刻薄得紧。

    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受过一个女子这样的闲气,遭别人这样侮辱。

    眼前的盛明玉,不过是个破落世家的姑娘罢了,要不是和他有着婚约在身,说什么他都瞧不上这样出身的女子。

    没想到就是这样出身的女子,竟还对他说了这些个话。

    石泉面上满是怒火,盛如玉瞧着石泉一张脸被气得通红,赶忙安抚他道。

    “石泉公子,明玉犯了魔怔,咱们别理她!咱们走吧!”

    盛如玉言语温和地劝了石泉几句,石泉总算听了进去。

    恶狠狠地瞪了盛明玉一眼,石泉放下狠话来。

    “盛明玉,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叫你后悔的。”

    说罢,石泉一甩衣袖,没顾得上身旁的盛如玉,就出了盛家。

    盛如玉转过身看了眼身后的盛明玉,也跟着出了盛家。

    叫她等着?

    她偏偏就等着了!

    还说不会放过她,以后还不知道是谁放过谁呢。

    你石泉有什么本事?

    不过仗着自己的永定侯府的世子罢了,除了出身拿得出手,你还有什么本事?

    料理完石泉和盛如玉,安心陪着盛明玉去了书房。

    这两日因着明珏手上的伤势,盛明玉已经多日未曾去出摊了。

    今日她要抄几个炼丹的方子下来,待过两日去妙元仙观摆摊算命的时候,好借着测字算命的机会,把那些个炼丹的方子,给卖出去。

    安心帮盛明玉研着墨,盛明玉照着那本《太上玄妙经》,又抄了几个炼丹的方子下来,其中一个方子是炼强身健体的清明神丹,另一个方子则是炼制祛除身体邪气的大力金刚丸。

    这两个方子所炼制出来的丹药,虽说有强身健体,增强体力的功效,不过也只是浮于表面。

    实际上会叫人对这两种丹药,产生依赖。

    服用得久了,人就会上瘾。

    若是一日不服用这个丹药,就会抓狂,甚至于精神失常,最后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起来。

    为着那些个买了方子,准备炼丹的人着想,盛明玉有必要在方子的后头,加上一些字,告诫那些人,不可长期服用这些丹药,否则会有损身体。

    盛明玉还记得,除却了当今官家之外,先帝爷也是醉心道教。

    在宫里建了道观,召集了天下的很多能人异士,入宫去炼制不死仙药的。

    先帝爷也服下了许多传说中能让人不死的仙药。

    只可惜还没过上多久,先帝爷突然就暴病生亡。

    那些个为先帝爷炼制不死仙药的能人异士,也被扣以谋杀先帝爷的罪名,被统统拉去先帝爷的陵寝去陪葬了。

    所以当今官家登基之后,就不大喜欢让外头的道士和尚进宫,心里总还是忌讳着。

    抄完方子之后,前院的管事就过来禀了盛明玉,说是有人送了些东西过来,叫她亲自过去看看。

    前院的管事把盛明玉领到了前院的一间耳房之中,耳房里摆上了几个大箱子,看箱子的模样,像是新搬过来的。

    “姑娘,这些个箱子都是方才元王府着人送来的,小人未敢打开,只等着姑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