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三十章 来送银子了
    出了纸扎店,盛明玉要让安心去雇一辆马车的时候,只见石泉带着两个小厮,正站在不远处的茶楼前,来回踱步。

    看他的模样,似是在等着什么人一样。

    不过瞧他一脸极不耐烦的模样,想必他已经在那,等了许久了。

    不过石泉到底在等什么人呢?

    盛明玉和安心躲在纸扎店的巷道旁,远远地观察了一番,迟迟不见石泉所等之人过来。

    也不见石泉朝茶楼里去,环顾了一番四周,又继续杵立在原地。

    难不成石泉,今日是专程在来这里等她的?

    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行踪?

    她今日出门的时候,走了角门,府里伺候的人该是不知道才对?

    不过今日她送明珏来私塾的时候,路上被旁人瞧见了,说不准就是那个时候走漏消息的。

    既然他在这里等着自己,那她不过去就是。

    盛明玉拉着安心的手,转过身进了一个隔壁的一个巷道,打算穿过巷道,去隔壁街雇一辆马车回府。

    穿过巷道,盛明玉来到了朱雀街隔壁的丹凤街。

    朱雀街和丹凤街,都是商业街,都有很多店铺。

    盛明玉拉着安心,正要朝着马车行走去的时候,只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明玉姑娘,我家姑娘有请!”

    是盛如玉身边伺候的丫鬟彩环。

    盛如玉不算聪明,她的一些主意,都是彩环在一旁,帮着她出的。

    彩环今日特地披上了袍子,掩住了自己的身形,想必是要掩人耳目。

    安心看了眼面前的彩环,有些敏感地扯了扯盛明玉的衣角,似是想要提醒她。

    彩环此来,似乎是不怀好意。

    安心刚扯了扯盛明玉的衣角,彩环就识破了她的小动作,面上笑了笑,对着盛明玉淡淡道。

    “还请明玉姑娘放心,我家姑娘请了明玉姑娘过去,是有要事同明玉姑娘商量。”

    说着,彩环放低了声音。

    “我家姑娘之所以要请了明玉姑娘过去,是想要同明玉姑娘说前些日子,明玉姑娘要的银子之事。”

    难不成是盛如玉已经筹措好了那三千两银子?

    来让她过去拿的?

    盛明玉不知盛如玉耍什么花招,不过她还是跟着彩环去看看,看看盛如玉到底想要和她商量什么事情?

    见盛明玉点了点头,彩环就带着盛明玉绕过了几家铺子,来到了一辆停在巷道旁的马车上。

    “我家姑娘就在马车里,还请明玉姑娘上车!”

    彩环说着,下一步上了马车,撩开车帘,让盛明玉进去。

    随后彩环下了马车,和安心一起,守在了马车外头。

    盛明玉上了马车,只见盛如玉已经坐在马车之中,一袭粉色衣裙,发上簪了几支珍珠翡翠簪,施了淡妆,朝着盛明玉笑了笑。

    “明玉,之前你同我说,若是我筹齐了三千两银子,你便会从石泉哥哥身边离开,此话可还当真?”

    “当真,自然当真!怎么会不当真呢?”

    之前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无非是想要刺激刺激盛如玉罢了。

    她知道盛如玉一时之间也凑不齐这么多银子。

    没成想盛如玉为着能够嫁到永定侯府,竟凑齐了这么多银子。

    见盛明玉答应,盛如玉把身旁的那个红漆木雕鸳鸯的锦盒,递给了面前的盛明玉。

    “你打开来瞧瞧!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盛明玉打开锦盒,里头放了三张一千两的银票。

    核对过银票上头的日期,是近些日子才兑换的。

    这些银子,盛如玉凑了数月,终于凑齐了。

    “盛明玉,拿了银子,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这些日子东京城里的流言蜚语,想必你也听过了吧?”

    “他们都在传,说石泉哥哥只中意我,但顾念这和你的这桩婚事,是两家长辈皆在的时候,定下来说,不能轻易违背,所以石泉哥哥不得已才会娶了你的。”

    “就你这样的货色,没有家世,父母皆亡的孤女,凭什么能够嫁给石泉哥哥?”

    “石泉哥哥是我的,谁都别想夺走!”

    盛如玉要她的石泉哥哥,而盛明玉,只想要那三千两银子罢了。

    有了这三千两银子,这石泉于她而言,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如玉说的也是,石泉公子相貌不凡,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这样的男子,可是世间不可多得之人。不过这样的人,我却是瞧不上的。”

    “盛如玉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一定会说到做到,叫你放心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去永定侯府退婚,也能成全了你和石泉!”

    盛明玉说着,面上笑了笑。

    她会去永定侯府退婚,不过不是为了成全石泉和盛如玉,她是想要摆脱了这门同永定侯府的婚事。

    什么狗屁永定侯府,她盛明玉瞧不上!

    既然盛如玉要去,便去试试吧!

    “既然明玉都这样说了,还请明玉能够说到做到。能够去永定侯府,把这门婚事退了!”

    盛明玉不想继续待在马车之中,更不想再瞧见眼前的盛如玉,拿了银票就下了马车来。

    盛明玉下了马车之后,盛如玉撩开车帘看了盛明玉一眼,随后叫了彩环上车,又吩咐车夫启程。

    盛如玉心中有一丝奇怪,为何盛明玉今日答应得会如此爽快?

    一点也不像她以往的作风?

    以往她若是和盛明玉提及了此事,盛明玉说什么都不愿答应。

    怎么如今又答应了?

    还有就是,方才她提及石泉的时候,盛明玉的眼神,也和往常不一样了。

    看她方才的眼神,似乎是对石泉,并无什么感情了。

    彩环也觉得有些奇怪。

    她总觉得,明玉姑娘,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行为举止,说话语气,皆和往日不大一样。

    “姑娘,奴婢觉得,明玉姑娘答应得这么爽快,会不会挖了什么陷阱,就等着姑娘去跳?”

    听彩环这么说,盛如玉微微一愣。

    彩环说的很有道理,盛明玉答应得这么爽快,说不定早就挖好了什么陷阱,就等着她去跳了。

    以盛明玉如今的心思深沉,说不一定就是这样。

    回了盛国公府,盛如玉细细想了一番彩环方才的话,彩环说的有一定道理。

    盛明玉如今变得和往常不大一样,她需得小心应对才是。

    盛如玉在盛国公府,有自己的一个院子,采月阁。

    临下马车之前,盛明玉说想要要回,以前盛如玉戴着的那对玫瑰金簪。

    那对玫瑰金簪上头镶嵌了两颗不大不小的红宝石,放在阳光下,宝石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这是原先盛家大宅的旧物,后来盛明玉父母亡故之后,被盛国公夫人搜刮走的。

    “姑娘找这个做什么?这是以前夫人给姑娘的簪子。”

    彩环没听清楚下车的时候,盛明玉对盛如玉说的那些话。

    所以对盛明玉想要这对玫瑰金簪的事情,并不知情。

    “盛明玉说想要这玩意,这玩意到底有什么好的?像这样的簪子,我那首饰盒,不知有多少。拿去盛家,给盛明玉。”

    盛如玉说着,把那金簪装在木匣里,递给了彩环。

    彩环得了吩咐,坐了马车就来到了盛家。

    小花厅里,盛明玉坐在屋里喝茶,彩环由安心引着进了小花厅。

    “明玉姑娘,你要的玫瑰金簪,我家姑娘已经找到了。我家姑娘说,这玫瑰金簪可以给明玉,但是明玉姑娘这几日就必须去永定侯府,退了这门婚事。”

    盛如玉这是不放心她,担心她会耍诈。

    不过她并不在意,不放心她就不放心她,难不成盛如玉还能亲自瞧着她去永定侯府退婚才甘心吗?

    “彩环,回去告诉你家姑娘,让她不必担心,我既答应下来,就会说到做到的!”

    盛明玉话罢,让安心亲自送着彩环出去。

    等徐敏和徐家大舅舅说过之后,她再去徐府,同徐家大舅舅说说,徐家大舅舅或许能够看在徐敏的面上,帮着她退了这门婚事。

    书房里,盛明玉让安心守在屋外,她自己在屋里翻开着那本《太上清明经》,翻开了讲了符箓的那一页,盛明玉挑了几个简单的辟邪正气的符咒,开始照葫芦画瓢起来。

    盛明玉没学过画画,不论怎么画,就是不太像。

    画废了十几张黄纸之后,终于画出来一道和经书上符箓一模一样的辟邪符。

    盛明玉拿起符咒,细细吹了吹,待朱砂干了之后,又小心翼翼地折起来,这是她给明珏做的平安符,保佑明珏平安的符咒。

    接下来她准备再画几道家宅平安符,吉祥如意符,到时候等去五岳观,三清观出摊的时候,再卖这些符咒。

    到时候她只消说,这些符咒都是在观里由大师开过光的,那些个前来算命测字之人,必会深信不疑。

    到时候她还怕这些符咒不够卖的。

    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了安心的声音。

    “姑娘,公子来了!”

    盛明玉正要起身去开门,明珏已经推门进来了,看见了盛明玉在书案上画着鬼画符。

    明珏忙走了过去,拿起盛明玉画好的其中一道符咒,细细看了起来。

    “姐姐莫不是也听说了江州柳州弄无头鬼的事情了?”

    无头鬼?

    盛明玉不知道明珏在说什么,就问了句。

    “明珏在说什么无头鬼?江州柳州什么时候闹起了无头鬼?”

    安心走了进来,听见盛明玉这么问了句,忙回道。

    “姑娘,前些日子有人从江州柳州回来,说是江州柳州闹了瘟疫,能够让死人复活,变成嗜血的猛兽,那些人即便杀死了,也会继续活过来。老百姓都叫他们无头鬼。”

    “如今江州柳州,人心惶惶,再加上盗贼乘机肆虐,已没人敢过去了。江州柳州的百姓,则是闭门在家,生怕出门染上那要命的瘟疫。”

    “安心说的是,如今城里的这些个大大小小的道观寺院庵堂,听说这件事之后,弄出了一种辟邪的符咒,说是能够抵御瘟疫,就和姐姐现在画的这个差不多。”

    听着安心和明珏一前一后说了这许多,盛明玉才渐渐明白过来。

    原来是江州柳州闹了瘟疫,这些日子去三清观五岳观进香祈福的人,才会多了起来。

    正好这些日子人心惶惶,符咒畅销。

    她得多画几道符咒了。

    “明珏你留下,帮姐姐再画几道符咒,过两日姐姐去出摊的时候,才有符咒来卖。”

    明珏要走,盛明玉一把抓住了明珏,递了符笔给他。

    让他照着自己先前画成功的那几道辟邪符,再临摹几道出来。

    明珏迫于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帮盛明玉临摹起符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