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三十一章 退婚(一)
    又过了几日。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私塾里学生都是挤在一起,已有几个学生听着先生讲学的时候,就中暑晕倒的。

    为此,私塾的讲学先生,就给私塾里的学生,放了几日假,叫他们回去好生休息几日。

    待过些日子,天气凉下来之后,再回私塾。

    盛家大宅的书房里,盛明玉趴在案上,一笔一划勾勒着那些个驱邪挡灾的符咒。

    安心手中捧了茶水,站在盛明玉的身旁,聚精会神地瞧着盛明玉在画符咒。

    就在这几日,盛明玉得了一个消息,说是永定侯石璋得了皇命,去江州赈灾的时候,遭流民咬了一口,咬在手臂上,数日不见好。

    反而被流民咬到的伤处,日渐化脓,流血不止。

    石璋的精神,也越发差起来。

    到了东京城的时候,盛明玉听说石璋已病得不行了,神志不清,喊着要吃人肉,喝人血。

    此事传到了宫中,官家龙颜大怒,亲自出宫去了永定侯府看了石璋。

    瞧着石璋已经神志不清,就让皇城司从侯府接走了石璋,送去了京郊的庄子,由几位御医院的太医亲自看着。

    不过这些日子,城里又有人传出来消息。

    说石璋的伤势已经大好,已经搬回侯府去了。

    不过她叫安心借着去见石泉的时候,偷偷和永定侯府的仆妇打听过,石璋至今未曾回侯府。

    那些消息,约摸是皇城司递出来的假消息。

    不过皇城司为何要递了这样的消息出来,盛明玉不大清楚。

    大概可能是,官家不希望石璋重病的消息,传遍整个东京城吧?

    她在得了永定侯石璋不曾回府的消息时,安心又打听到了另外一件事。

    永定侯夫人许氏听说她要提出退婚之后,斥责了石泉几句,而后又答应了石泉要求。

    在那永定侯夫人许氏的心里,想必也是盼着能够退了这门婚事的。

    她早就知道那许氏瞧不上自己,之所以迟迟不曾提出退婚,是因为这门婚事,是盛明玉父母在时,就定下的。

    当时的永定侯府不过是东京城里一普通人家。

    而盛家长房那时却是如日中天。

    永定侯府攀上盛家长房这门亲戚,算是攀上高枝了。

    那时她们绝不会想着退了这门婚事。

    但瞧着如今盛家长房已经没落,盛家二房,也就是盛国公府,凭着宫中盛贵妃的恩宠,一举越到大陈第一世家的位置。

    以永定侯府一惯捧高踩低的性子,自然是想着同盛明玉退了婚,到时候就可以把盛如玉,光明正大地迎娶回来了。

    永定侯府这些个小心思,她怎么会不知?

    不过能得了盛如玉的那三千两银子,还拿回来那对玫瑰金簪,退了这门同石泉的婚事,也是值得的。

    再说她对石泉,并未有过任何感情。

    退了婚事,总不会吃亏就是。

    接下来她要做的,便是去徐家,求得徐家大舅舅的同意,随她一起去永定侯府,退了这门婚事。

    徐家在丹阳街上。

    两日前她和徐敏通了消息,徐敏今日会从寿春伯府回了徐家,她会和徐大舅舅说起自己的事情来的。

    盛明玉让明珏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屋里读书之后,带着安心,雇了一辆马车,就去了丹阳街。

    徐家是军功出身的人家,徐家大舅舅徐定元,早年是能征善战的征西将军,平定西川之乱以后,徐大舅舅受了伤,就回京来养伤了。

    当时的官家怜惜徐大舅舅,让徐大舅舅在京中养伤,一养就是这么多年。

    不过盛明玉清楚,当今官家不是让徐大舅舅在京中养伤这么简单。

    徐大舅舅在征西军中,极由威望,手底下的将士,都服从徐大舅舅的管辖。

    大陈朝建朝的时候,太祖皇帝也是武将起家的。

    所以担心臣下有样学样,一直以来用文臣来弹压武将。

    守边的武将,三年一换。

    徐大舅舅在军中得了人心,官家心中必定忌惮,让徐大舅舅留在京中,名义上说是让徐大舅舅在京中养伤,实际上却是暗中派人监视徐大舅舅。

    进了徐府,引路的婆子引着盛明玉去了小花厅。

    婆子说徐大老爷和徐大夫人,还有徐敏,已经在小花厅里头等着她了。

    进了小花厅,盛明玉果然见到了徐大舅舅,还有徐大舅母。

    徐定元和母亲虽不是一母同胞的兄妹,不过早年的时候,却还是关系不错的,后来母亲嫁入了盛家,关系才逐渐恶化的。

    徐定元穿了一身青色的长衫,面上带了些许的笑意,因着坐在徐大舅母李氏的身边,徐定元的手,时时刻刻都紧紧握着身旁的李氏。

    李氏的年纪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实际上已经过了五十,李氏擅长保养,又擅长煲汤下厨,做药膳。

    所以李氏的面容,看上去没有徐定元那样苍老。

    李氏看见婆子引着盛明玉进了花厅,赶忙朝着盛明玉招了招手,又让丫鬟搬了绣凳过来,盛明玉就坐在绣凳之上回话。

    “明玉,你的事情,我已经听敏儿说了。那永定侯府,确实不是什么好去处。”

    “你爹娘去的早,这些年都是你一个人在撑着盛家,护着明珏。若是你真的不愿嫁去永定侯府,这门婚事,退了便退了吧!”

    李氏说话的时候,盛明玉注意到了一旁的徐敏。

    徐敏朝着盛明玉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她放心。

    李氏话罢,看了眼身边坐着的徐定元,徐定元同样看了身边的李氏一眼,转过头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盛明玉。

    “明玉呀!你的事情,敏儿都同我们说了。你和石泉的这桩婚事,是你爹娘在时,就定下来的了。若是想要退婚,需得长辈出面。”

    “这些年,舅舅一直不曾对你们姐弟二人有过什么照拂,如今舅舅陪着你去了永定侯府,退了你与石泉的这门婚事。算是对你那九泉之下的爹娘,有个交代了。”

    听着徐大舅舅这么说,很明显是答应她了,要随她一起去永定侯府,退了这门婚事。

    盛明玉从绣凳上起身,跪了下来,给面前的徐大舅舅和李氏,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大舅舅和大舅母的恩德,明玉这辈子都铭记在心,不敢遗忘。”

    看着盛明玉突然跪下,李氏赶忙起身,把盛明玉从地上搀了起来。

    “傻孩子,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这些事情,都是我与你舅舅的分内事。我们帮你,也算是对得起你那九泉之下的爹娘了。”

    李氏搀起盛明玉,亲自拍了拍她方才跪下时,衣裙上沾上的灰尘。

    “既然是要退婚!那么今日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