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三十三章 退婚(三)
    果然,许氏瞧见徐大舅舅站在自己身后,并没有继续上前来,而是停在了原地。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盛明玉这死丫头,竟然真的去了徐家,请了徐定元过来。

    她不是听说,盛明玉的徐家的关系,不大好吗?

    且面前这徐定元,和盛明玉那死丫头虽是舅侄女,但徐定元和盛明玉的亲娘,并不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徐定元是徐家庶出的,而盛明玉的生母徐清慧,却是徐家嫡出的姑娘。

    这个时候,不知道石泉从哪里钻了出来,装作一副情深义重,不舍退婚的模样。

    走近了盛明玉,想要拉起盛明玉的手,却被盛明玉一只手给打开了。

    “明玉,你知道你方才在说什么吗?你是一个姑娘,你可知道退婚对你这样一个姑娘的后果是什么?退婚这件事,咱们还是从长计议。你还是先随着徐伯父,回去吧!”

    “石泉公子,这些事情不用你说,我自然明白。我既打定了主意要退婚,就一定会退婚的!”

    盛明玉瞪着面前准备来拉她的石泉,怒喝了几句。

    “石泉公子,侯夫人,我知道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侯夫人一直嫌弃我是孤女,不详,不愿我嫁到侯府来。既然侯夫人不愿我嫁到侯府来,今日我便当着我大舅舅的面,和侯府退了这门婚事。”

    “石泉公子心里面不是一直装着如玉姐姐吗?与我退了这门婚事,石泉公子自然也能去找你的如玉姑娘了。”

    石泉没想到,盛明玉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这许多出来。

    他是喜欢盛如玉,不错,但他也不想退了这门婚事。

    他之所以看上盛明玉,想要娶她,无非是因为那张脸,和如玉有几分相像罢了。

    但是他和盛明玉相处久了,他才发现,原来他之所以会喜欢她,想要娶她,也不单单只是因为盛明玉的那张脸。

    盛明玉和盛如玉不一样。

    盛如玉是个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能百依百顺,依着你,顺着你的人。

    而盛明玉,却是一个爱憎分明,不趋炎附势,也不懂得讨好别人的人。

    石泉在心里一顿,朝着盛明玉就跪了下来,一阵哀求道。

    “明玉,我承认我从前确实对你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这些日子的相处,我发现我的心里面,已经装了你,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石泉一番海誓山盟,就连站在盛明玉身后的徐大舅舅,听着石泉那些个话,也被感动到了。

    不过盛明玉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她已决定退婚,所以不会被石泉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给干扰了。

    就算石泉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她都不会答应的。

    盛明玉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徐大舅舅的身边,有些话,还是必须得让徐大舅舅听见得好,让徐大舅舅做一个见证人。

    “石泉公子,我和你的这门婚事,是我父母在的时候,便同你就定下了的。那时你永定侯府,不过东京城里一普通人家,而我盛家当时,却是如日中天,那时你们家与我家定下这门婚事,想必是打定了主意,轻易不会退婚的。”

    “但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家盛家已经败落,而你们永定侯府,风头一日大过一日,早就没将我盛家放在眼里了。”

    “且如今与我们盛家结成亲家,对你们永定侯府往后的仕途,也是一点助力也无。这门婚事退了,无论是对我们盛家,还是对侯府,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还请石泉公子好好思量一番。”

    盛明玉话罢,方才被许氏差下去拿婚书上来的丫头,已经取了婚书过来了。

    盛明玉也拿出了十年前,父母与石家定婚时,所保留下来的信物。

    当时石家给的是一枚玉佩,而盛家给石家的,是一枚绣了柳叶合心的荷包。

    许氏叫人把那枚荷包,递到了盛明玉的面前,盛明玉接过荷包,把怀中抱着的木匣子,递给了那丫头。

    “侯夫人,你要的那枚玉佩,已经在这个匣子里了。”

    许氏面上难掩震惊和愤怒,她没想到,盛明玉的准备,竟然如此充足,不仅事先准备好了十年前的那封定婚书,还拿出了十年前两家交换的信物。

    如今交换了信物,又拿出来婚书,看来这门婚事,真的保不住了。

    盛明玉看了眼石家递过来的婚书,和自己怀中那份比对了一下,发现并无什么不妥之后,把两封婚书和那枚信物,一起交到了徐大舅舅的手上,让徐大舅舅代为保管。

    “既然这门婚事已经退了,侯府也不留几位贵客下来了,我让人送你们二人出去吧!”

    许氏一刻也不愿意再瞧见盛明玉那张嘴脸,喊了丫鬟进来,就要让丫鬟送她们出去。

    听着许氏方才话里的意思,像是她们愿意留在这里一样?

    许氏要让人请她出去,正好!

    盛明玉走近石泉,她有几句话,要亲自对石泉说了,她才肯走。

    “石泉公子,这些年来,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之所以之前我不提出退婚,我是想瞧瞧,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没成想,你竟和盛如玉那厮,暗中篝和,私相授受。你要记住了,这门婚事,不是你要退,而是我要退!你继续去找你的盛如玉吧!”

    听着盛明玉这些话,石泉已经气得脸色发青。

    他没想到,盛明玉竟敢这么说他?

    她盛明玉就当真那么好吗?

    这样的货色,就是白送给他们家,他也是不要的。

    石泉心里气不过,一个箭步冲到了盛明玉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盛明玉,你给我说清楚了!方才你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便是,我永定侯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吗?”

    石泉话音刚落,马上叫了几个小厮过来,拦住了盛明玉。

    不过她却不怕。

    她今日之所以去徐府请了徐大舅舅随她一起过来,就是不畏惧永定侯府的权势。

    “石泉,我实话告诉你。别说我,你娶不了,就是盛如玉,你也娶不了。”

    “你以为盛如玉当真是瞧上了你,想要嫁与你吗?”

    盛明玉说这些,不过想刺激刺激石泉罢了。

    还没等盛明玉把话说完,石泉心中又是气愤,又是愤怒地,强行拉住面前盛明玉的手,紧紧地拽着,不给盛明玉有机会挣脱出来。

    “盛明玉,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货色,就你这样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若不是我当初瞧着你可怜,怕你伤心,所以一直没有退婚罢了。”

    “除了我,还会有谁愿意娶你?我是喜欢如玉不错,我就是想要娶她,怎么样?难不成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