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三十五章 瘟疫
    盛国公府,燕喜堂。

    盛如玉派去永定侯府打探消息的小厮回来了,刚回府,就被盛国公夫人孙氏叫去了燕喜堂,孙氏有几句话要亲自问问他。

    孙氏得了永定侯府内线递过来的消息,说是盛明玉今日请了徐家大老爷,陪着她一道去了永定侯府,去退了那门同石泉的婚事,当着永定侯夫人许氏的面,大放厥词,狠狠地骂了许氏和石泉一顿。

    孙氏心里始终是不太放心,叫了贴身伺候的小厮,去查问过后,她才能够放心。

    盛如玉也得了消息,知道母亲差了贴身伺候的小厮去了一趟永定侯府打听消息。

    换了衣裳,盛如玉红着一张脸,就去了孙氏所在的别院,燕喜堂。

    盛如玉并未惊动屋里说话的盛国公和孙氏,而是倚在的房门外,打算听听屋里正在说着什么。

    屋里,孙氏和盛国公都坐在屋里的软榻上,孙氏低下头,细细地问着被她派去永定侯府打探消息的小厮常平。

    “你去永定侯府的时候,旁人可问起了你的身份?有没有惊动侯府之中的其他人?”

    常平是孙氏从娘家带过来的陪房小厮,平日里在前院帮着自己的亲爹孙管事打打下手,一惯聪明机灵,孙氏非常喜欢他。

    因着常平是个机灵又活络地,所以孙氏打探什么消息的时候,都会派了他出去。

    “夫人,小人去侯府的时候,因着小人是借口给侯府送菜混进去的,所以没人怀疑我的身份。”

    “小人听那个时候在侯府小花厅伺候的丫鬟说,退婚是明玉姑娘当着侯夫人和徐家大老爷的面,当面提出来的,侯夫人虽然震怒,最后却还是答应下来了。”

    “而石公子,最后却是想要挽留明玉姑娘,同明玉姑娘说了许多话,石公子说他不仅想要娶了明玉姑娘,还想要娶了府里的如玉姑娘……”

    常平说着,抬头瞥见面前孙氏脸上的神情有变,赶忙打住,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石泉那厮竟想两个都娶!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家如玉,便是嫁与皇子郡王,也是使得的,谁瞧得上他一个小小的侯府世子?”

    盛国公夫人孙氏听着常平那些话,心中的火气便不打一处来。

    还好她当初没有听着石泉那厮的花言巧语,轻易就把如玉给许了出去。

    瞧着孙氏不说话,脸上被气得涨红涨红地,常平在心底里思索一番,还是把自己所打听出来的事情,告知了夫人。

    “夫人,根据小人在侯府里打听得来的消息,那永定侯府,终究不是什么个好去处。”

    “听说永定侯石璋那老家伙从柳州回来之后,就病了,官家亲自出宫瞧过之后,就让人把永定侯,挪到了京郊的田庄里,由皇城司的人,单独看着。”

    孙氏不解,又问了句。“这是为何?永定侯那老家伙难不成是犯了什么事,触怒官家?”

    “夫人,事情并非咱们想象得那么简单。听说永定侯爷,从柳州回来后,就感染了嗜血的瘟疫,见活物就咬,在侯府厨房当差的婆子亲口和我说,说她亲眼瞧见了永定侯爷去到厨房,活生生咬死了几只鸡,那个鸡的脖子,都被永定侯爷生生给咬断了。”

    “永定侯夫人知道此事之后,马上进宫给大内递了消息,官家亲自带着金瓜卫出宫,才制住了那发狂发癫的永定侯爷。”

    听常平这么一说,屋里坐着的盛国公夫人孙氏和盛国公,心里皆是毛骨悚然的。

    一个人活生生咬死了三只鸡,这件事若宣扬出去,只怕要引起轩然大波的。所以官家才会让皇城司封锁了消息。

    不然此事一出,整个东京城都会人心惶惶。

    “听说在江州柳州,起了一种瘟疫。能够把死人变活,活人变成嗜血的猛兽,一发现活人,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撕咬,啃噬。”

    “避免瘟疫大范围扩散,听说江州柳州太守已经下令锁城了,不过锁城之后,整个江州,一夜之间,沦为了死城。”

    “那些个白日里已经杀死了的瘟疫患者,入夜之后,又活了过来,一看见活人就冲上去咬,连太守府都失守了。”

    盛国公突然开了口,心中惶惶不安。

    若是这样的瘟疫,传到东京来,那可怎么办?

    孙氏也瞧见了盛国公面上的忧虑,忙安慰地劝道。

    “东京城防守固若金汤,那些个瘟疫患者,一时半会也来不到京师。官人还是入宫去喝官家商量商量吧!”

    “至于石泉那厮和如玉的婚事,我看就此作罢了。”

    孙氏话音刚落,只听见“砰”地一声,盛如玉推开屋门,就冲了进来。

    她给了盛明玉三千两银子,为的就是让她和石泉哥哥退婚,如今盛明玉既然和石泉哥哥退了婚,她又为什么不能嫁给石泉哥哥呢?

    想到这里,盛如玉已经哭得花容失色,又想起方才孙氏说的那些话,不许她嫁给石泉哥哥,一下子跪倒在盛国公和孙氏面前。

    “母亲,父亲,女儿想要嫁给石泉哥哥!如今石泉哥哥既然和明玉没了婚约在身,母亲和父亲为什么就不能够成全女儿,让女儿嫁给石泉哥哥呢?”

    孙氏没想到,盛如玉方才竟然一直在屋外偷听,如今之所以闯进来,却是为了石泉那厮。

    那个石泉到底有什么好的?

    竟然能够迷得如玉团团转?

    不过无论怎么说,他们二人已经知道了石泉什么为人,所以断断不会让如玉嫁去永定侯府的。

    且如今永定侯府失了永定侯这一个主心骨,日后会变成什么样,还没有个定论的。

    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着想,孙氏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盛如玉就这样嫁过去的。

    “来人,带大姑娘下去!”

    孙氏朝着身边伺候的婆子冷冷吩咐道。

    婆子得了孙氏的吩咐,就朝着盛如玉走了过来,想要把盛如玉拖下去。

    瞧着几个婆子不断朝自己走来,盛如玉一时就慌了。

    “父亲,母亲,石泉哥哥待我极好,我求求你们了,就把我嫁去永定侯府吧!若是没了石泉哥哥,我这辈子都是活不下去的!”

    盛如玉越是这样说,孙氏和盛国公心中的怒火,越发烧了起来。

    “糊涂东西!他永定侯府算个什么东西?咱们盛国公府,如今凭借着你妹妹在宫里得的宠爱,权势已经如日中天!就一个小小的永定侯世子,如何配得上我的女儿?”

    看着盛如玉越发不像样的行为,盛国公勃然大怒。

    盛国公说了盛如玉几句,盛如玉并未止住哭声,反而哭得越发厉害起来。

    盛国公看了女儿一眼,重重叹了口气,回过头说了孙氏一句,马上就出了屋子。

    “你好好看看,这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越发不像话!”

    孙氏心里,终究还是心疼着盛如玉的。

    看了哭成泪人的盛如玉,对着那几个婆子吩咐道。

    “带姑娘下去,好好看顾起来,别叫姑娘做了什么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