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三十六章 仵作
    夜幕降临,漆黑的夜空,渐渐点缀上了如明珠般闪亮的星子。

    白日里热极了,入夜之后,就渐渐凉快下来。

    明珏在自己屋里看了一日的书,盛明玉心疼弟弟,用过晚饭之后,就把明珏喊了出来。

    姐弟二人坐在院里的石凳上,她有几句话,想要单独交代明珏几句。

    盛明玉手中握着明珏那双已经好得差不多,但是提笔的时候,还有些许疼的右手。

    “珏儿,你是姐姐的弟弟,姐姐不希望你做什么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姐姐只希望你日后能够考取功名,入朝为官,造福百姓,和爹爹一样。”

    明珏凝神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姐姐,暗暗加重了语气。

    “姐姐,你放心好了,明珏一定会考取功名,入朝为官,造福百姓。”

    “不过等明珏做上了大官,今日姐姐在永定侯府受到的屈辱,明珏一定会替姐姐,向石家,千倍百倍地讨回来。以前都是姐姐在我身前保护我,如今也要换我来保护姐姐。”

    “傻孩子!姐姐不需要你来保护!你自己保护自己就可以了。”

    盛明玉说着,拍了拍明珏圆滚滚的脑袋。

    其实不用明珏来保护她,她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也能够保护明珏。

    这些年了,都是这样过来的。

    她已经没什么了。

    盛明玉在院里又和明珏说了一会话,待说得明珏有些睡意之后,盛明玉就嘱咐安心,让安心带着明珏去了明珏屋里休息。

    盛明玉打算去书房,继续研究研究那两本经书。

    正要踏进书房的院子的时候,门房那边就有小厮过来回禀,说是有贵客来访。

    安心得了门房小厮传来的消息,赶忙就来禀了盛明玉。

    “姑娘,门房的小厮来禀,说是有一名衙门的捕快来了,有要事和姑娘商量。”

    衙门的捕快?

    她和公门之人,并没有什么来往,会是什么捕快来找她呢?

    盛明玉想了半晌,始终没想到是什么人。

    既然想不出,索性就去前院看看去。

    看看到底是什么捕快,有事和她商量。

    到了前院的小花厅,盛明玉发现花厅里头,已经坐了一个身着红衣的捕快,面容有些熟悉。

    是展红凌!

    展红凌今日怎么会出现在这?

    听见了外头传来的脚步声,展红凌回过头,就见盛明玉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盛姑娘,你可算是过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半个时辰了。”

    “不知展捕快过来找我,是有什么要事,同我商量的?还请展捕快但说无妨!”

    盛明玉也不和展红凌客套了,直截了当地问了她,今日她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的。

    见盛明玉这样问起,展红凌也不瞒她了,直接就道。

    “盛姑娘,你也是知道的,上次张先生当街遇刺的案件,便是你帮着我们,找出来真凶的。”

    “从上次的案件中,我看出了盛姑娘,懂几分医术,还有几分查案的本事,所以我们开封府衙门,想要请了盛姑娘,陪同我们一起,破一桩大案。”

    今日展红凌登门拜访,就是来找她,让她帮忙破一桩大案的?

    盛明玉还没来得及问下去,展红凌就给盛明玉解释起来。

    “盛姑娘不知,这些日子城里,可是发生了一桩大案,城东城西,分别有人遇害,有的受害者被剁去了双脚,有的受害者,则是被剁去了双手,更有的受害者,连头颅也不见了。”

    “这件事情一传开来,整个东京城,人心惶惶,百姓们都害怕自己就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这些日子纷纷躲在家中,连门都不敢出了。”

    “官家听闻此事之后,龙颜大怒,忙调了我们开封府,来调查此事,找出杀人的凶手。”

    被展红凌这么一说,盛明玉先前心里还不怎么害怕,现在突然害怕起来。

    又是没有手,又是没有脚的,还没有头,这样的凶手,一定是个穷凶极恶之徒。

    她不过就是一个落魄世家的孤女,哪里懂什么查案?

    盛明玉张口就要拒绝。

    “展捕快,你也是知道的,我的那些医术,根本没法见人。上次要不是因为舍弟被卷入到张先生的行刺案中,我也不会帮着你们,找出凶手来。”

    “方才听展捕快这么一说,明玉认为此次案件的凶手,肯定是个穷凶极恶之徒,明玉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帮不了展捕快,还请展捕快回吧!”

    听着自家姑娘这么说,安心马上从盛明玉身后走了出来,就要请展红凌出去。

    展红凌并未所动,而是继续坐在竹椅上,转过头看了眼盛明玉,日有所思地问道。

    “盛姑娘就不打算问问,若是查出这桩大案的凶手来,赏金多少吗?”

    “我可是听说盛姑娘这些日子为了赚钱,初一十五城里道观法会的时候,盛姑娘就会去道观外头出摊,打着道观的名号,替人算命测字,收费可是不低呀!”

    展红凌这么说,是想要借此事来要挟她吗?

    “展捕快,我那也是凭本事吃饭,难不成展捕快对此也有异议?”

    盛明玉面上淡淡地,反问了展红凌一句。

    展红凌笑了笑,这才回道。

    “自然不是,我对此没什么异议。只是衙门,对盛姑娘此举,可是有想法了。盛姑娘这可是打着人家道观的名号,出来招摇撞骗,败坏人家道观的名声了。若是盛姑娘此举传到了三清观,五岳观,妙元仙观的观主耳中,只怕那些个牛鼻子老道,要把盛姑娘的摊位,给掀了。”

    展红凌摆明了就是想要借着她在三清观,五岳观,妙元仙观出摊的事情,来要挟她。

    她还不能不答应。

    若是她不答应下来,展红凌把她出摊这件事,告知了那些个牛鼻子老道,只怕那些个牛鼻子老道,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既如此,她先问问,看看展红凌要她答应什么。

    “展捕快,你想要我在这桩大案中,帮你们什么?首先我先声明一点,这案子,实在是超标了,我是没能力帮你们侦破的。”

    “我们也不敢劳驾盛姑娘,你一介女流,来帮我们破案的。”

    展红凌说着话,在身上掏了掏,最后掏出来一张盖了开封府大印的文书。

    “盛姑娘,你仔细看看,这是开封府聘请仵作的文书。这些日子,各地都发生了不少大案,江州柳州死了不少人,开封府衙门的仵作,都别借调走了,如今城里又出了这样的大案,没有仵作可不行。”

    “这城里的大夫,也不肯轻易来做仵作这样的活计,为此,我们就想到了盛姑娘。”

    请她来做开封府的仵作?

    盛明玉面上满是震惊,展红凌是在同她开玩笑吗?

    盛明玉欲推辞了此事。

    “展捕快,我一个姑娘家家的,来干仵作这样的活计,怕是有些不合时宜吧?再说了,我的医术也算不得精湛,依我看,还是算了。”

    盛明玉借用自己是姑娘的身份,来反驳了展红凌一句。

    没想到展红凌却道。

    “盛姑娘,我也是个姑娘家,可还不是做了开封府的红衣女捕快,盛姑娘就不要推辞了。”

    “改日我把这桩大案的卷宗从开封府调出来,给盛姑娘好好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