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三十七章 走漏消息
    数月之后,不知是永定侯府的谁人走漏了消息,盛明玉去永定侯府当着永定侯夫人和石泉退婚的消息,在贵族圈里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人群之中流传着几个说法。

    其一,便是说那石泉是个无法生育之人,害怕耽误了盛明玉的终身,便请盛明玉带了自家长辈,去了永定侯府退婚。

    永定侯夫人许氏觉得此事太过丢脸,当众怒斥了盛明玉几句,石泉见盛明玉被许氏怒斥,帮着盛明玉说了几句话,惹得永定侯夫人许氏大怒。

    第二种说法,就是说石泉心中已经装了其他姑娘,那姑娘就是盛国公府的大姑娘盛如玉,石泉为了能够迎娶盛如玉,逼着盛明玉去了永定侯府退婚,盛明玉伤心不以,却不得不退了婚。

    还有最后一种说法,不知是什么人传出来的,离奇异常。

    这种说法里,说石泉是个喜好男人之人,因着被盛明玉揭穿之后,当众和盛明玉撕破脸脸皮,骂了起来。

    许氏担心盛明玉把此事传出去,赶忙让盛明玉退了这门婚事。

    因着这个说法太过离奇,众人皆不大相信。

    堂堂的永定侯府的世子爷,在官家面前极其得脸之人,竟会是喜好男色之人,这怎么可能?

    霎时间,流言四起,永定侯府顿时成了众矢之的,舆论的中心。

    这些日子已有不少好事之人,请包打听去侯府打探这件事,来满足自己的好奇之心。

    也有人借着安慰盛明玉的借口,来盛府,向盛明玉打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盛明玉不想节外生枝,让安心嘱咐看家护院的婆子小厮,牢牢看住了前门,不许放任何人进来。

    为了不让那些人影响到明珏,盛明玉特地让明珏搬去了后花园的小屋里,那里人烟稀少,也僻静些,正好适合明珏读书学习。

    盛明玉正准备去后院看明珏,门房就有丫鬟来禀,说是盛如玉过来了。

    见盛如玉一副怒气冲冲地模样,又是盛国公府的姑娘,前院伺候的婆子不敢拦,只能领着她来了盛明玉的院里,见盛明玉。

    刚进入小厅,见盛明玉坐在屋里的软榻上,盛如玉怒气冲冲地就走了过来,扬起手,正要往盛明玉的脸上挥去,却被安心半途给拉住了。

    “盛姑娘,还请您自重!您如今是在盛家大宅,不是在盛国公府,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嚣张跋扈,动手打人!”

    盛如玉被安心拉住了手,一时气得极了,竟然大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还不忘指责盛明玉。

    “盛明玉,到底石泉哥哥什么地方惹到你了?你竟要这样对他?败坏了石泉哥哥的名声,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你不是答应过我,我给了你三千两银子,你便去永定侯府退婚,我是叫你去退婚的,不是叫你去败坏石泉哥哥的名声的!你个作死的臭丫头,你不得好死!”

    盛如玉指责了盛明玉几句,又继续大哭起来。

    见盛如玉大哭的时候,盛明玉细细打量了她一番。

    不过才几日不见,盛如玉就比原先,要瘦了许多。

    面容也憔悴了许多,眼角眉梢还带着斑斑泪痕。

    可想而知,她这些日子,不知是哭了多少次。

    不过她自己想不开,大哭,那是她自己的事,和她盛明玉一点关系也没有。

    见盛明玉经久不语,方才还哭成泪人的盛如玉,一下就停住了哭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盛明玉。

    看她的眼神,是要将盛明玉生吞活剥了一样。

    “盛明玉,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呀!你为何要这样?败坏了石泉哥哥的好名声,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盛如玉对着盛明玉大声嘶吼着。

    安心担心盛如玉伤了姑娘,赶忙护在了盛明玉的面前。

    “盛大姑娘,奴婢还请您自重!如今是在盛家大宅,不是在你们盛国公府,若是你对我们家姑娘再做出越举的举动出来,当心奴婢喊了护院进来,将你打了出去!”

    安心一番话罢,越发刺激了盛如玉。

    她今日之所以敢过来大闹一场,足以证明,她是不畏惧盛府的权势的。

    如今的盛府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破落户罢了。

    能有什么权势?

    若是盛明玉敢让手底下那些个不知轻重的小蹄子打伤了自己,她一定要和盛明玉过不去的!

    盛明玉依旧一句话也不说,眼神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盛如玉。

    盛如玉的面庞,逐渐扭曲,变形,显然她心中已经怒到了极致。

    “盛明玉,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石泉哥哥受到的屈辱,我会代替你,一点一点向你讨回来的!往后我一定要把你狠狠踩在脚下,反复打骂!”

    听着自家姑娘这么说,盛如玉身边伺候的丫鬟彩环,和盛如玉交换眼神后,就冲着盛明玉叫嚷道。

    “盛姑娘,你怎么能这样?无论怎么说,你与我家姑娘都是姓盛的,祖上都是一家人,你之前已经答应了我家姑娘,说我家姑娘若是给了你三千两银子,你就去永定侯府退婚。”

    “如今我家姑娘已经给了你三千两银子,外加那对镶嵌红宝石的玫瑰金簪,没想到你竟去了永定侯府,败坏了石泉哥哥的名声!”

    “盛姑娘,你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一定要把你的这些事情说出去,让世人都知道你盛姑娘的丑恶嘴脸!”

    “是我败坏了石泉的名声?石泉还有什么好名声?”盛明玉终究是忍不住了,反问了彩环一句。

    盛明玉的目光冰冷,和彩环对视了一眼,彩环马上就感受到了盛明玉眸中透着的那股子冰冷,马上低下头来,不敢再和盛明玉对视。

    “我的确拿了你们家姑娘三千两银子,可你们家姑娘给我银子的时候,就约定好了。”

    “说若是我去永定侯府和石泉退了婚,她就会给我三千两银子,用做补偿。如今我去了永定侯府退婚,拿了三千两银子,名正言顺。”

    “至于那对镶嵌红宝石的玫瑰金簪,那是先母的遗物,不是你们盛国公府的东西!我拿回来,算是物归原主!”

    盛明玉一番话,把彩环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能转过头,无奈地看了一眼身后的盛如玉。

    盛如玉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盛明玉,似是要冒火一样。

    突然间,盛如玉拍了拍巴掌,走近了盛明玉,笑道。

    “明玉说的不错,那三千两银子,的确是我自愿给你的。不过你败坏了石泉哥哥的名声,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你对石泉哥哥是怎么做的,我一定要你十倍百倍地奉还回来!”

    听着盛如玉这么说,盛明玉在心里冷笑数声。

    盛如玉还想要叫她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盛如玉,别做梦了!

    这样的话,她听得多了,自然也就不会放在心上。

    她不怕什么石泉,也不怕什么盛如玉,若她们想要报复,只管放马过来!

    若她退却一步,她就不是盛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