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四十二章 秘密
    看着盛明玉渐行渐远的背影,陈苍仍旧呆立在原地。

    他能看懂这东京城里的其他姑娘,唯独就看不清眼前这位盛姑娘?

    他方才打量她的时候,发现她身上带了许多秘密。

    这样一个浑身上下充满秘密的姑娘,实在是另人好奇又难忘。

    陈苍今日来上清宫,可不单单只是魏国大长公主病了,他做为侄孙子,来瞧瞧魏国大长公主的。

    他今日之所以来见魏国大长公主,是得了官家的嘱托。

    江州柳州的瘟疫已经扩散开来了。

    相信不久就会传到京师来,官家担心魏国大长公主的病情,想要让陈苍,接了魏国大长公主入宫修养。

    “那盛家姑娘到底是使了什么迷魂术,竟能把我们家公子,迷得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怀山一直站在陈苍身边,瞧着自家公子半晌不动,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说了句。

    “怀山大哥,说不定咱们公子,是瞧上那位盛家姑娘了,想要把人家盛姑娘,娶回府去的。”

    和怀山一样,同样是元王府的影子卫统领的卫山,突然开口笑道。

    陈苍在心底里寻思了一阵,难不成他真的是瞧上那盛明玉了?

    不可能,不可能!

    绝不可能!

    就盛明玉那副德行,那样的身份,他一个连公主郡主都瞧不上的人,怎么就瞧上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

    “你们哪只眼睛瞧见我喜欢上了那盛家姑娘的?快说!说是哪只,我就挖了哪只。”

    “啊,公子竟然为了一个盛姑娘,要挖小人的眼睛。为了保住眼睛,小人只能说,公子没瞧上那盛家姑娘就是。”

    怀山强忍着笑,回了自己公子的话。

    听着怀山这么说,陈苍忙转过身,一把就扭住了怀山的耳朵,疼得怀山忙大叫了几声。

    “我看几日不罚你,你是皮痒痒了。今日回府之后,自己去门房,领二十板子去!若是再多说一句,多加十板子,再多说两句,加五十板子。”

    “公子,这不对呀!小人多说一句多加十板子,怎么多说两句,就变成五十板子了?不该是二十板子吗?”

    怀山又为自己辩驳了几句。

    听着怀山的这几句辩驳,先前陈苍的心里,已经是决定放过他了。

    看来如今,是不必了。

    “回去领一百板子去!若再多说一句,多加一百板子。”

    听着陈苍这么说,怀山马上闭上嘴。

    公子素来说一不二,万一一百板子,把他打残了,那该如何是好?

    进了山门,过了上清宫的三大殿,吴婆子就把盛明玉,往着三大殿后面的山房领了。

    盛老夫人住在三大殿后面的山房里。

    而魏国大长公主,则是住在三大殿旁的宁寿殿里。

    眼前的这座宁寿殿,还是当今官家,为魏国大长公主修的。

    官家希望魏国大长公主能在上清宫住的自在,就修了那座宁寿殿。

    过了宁寿殿,给盛明玉领着路的吴婆子,才宛如如释重负一般,回过头问了盛明玉一句。

    “敢问明玉姑娘可是和元王世子认识?”

    盛明玉低下头,淡淡地回了句。

    “不过是见过几面罢了,吴妈妈问这个做什么?”

    被盛明玉反问了一句,吴婆子面上忙笑了笑,掩盖住了心中的不安。

    “明玉姑娘,老婆子不过是多嘴问一句罢了,若是明玉姑娘不愿说,那不说就是。”

    吴婆子显然不相信盛明玉不认识那位元王世子,只是她没有想到的,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明玉姑娘,竟然能识得像元王世子那样的宫中贵人。

    “明玉姑娘,您怕是不知道吧?这位元王世子,可是当今官家的侄子,官家和赵圣人,太后娘娘,都极其疼爱这位元王世子。”

    盛明玉不想再听下去,果断打断了吴婆子的话。

    “吴妈妈,就算我认识那位元王世子,又怎么样?难不成祖母有意把我嫁去元王府?”

    盛明玉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让吴婆子有些意想不到。

    嫁入元王府,这样的事情,她们这样的丫头婆子,可不敢乱嚼主子们的舌根。

    不知不觉间,盛明玉就随着吴婆子,来到了三大殿后的山房。

    三大殿后的山房,是盛老夫人居住的地方。

    盛国公府位高权重,盛国公又极其孝顺,给盛老夫人在上清宫的后院,建这样一座院子,也不为过。

    进了山房,伺候的丫鬟婆子就鱼贯而出,站在廊下,纷纷打量着跟在吴婆子身后的盛明玉。

    “你瞧你瞧,那位姑娘没有身着道袍,难不成是国公府来人看老夫人了?”

    一个穿着绿色比甲,梳着双丫髻的小丫鬟,拉着身旁一个身着黄色比甲,梳着双螺髻的丫鬟就道。

    “依我看,跟在吴婆子身后的那姑娘,肯定是国公府的什么姑娘小姐,若不是国公府的姑娘小姐,不然怎么能穿那样好的衣裳?”

    “瞧她身上穿的那间淡粉色绣樱花的杭绸褙子,一看就是老裁缝做出来的。”

    听见廊下有女子说话的声音,盛明玉回过头看了一眼廊下。

    方才在廊下站着说话的两个小丫鬟被盛明玉突如其来的看了一眼,赶忙低下头,迅速离开了廊下。

    绕过了山房里头种的一排桃花树,盛明玉瞧见了隐与桃花林之中的盛如玉。

    此时的她,正坐在桃花树下,不知道这思索着什么。

    似乎是没瞧见盛明玉一样。见盛如玉没瞧见她,盛明玉也就没有着急上前去打招呼。

    盛明玉继续紧紧地跟着吴婆子的步子,马上就进了位于山房深处,一座环境清幽的小院。

    进了里屋,只见盛老夫人已经坐在屋里的罗汉榻上,盛老夫人的年纪已经过了六十,却依旧耳不聋,眼不瞎,越活越年轻了,旁人都称盛老夫人做老神仙。

    盛老夫人身旁的小凳上,坐着一个熟人。

    那人便是盛国公盛洛,他的叔父。

    看着盛国公和盛老夫人一副有说有笑地模样,看来盛国公,已经进来许久了。

    听见了声音,盛洛马上回过头,一眼就看见了进了屋里的盛明玉。

    盛国公就是盛国公,他只看了盛明玉一眼,盛明玉就觉得浑身上下不自在。

    像是被雄鹰虎视眈眈地盯着一样。

    盛明玉依着规矩,先后给盛老夫人还有盛国公,行礼问安。

    “不知今日祖母让吴婆子带我过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同我说的?”

    盛明玉面上反应淡淡,就这样问了盛老夫人一句。

    盛老夫人看了眼身旁的儿子,又把目光,挪到盛明玉的身上,细细地打量着她,像是在打量一件物品一样。

    “明玉呀!祖母今日让吴妈妈请你过来,确实是有要事,同你商量的。”

    见盛明玉面上并没有什么不妥的表情,盛老夫人的眼中,掠过了一丝疑惑。

    明玉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

    瞧见盛明玉这副模样,盛老夫人从心底里就不大高兴,她拉长了脸,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盛明玉。

    “明玉这些年,变化大了。变得连祖母看上去,都不大认识了。我今日请你过来,确实有几句话,想要当面向你问问清楚。”

    “去永定侯府同石家退婚,是你的主意,还是那徐家大老爷的主意?”

    “这门婚事,是你父母在世的时候,就定下的了,如今你退了婚,岂不是出尔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