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四十三章 质问(为龟仙人打赏加更)
    盛明玉面上一怔。

    她没想到,这些事情,盛老夫人终究是知道了。

    是盛国公同她说的,还是院外的盛如玉?

    盛明玉在心中思索了一番,想着盛国公应该不会和盛老夫人说这样的话,既然不是盛国公,那就只能说盛如玉了。

    她同石泉的这门婚事,的确是父母在时,就为她定下的了。

    但如今父母已经不在,这桩婚事,她退了,也没有什么影响。

    为何这些人,就是要抓着这一点,不肯放过她呢?

    盛明玉知道,她同面前这位盛老夫人,也就是她的祖母,从没有任何感情。

    这位盛老夫人,一直偏袒盛国公府,哪里会瞧得上她们家?

    盛明玉心里气不过,没顾忌盛国公在场,还是拉大了声音,问了盛老夫人一句。

    “祖母,这些年来,你对我们姐弟二人,并无半点关心。如今我同永定侯府退婚了,你倒是出来了,来指责我。这门婚事是我同石泉的婚事,我不喜欢他了,想要同他退婚,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难不成要经过你盛老夫人的同意,我才能退了这门婚事吗?”

    盛明玉抬起头,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盛老夫人。

    盛老夫人抬起头,正正地对上了盛明玉那双冰冷的眸子,盛明玉不过看了她一眼,就把盛老夫人当时就吓得低下头去。

    方才盛明玉说话的声音实在太大,不仅吓到了盛明玉面前的盛老夫人,更吓到了坐在盛老夫人身旁的盛国公。

    盛国公的面上,已然震怒。

    只不过当着盛老夫人的面,一时不好得发作出来罢了。

    强忍着心头的怒火,盛国公抬起头来,冷冷地瞧了盛明玉一眼。

    “明玉,你实在是太放肆了,老夫人毕竟是你的亲祖母,你怎么能这样同你祖母说话?快些和你祖母请罪!”

    想要她给盛老夫人请罪?

    盛明玉在心底里暗自笑了几声。

    做梦去吧!

    想要她给盛老夫人请罪,简直痴心妄想!

    “叔父,敢问我方才那些话,有哪一句是说错了的?若是我说错了,还请叔父帮我纠正出来才是!”

    盛明玉说着,眸光正正对上了盛国公的眼神。

    她看见盛国公的眼神中,已经燃起熊熊大火出来,显然是对她方才说的那些话不满。

    “叔父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明玉也想听听,叔父和祖母,到底会怎么劝我?”

    盛明玉话罢,面上笑了笑,又勾起来唇角。

    “叔父,这些年来,您和祖母,对我和明珏二人,并没有什么关心。既然这些年来,你们都不曾管过我与明珏,还请你们继续保持,就算没有叔父和祖母的帮衬,我和明珏,依然可以过得很好。”

    盛明玉此话一出,不仅盛老夫人脸色大变,就是方才坐在盛老夫人身边,一脸平静的盛国公,此刻也坐不住了。

    “明玉,你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说到底,你还是我盛家的姑娘,你和明珏的终身大事,还得由我们这些个长辈来做主。”

    她和明珏的终身大事,什么时候轮到她们来做主了?

    她们不配,这辈子都不配!

    “老夫人,我是念在我爹我娘的份上,尊重你,喊你一声祖母。还请你把自己的地位摆清楚了。人这这辈子,最忌讳的就是拎不清自己什么位置。”

    听着盛明玉这么说,盛老夫人终于坐不住了,站了起来。

    环顾了一番四周,今日在她身边坐着的,并没有平日里那几个知心知意的丫鬟婆子在。

    若是有平日里那几个知心知意的丫鬟婆子在,只怕也轮不到盛明玉在这里嚣张跋扈。

    盛老夫人猛咳了一阵,由盛国公搀着,又坐回了方才坐着的罗汉榻上。

    “明玉,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坐在这里的,一个是你祖母,另一个是你叔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怎么能对我们说那样的话?”

    盛老夫人板着一张老脸,瞅着面前的盛明玉,冷冷地说道。

    盛明玉在心底里暗笑了一阵。

    方才她对盛老夫人和盛国公,到底说了什么?

    她不过是据实相告罢了。不想让盛老夫人和盛国公,做主了她和明珏的婚事。

    盛老夫人有意退让,但盛明玉,却不会退让。

    “敢问祖母,明玉方才说的那些话,难不成不对吗?父亲母亲已经死去多年,那桩和永定侯府的婚事,已经不做数了。明玉请了徐大舅舅,陪着我去了永定侯府,把这门婚事退了,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盛明玉的面上仍旧笑着。

    可没了从前那样的单纯只是为了讨好别人,如今她的笑,是发自内心,发自肺腑的笑。

    和盛老夫人说了一通,盛明玉又转过头来,对着坐在盛老夫人身旁的盛国公道。

    “叔父,如玉不是一心一意想要嫁去永定侯府吗?如今我退了婚,也该盒如玉的意了吧?既然如此,叔父还是快些叫上媒人,去永定侯府说亲吧?”

    盛明玉是笑着说的。

    而盛国公,却是越听盛明玉说,面上越难看。

    他怎么就摊上那样一个女儿,一心一意想着要嫁去永定侯。

    那永定侯府,到底有什么好的?

    还有那石泉,到底是有什么好的?

    怎么就迷得如玉团团转?

    “明玉,叔父不会让如玉嫁去永定侯府的。你同永定侯府已经退了婚,若叔父再把如玉嫁去永定侯府,只怕我们盛家,是要遭别人耻笑的。”

    “上一个姑娘刚退了婚,就着急忙慌地要把下一个姑娘嫁过去。”

    盛国公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想要维护自己的脸面罢了。

    盛家长房的姑娘,刚和永定侯府的世子退了婚,盛家二房,就巴巴把姑娘送过去永定侯府。

    这不是落人把柄吗?

    且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得人尽皆知,盛家二房的脸面,盛国公府的脸面,恐怕只能去一里地外去捡了。

    “明玉,虽说你同永定侯府,已经退了婚。但儿女婚事,遵的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爹娘已经没了,所以你们姐弟二人的婚事,还是交由叔父和你祖母来为你们二人做主。”

    说了这么多,盛国公还是不死心,还是想要做主了明珏同她的婚事?

    简直痴心妄想,痴人说梦。

    她和明珏的婚事,自有她自己来做主。

    什么时候轮到由你们二人来指手画脚的了?

    “二叔父,爹娘在世的时候,就曾经交代过明玉。说若是有一天她们二老不在人世了,明珏同我的婚事,就交给明玉自己来做主。”

    “爹娘说这话的时候,祖母就在一旁听着,若是二叔父不相信,大可以问问身旁的祖母。”

    盛老夫人面上一凝。

    方才盛明玉所说的那些话,大儿子和儿媳妇在的时候,的确同她说过。

    只是那个时候盛明玉年纪还小,虽在一旁听着,可是她觉得,明玉应该什么也不懂才是。

    怎么如今又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