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四十四章 担忧
    不过既如今她想起来了,也好。

    想要做主了自己的婚事,同明珏的婚事,也行。

    她倒是想要瞧瞧,这样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孤儿,有谁家敢娶?

    谁家敢把姑娘嫁过来?

    哼,你不是傲吗?

    我倒是想要瞧瞧,你还能桀骜不驯多久?

    盛老夫人在心里暗自说了一阵,抬起头冷冷地瞧着眼前的盛明玉。

    “明玉,你想要做主了自己的婚事,同明珏的婚事,可以。祖母不拦着你,只是从今日起,你们姐弟二人,就不再是我盛家的儿女。我盛家没有你们这样的儿女!”

    盛老夫人这是想要把她逐出盛家?

    如此也好,正好也顺了她的心意。

    有这样的祖母,这样的叔父,她实在是受不了。

    若盛老夫人真的能把明珏同她一起逐出盛家,她还求之不得呢。

    “既然祖母已经下定决心,把我同明珏逐出盛家,那便顺祖母的心意吧!祖母爱怎么做,便怎么做?”

    盛明玉话落,转过身,就出了屋子。

    看着盛明玉出了屋子,盛国公赶忙从凳椅上起来,先是看了眼已经出了屋门的盛明玉,又回过头来,看了身后的盛老夫人一眼。

    随后和盛老夫人也说几句,就跟着一道出去了。

    先是受了盛明玉那样一个小辈的气,随后又瞧见亲生儿子那副不悦的神情,盛老夫人的脸色当即被气得发红,站起身来,跺了跺脚,才算解气。

    “不像话,不像话!一个赛着一个的不像话!”

    盛国公刚出了屋门,只听见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紧接着,只见吴婆子突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叫住了自己。

    “国公爷等等,国公爷等等,老奴有要事要告知国公爷。”

    吴婆子是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仆妇。

    吴婆子有要事要告知他,难不成是盛老夫人,有什么要事要同他说吗?

    “老夫人交代了你什么事,快快同我说说!”

    盛国公也不同吴婆子虚与委蛇,直截了当地问了吴婆子。

    盛老夫人找他有什么要事?

    因着来地匆忙,吴婆子大大地喘了几口气,又擦了擦一头一脸的汗,才不急不慢地回道。

    “国公爷,元王府的小世子,同明玉姑娘是认识的,且二人瞧上去,像是极其熟识的模样。”

    “方才来上清宫的时候,在山门外,明玉姑娘刚下了马车,只见那元王府的小世子,就朝着明玉姑娘来了,二人言谈举止亲昵。”

    吴婆子话落,盛国公听得一脸震惊。

    明玉什么时候和元王府的小世子,搅和在了一起?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怎么他一点消息也无?

    他明明安插了自己的内线,在盛家大宅里,怎么半点消息也没有给他传出来?

    真是一帮废物!

    一帮废物!

    “元王府的小世子,同明玉姑娘,到底有多熟识,你可差人去打听了?老夫人在这件事上,有没有什么吩咐?”盛国公迫切地追问道。

    “国公爷,老奴也是才知道这件事的,禀了老夫人之后,老夫人不想听见有关明玉姑娘的任何事情,就没有让老奴继续说下去。不过老奴觉得滋事体大,还是有必要同国公爷说一声。”

    “明玉姑娘虽说阴险狡诈,颇有心机,但模样生的还是不错的,会不会是那元王府的小世子,瞧上了明玉姑娘的容貌?”

    吴婆子是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人,自然时时刻刻都向着盛老夫人。

    这怎么会?

    那元王府的小世子,当真是瞧上了明玉的容貌?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能借机同元王府攀上亲家。

    那就是和皇亲国戚攀上亲家了,且元王府小世子,在太后面前,一向得宠。

    若明玉当真能成了元王世子妃,那么他也是能够利用明玉,拉拢了元王府过来的。

    虽说官家如今有三个皇子,有两个皇子还是皇后所出。

    可是皇后不得宠,连带着大皇子二皇子,在官家面前,也不得眼。

    三皇子又是苗娘子所出,苗娘子身份低微,三皇子虽说养在太后宫里,由太后亲自教养。

    可资质太过平庸,与几个宗室子相比,简直拿不上台面。

    看在官家极其喜欢几个宗室子的份上,说不定以后的太子人选,会从几个宗室子之间,挑出来。

    而那些个宗室子,以元王府小世子的资质,最为出众。

    “方才你瞧见那元王府的小世子,待明玉姑娘如何?”

    盛国公不放心,怕他自己押错了宝,又追问了句。

    盛国公这么一问,倒是让吴婆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明玉姑娘待那元王府小世子的态度,算不得好。

    而那元王府的小世子,待明玉姑娘,态度却是极好。

    吴婆子在心中思虑许久,还是把她方才的所见所闻,一字不漏地说给了盛国公听。

    听着吴婆子说完,盛国公的脸色,总算恢复如初。

    若是马婆子所说句句属实的话,那么明玉,应该是不喜欢那元王府的小世子。

    而那元王府小世子,却偏偏对明玉,有一些意思。

    有趣!还真是有趣!

    能被元王府的小世子瞧上,也算得上是明玉的造化了。

    “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回去禀了老夫人,就说这些事,我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这些日子你就让老夫人,按兵不动吧!暂时不要让老夫人和明玉姑娘见面了,免得她们二人一见面,又撕破脸皮。”

    吴婆子点了点头,马上转身就进了屋里。

    屋里,盛老夫人的脸色,仍旧难看得紧。

    瞧见吴婆子推门而入,盛老夫人马上就开口问道。

    “二老爷是怎么说的?你可有把我的那些话,一字不落地全部传给了二老爷?”

    “老奴都照做了。二老爷让老奴叮嘱老夫人几句,说这些日子,老夫人还是别见二姑娘了。咱们如今实在是不适宜同明玉姑娘撕破脸皮。”

    吴婆子站在一旁,毕恭毕敬地回道。

    盛明玉回了盛家大宅后。

    先去了明珏的书房,看了眼明珏。

    看见明珏在屋里摇头晃脑地走着,口中念念有词,肯定又是在背着什么晦涩难懂的老古文了。

    盛明玉让安心做了凉汤,又让人把放在井水里镇过的西瓜,取了出来,切了几瓣,给明珏送了过来。

    “这么晚了,还不早早休息,在屋里转什么转?”

    听见是姐姐的声音,明珏马上转过头来,只见盛明玉手中端了凉汤,站在屋外,似乎是已经等他很久了。

    “姐姐,你怎么才回来?明珏特别担心你,听安心说,你今日去了城外的上清宫,去见了祖母?祖母可与你说了什么?”

    盛明玉把凉汤放在了案上,拉着明珏的手,坐在了一旁的竹椅上。

    “姐姐今日去了上清宫,见了祖母,祖母同姐姐,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明珏放心,姐姐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