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四十五章 姐弟
    盛明玉抬起头看了明珏一眼,借着案上摆着的昏黄的烛光,她看清了明珏的脸。

    明珏的脸,越发长得像爹爹了,那么多温文尔雅,清秀俊朗。

    这样的男子,日后一定会娶到自己心仪的姑娘的。

    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尽自己做姐姐的责任,保护好明珏,不能让其他人,能够对明珏有机可乘。

    盛明玉良久不曾言语,就那样呆呆地看着案上那随风跳动的火苗。

    明珏察觉出来姐姐的不对劲,姐姐今日去了上清宫,见了祖母,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些什么。

    不然姐姐也不会这么不开心的。

    他想要问问姐姐,到底在上清宫发生了什么。

    可是他问了之后,从姐姐口中出来的,也不一定是真话。

    既然听不到真话,那他还是不问的好。

    “姐姐,明珏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日在私塾,夫子考较了私塾里的几个学生,其他学生都被夫子难倒了,唯独明珏没有被夫子难倒。”

    “不过夫子也说,明珏的资质不高,但只要能勤学苦练,终有成才的一日。”

    “姐姐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考取进士,光耀门楣的。以前都是姐姐护着我,从今往后,我也护着姐姐。”

    明珏话落,面上笑得极为灿烂,就像山里开的一朵极灿烂的花儿一样。

    听着明珏这么说,盛明玉的眼眶,渐渐湿润起来。

    拍了拍明珏的小脑袋,盛明玉心里暗道。

    傻孩子!

    自己都还没能够学会好好保护自己,竟放出大话来,要保护自己。

    你就放心好了,你姐姐还没有那么软弱。

    十个男人,都比不上你姐姐的。

    “傻孩子,你还是好好保护自己吧!”

    盛明玉话罢,又交代了明珏几句,让明珏早点睡觉之后,盛明玉就出了明珏的小院。

    前院的书房里,盛明玉在书房里,翻看着那本《太上玄妙经》,这些日子里,她看书的时候发现,这《太上玄妙经》的后头几页,记载了几页她看不懂的文字。

    文字歪歪扭扭,不知道是写书的张天师,故意写成这个样子,还是这种文字,是她从没有见过的文字。

    爹爹在世的时候,书房里就收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书籍,盛明玉记得她小的时候,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见过和那样歪歪扭扭的文字,差不多的文字。

    只是她不管断定,这《太上玄妙经》上头的文字,就是那种文字。

    盛明玉不断在书架上翻找着,突然间,她发现书房里头摆着的四个红木书架,有两个靠墙的书架,似乎有些奇怪。

    在她之前找到《太上玄妙经》和《太上清明经》的墙缝之中,她发现了那道墙,是空心的。

    里头似乎有隔间。

    盛明玉正打算搬开书架的时候,安心就沏好了热茶,端了进来。

    看见自家姑娘在搬着书架,安心把热茶摆在了一旁的高几上,就走了过来,打算帮自家姑娘。

    “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

    听见了安心的声音,盛明玉回过头,才瞧见安心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虽说安心打小就在自己身边伺候,是她最放心不过的人。

    不过在上清宫的时候,她从盛老夫人和盛国公的那些个话里头,她猜出了现如今这盛家大宅里,盛老夫人和盛国公,一定安插了人进来。

    若是真的在这墙壁之中,发现了什么秘密。

    或者盛国公夫人口中所说的什么前朝藏宝图,那么便会有消息走漏的可能。

    “安心,我今日去上清宫见了盛老夫人和盛国公的事情,是你对明珏说的?”

    盛明玉这么一问,安心马上被吓得跪了下来。

    “姑娘,这些事情,是奴婢说的。回府来的时候,姑娘回了屋里,我在半道上遇见了小公子,小公子问起奴婢,奴婢不好得隐瞒小公子,就和小公子说了,今日姑娘去了上清宫,见了老夫人。”

    “奴婢晓得方寸,姑娘和老夫人说的那些话,奴婢一个字也不敢和小公子提。”

    安心说的断断续续,似乎方才的情形,真的和她说的一模一样。

    既然盛老夫人和盛国公在府里安插了自己的内线,保不齐就是在自己身边伺候的。

    既如此,那她今日就不能再继续行动。

    这些日子盛明玉都是宿在前院的书房里。

    安心打了热水来给盛明玉洗漱之后,盛明玉交代了安心几句,就先让她出去了,她想要自己一个人待会。

    推开窗,院里的景色,都映入眼帘。

    月色很美,她已经很久没瞧见这么美的月色了。

    或者说是,她已经很久没有静下来,来欣赏如此美的月色了。

    这个时候,盛明玉忽然听到了院墙那边的草丛里,传来一声巨响,随后听见有人“哎呀”的喊了一声。

    盛明玉一抬起头,只见院墙的草丛上,不知什么时候,从院墙上滚落下来一个男子。

    男子准备重新爬上去,可无论怎么使力,都是爬不上去。

    正当他没有办法的时候,突然看见了离着自己不远处的柳树上,放着一架竹梯,于是搬了梯子过来,又咕噜咕噜地爬了过去。

    方才那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

    不过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那道院墙过去的人家,是桂花里的秦家。

    传说秦家的院子里,种了许多桂花。

    秋日的时候,秦家院里,到处都充斥着桂花的香味。

    她有幸闻过一次从那院墙那边瞟过来的桂花香气,可也仅仅只是一次。

    见男子爬了过去,还没过上多久,就听见一个妇人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

    “我的公子爷呀!你又爬过去盛家大宅做什么了?老奴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那盛家大宅,是不好的地方。那盛家姑娘,克死了父母,那个地方,邪门得很。若是公子再爬过去,我就禀了夫人,让夫人来收拾公子!”

    妇人的声音极大,就像个喇叭一样,隔着道院墙,就像是在她耳边说话一样。

    听着她那尖酸刻薄的声音,盛明玉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原来在别人眼里,她就是个克死了父母的不详女。

    真是可笑!

    可笑!

    盛明玉正准备关了窗户,只听见一阵浑厚的声音,从院墙那边传了过来,是方才顺着竹梯爬过去的那男子。

    “胡嬷嬷,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人家盛姑娘可是个好姑娘,一个孤苦无依的姑娘,拉扯着弟弟,你可知道,她过得有多么不易?”

    “像你方才那样诋毁盛姑娘的话,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了。若是我再听到第二遍,你自己去前院的门房那里,领罚去吧!”

    听着那男子这么说,盛明玉似乎有些意想不到。

    外头的人,都在传她的不好。

    说她是个克父克母的不详人,为何那男子,要帮着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