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四十九章 烧鸡
    似乎是注意到了盛明玉的目光,少年抬起头,就看见了盛明玉此刻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盛明玉见他望过来,正准备扭头转过去的时候,只见他喉结微微动了动,扯了扯嘴角,似是有什么话,想要同她说一样。

    这个时候,盛明玉注意到了那少年的耳鬓,已经染上了一丝绯红。

    “盛姑娘,我是你……”

    看着眼前的盛明玉,少年有些结结巴巴地,话说到一半,就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才好了。

    盛明玉见他一副小心紧张的模样,就先他一步开了口,问道。

    “你是住在我家隔壁,桂花里的秦家公子?”

    少年没有说话,如捣蒜一般点了点头。

    “看着秦公子这副模样,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对我说的!如今四下里无人,秦公子有什么话便说吧!我坐在马车里听着就是。”

    听见盛明玉这么说,那少年面上的紧张之色,才渐渐消散开来。

    不过盛明玉看他板着脸的模样,想必他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

    “盛姑娘,以前我在趴在墙头上,偷偷看你。不过我胆子小,就偷偷看过你几回,盛姑娘不必在意。我叫秦墨,还不知道,盛姑娘的芳名是何?”

    他的声音极低极小。不过盛明玉却还是都听懂了。

    原来他是想要问问自己,自己叫什么名字?

    既如此,告诉他也无妨。

    “明玉!秦小公子叫我明玉就行了。”盛明玉笑着说道。

    见盛明玉朝着自己笑了起来,秦墨脸上的绯红,又多了几分。

    盛姑娘笑起来真好看,就像仙女一样!

    只是像盛姑娘这样的仙女,他这辈子都别想娶回府了。

    那日他不过在祖母和娘亲面前提了一句,祖母就大发雷霆,和平日里那副极其疼他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就连娘亲,也在无人的时候,和自己说了几句。

    “隔壁的盛家,一家子都不堪说。这样的人家,算不了什么良配!我的儿是秦家长孙,娶的姑娘,该是世家大族的姑娘小姐才是。”

    秦墨心中想罢,抬起头来瞧了盛明玉一眼。

    “盛姑娘,你这是要回去吗?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正好顺道,你看如何?”

    盛明玉正要开口拒绝他,只听见一个妇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墨儿!墨儿!傻站在哪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

    妇人说着,马上就走到了秦墨身边。

    走到秦墨身边,妇人才发现,原来自己儿子方才在同人说话。

    眼前这妇人,盛明玉也是认识的。

    她便是隔壁桂花里秦家的大太太冯氏。

    爹爹娘亲治丧的时候,冯家大太太曾经过来祭拜过,所以盛明玉对她,还是有几分印象的。

    不止盛明玉对她有几分印象,冯氏对盛明玉,也有着几分印象。

    见自己儿子驻足在原地不走,原来是在同住在隔壁的盛家姑娘说话。

    冯氏抬起头来瞅了一眼盛明玉,瞧着她穿戴整齐,也不像是传说中那破落世家的孤女,倒有几分世家大族姑娘小姐的模样。

    不过再怎么样,盛家长房已经败落。

    这样的女人,她们秦家还是不要沾染上得好。

    “原来是隔壁盛家的明玉姑娘呀!这些年不见,明玉姑娘长得让我们越发不认识了。”

    冯氏同盛明玉客套了几句,又转过头看了眼身旁的儿子。

    见秦墨的眼神,紧紧地盯在盛明玉的脸上,冯氏心中马上就不高兴起来。

    “墨儿!你是我们秦家的希望,以后光大秦家门楣的重任,就交到你身上来了。那盛家不过是破落人家,他们家的姑娘,有什么好的?我的墨儿,若是要娶,便是这京中的郡主公主,也是能够娶回来的。”

    冯氏这话,是说给她听的?

    如今她们盛家,的确是破落世家,可日后,不一定就是破落世家?

    冯氏这话,是狗眼看人低了。

    秦家想要为秦墨娶郡主,公主,恐怕还没有那个本事。

    如今的秦家,就守着祖上的荫封和家中的那块状元及第的金字招牌过活了。

    若是没有祖上的荫封和家中那块官家亲自赏赐下来的状元及第的金字招牌,只怕这秦家,早已沦为这东京城里的落魄世家之一了。

    既然冯氏想要为秦墨择公主郡主,那她就不妨碍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找去!

    “秦公子,若是没有什么旁的事,我便先走一步了!看着秦大太太面上的模样,只怕是不欢迎我继续留在这里了。”

    盛明玉话罢,放下车帘,让车夫开始启程。

    她今日的目的,是去集市上看看那卖烧鸡的小摊,有没有出摊了?

    这两日她让安心拿了点心私塾看明珏的时候,明珏便同安心念叨了几句,说是想要吃集市上的烧鸡。

    今日私塾里的教书先生放得早,盛明玉早早就吩咐人,去私塾把明珏接了回来。

    她亲自出来,给明珏买一只烧鸡。

    回府之后,盛明玉把烧鸡交给了安心,安心亲自拿去交给了小厨房做饭的婆子。

    因着过些日子明珏就要下场科考了,盛明玉担心明珏上火,到时候影响了科考,所以这些日子明珏的吃食,都以清淡为主。

    以往明珏都进得少,如今晚饭添了一道烧鸡,说不定明珏能够多进些。

    ……

    小厨房的晚饭做好了,盛明玉让安心带上,她亲自去书房看看明珏。

    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明珏放下了手中的笔,正打算探出头去瞧瞧是什么人来的时候,只见盛明玉就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烧鸡,就走了进来。

    “明珏,猜猜姐姐今日给你带来了什么?”

    盛明玉故意把那盘烧鸡藏到身后就道。

    明珏早就闻见了烧鸡的味道,不用盛明玉怎么说,明珏也知道姐姐今日带了烧鸡过来给他吃。

    吃了半个月的水煮大白菜,水煮青菜,人都吃腻了,今日多了烧鸡,他一定要多吃几碗饭才行。

    “姐姐,你不要故弄玄虚了!明珏知道你带了我喜欢吃的烧鸡过来!明珏想要吃,姐姐陪着明珏一块吃!”

    明珏说着,目光投在了面前的盛明玉身上。

    明珏清澈明亮的眸子里,满是高兴和欢乐。

    看见她身后的那盘烧鸡,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了。

    真是个贪吃鬼!

    “吃慢点,仔细噎着!”

    安心还没有摆好碗筷,明珏就伸出手来,抓了一块盘子中的烧鸡腿,就啃了起来。

    盛明玉见他吃得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担心他吃了噎着,赶忙递了一盏茶水过去。

    明珏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还不断舔着手指,吃的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姐姐,先生这几日说我的文章,大有进益。几个同窗写的都是太学体,唯独弟弟的,和他们不一样。太学体太过于堆砌辞藻,引经据典,且典故生僻得很,一般人都不大懂得。想必官家对这样的文章,也看得腻了。若是我写出与旁人不一样的文章,说不定官家看了我的文章,会选我做状元爷呢。”

    明珏一边说着话,一边又啃着手中的鸡腿,盛明玉怕他说快了,一时呛了,赶忙又让安心倒了一杯茶水出来,给他压压。

    “珏儿想要做状元爷,只怕还得努力努力了。这状元爷,可没有那么容易就当上的?”

    听了盛明玉这样说,明珏点了点头。

    又伸出手,拿了盘中的一块鸡翅膀,又啃了起来。

    这个时候,门房伺候的吕娘子突然急急忙忙进了院里,她有要事想要禀告盛明玉。

    听了吕娘子过来的消息,盛明玉交代安心几句,让安心好好看着明珏,她便先出来了。

    “姑娘,永定侯府的石泉公子又来了,说是想要见见姑娘,有几句话想要和姑娘说。石泉公子是一个人来的。门房守着的人不敢拦他,请了他去了前院的小花厅,就让我来禀姑娘了。”

    石泉又来了?

    他还来干什么?

    沉思片刻,盛明玉决定还是见见那石泉再说,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的。

    “随我去见见石公子吧!”

    吕娘子点了点头,马上带着盛明玉,去了前院的小花厅。

    吕娘子原先在娘亲屋里伺候的管事婆子,后来娘亲死后,吕娘子回了一趟娘家,再之后,又回了府。

    不过府里不养闲人,吕娘子又原先在娘亲院里做过管事婆子,就把前院交由她来亲自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