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十一章 盛如玉登门
    吕娘子亲自送走了冯氏同俞氏之后,去了前院的书房,只见姑娘正伏在案上,照着两本书,不知道在抄抄写写什么。

    姑娘这些日子带着安心去五岳观,三清观,妙元仙观出摊,给别人测字算命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但为了府中的生计,大大小小的开支,姑娘这也是没用法子的法子。

    但若是长久下去,只怕还是不大妥当的。

    她有必要劝姑娘几句了。

    周娘子进了书房,把手中端着的凉汤,搁在了盛明玉身旁的高几上。

    “姑娘,老奴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盛明玉抬起头,见来人是吕娘子,并未停下手中的活计,依旧照着那《太上玄妙经》上头所画的驱邪符,以葫芦画瓢画着。

    “吕娘子是我娘过身前身边伺候的旧人,有什么话,不妨就直言吧!我听着就是!”

    听着姑娘这么说,吕娘子才缓缓开口道。

    “其实今日隔壁秦家的冯氏和俞氏上门,也不是什么理由的。姑娘毕竟年纪大了,早该到了嫁娶的年级了,要不是为着明珏公子,也不会一拖再拖。”

    “永定侯府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家,既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家,姑娘大可以在老爷和夫人在世时,那些个相知相识的人家中,挑几户好的。姑娘的婚事,总算才有着落。”

    吕娘子说的这些,盛明玉自己又何尝不知道?

    只是明珏年纪毕竟还小,又没有经过什么大事,若她出嫁之后,明珏没人照看着,那该怎么办?

    她实在是放不下明珏。

    需得等明珏的婚事落定之后,她才会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若是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来娶她的,她不嫁也行。

    一辈子就照看着明珏,替明珏看着孩子,也是可行的。

    盛明玉不说话,不表态,就算吕娘子还想接下去劝,也不知该怎么劝才是了。

    吕娘子看了眼面前的盛明玉,见她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吕娘子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姑娘,你毕竟是女儿身,即便化做了男儿身,去到外头,若是被那些个心怀不轨的人把姑娘的真实身份认出来,只怕会影响了姑娘的闺誉呀!”

    “姑娘这些日子还是不要出摊了,前些日子赚来的银子,还够一阵子的花销。”

    明珏马上就要下场科考了。

    就府里剩下的这点银子,怎么够?

    明珏一旦中了进士,处处需要打点,银子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她不能听了吕娘子的话,不去出摊。

    为着明珏将来能够有一个很好的仕途,她必须赚够足够的银子才行。

    吕娘子走后,安心送了晚饭过来。

    “姑娘,小公子来了,正在屋外等着姑娘,姑娘可要去见见?”

    盛明玉抬起头,只见明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手中拎着一个食盒。

    “知道姐姐这些日子为了明珏下场科考的事情操劳,我让小厨房做了姐姐喜欢吃的甜汤,已经用冰镇过了,姐姐快些尝尝吧!”

    明珏说着话,安心已经掀开食盒的盖子,把那碗用冰镇过的甜汤,端了出来,摆在了盛明玉面前的书案上。

    “姑娘,快些尝尝!这甜汤里头的莲子,还是小公子一大早,去了城外的莲花池摘的,最是鲜甜。”

    盛明玉笑着将手中的甜汤喝完,屏退了安心,她有话想要对明珏单独说。

    “明珏,在私塾读了这些日子的书,可有看上什么人家的姑娘没有?”

    “若是看上了谁家的姑娘,你就同姐姐说,姐姐一定会想方设法给你迎娶回来的。”

    “姐姐,明珏不曾看上谁家的姑娘,你就不要再为明珏操劳了。”

    “今日隔壁秦家太太登门的事,我已经听吕娘子说了,吕娘子叫我劝劝姐姐。若是姐姐心中有什么喜欢之人,姐姐想嫁便嫁吧!明珏不拦着姐姐。”

    明珏笑了笑,看着面前的盛明玉。

    “可是我现在心中还没有喜欢之人,所以姐姐还不愿意出嫁的。”

    盛明玉说着,拍了拍明珏的小脑袋。

    “回去吧!回去早些休息!”

    ……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盛明玉就起来了。

    安心早早就打来了热水,搁在了梳洗的铜镜面前。

    梳洗过后,又换了衣裳,安心就把小厨房做好的早饭,端了过来。

    早饭是极其简单的白粥咸菜。

    这些日子小厨房负责采办的管事婆子跑了,盛明玉没有法子,只好让先前跟在那婆子身边的丫鬟,顶了那管事婆子的职。

    小丫鬟年轻,许多事情还没有理清楚,所以采办的速度,就降了许多,导致今日早上只能熬了粥来做早饭。

    “姑娘,盛家大姑娘过来了,说是想要见见姑娘,和姑娘有几句体己话。”

    吕娘子侍立在盛明玉身边道。

    盛明玉“嗯”了一声,就道。

    “既然她来了,那我就去见见她吧!这些日子不曾见她,心中倒是怪想的!”

    前院的小厅里,盛如玉早早就坐在厅里,等着盛明玉过来了。

    盛如玉听说了石泉昨日来过盛家大宅一趟之后,心中隐隐觉得不安,担心石泉对盛明玉还余情未了。

    她今日之所以过来,是想要向盛明玉打听清楚,昨日石泉过来,到底说了什么。

    “你这主家的架子摆得倒是好!我坐在这厅里许久了,才见你出来!可是不愿意见我?”

    “既然不愿意见我,你又出来做什么?”

    还没等盛明玉开口,盛如玉就忍不住了,眸子恶狠狠地瞪着坐在软榻上头的盛明玉,冷冷说道。

    盛如玉还是这样。

    盛明玉已经习惯了,你以为她自己愿意出来见你?

    “如玉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何必那样瞪着我?仔细着眼睛!若是一不小心,把眼睛给瞪坏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作死的小蹄子!

    该死的贱婢!

    盛如玉在心底里,暗骂了盛明玉一阵。

    忍下心头的怒意,盛如玉的泪水,马上就涌了出来,瞬间哭成了泪人,哽咽到不能自已。

    “明玉,你便这么恨我吗?昨日石泉哥哥来找你,可同你说了什么?他是不是对你还余情未了?”

    盛如玉既然想知道昨日石泉来找她做了什么,与其大费周章来问自己,为何不亲自去问问石泉?

    石泉应该比她更清楚,他昨日过来,到底和自己说了什么?

    见盛明玉不说话,盛如玉以为盛明玉不愿意告诉她,又哭了起来。

    一面哭着,一面还不忘指责面前的盛明玉。

    “明玉,当初要不是有我们盛国公府的接济,你和明珏,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饿死了。如今我问你什么,你都不愿意同我说了?”

    不是盛明玉不和她说,而是既然她如此想要知道昨日石泉来说什么,为什么不亲自去问问石泉那厮?

    “如玉,有什么话好好说,你来我这里哭了一场,待会出去的时候,别人瞧见你满脸的泪痕,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到时候可就解释不清了。”

    她要的就是解释不清。

    她要的就是让旁人以为,是盛明玉欺负了她。

    “明玉,你就行行好!告诉我吧!”

    盛如玉说着,凑近了盛明玉。

    盛明玉坐在软榻上,不由得往旁边挪了挪。

    方才她抬起头细细地打量了盛如玉一番,她瞧见了那平静面下,隐藏的无限恨意。

    盛如玉在心中,必定是恨极了她。

    不过她也不会让盛如玉白跑这么一趟的。

    “如玉,永定侯世子对我,确实余情未了!只可惜我并未接受罢了,永定侯世子一面说喜欢你,一面又过来我这说,对我余情未了。”

    “这样的男人,如玉还愿意嫁过去吗?且如今永定侯生死未卜,侯府在大内,已经失了势,想必二叔和二叔母,也不会让你就这样嫁过去的吧?”

    “不!石泉哥哥不是你口中说的那种人!他说过这辈子只喜欢我一人,只愿意娶我一人!”

    听着盛明玉这样说,盛如玉突然发起狂来。

    盛明玉笑了笑,淡淡道。

    “他只是说说,娶不娶你,还不一定呢!”

    盛如玉没有继续听盛明玉说下去,而是继续用恶狠狠的眸光,瞪着面前的盛明玉,扬起右手,正要往盛明玉脸上挥去的时候,却凝在了半空之中。

    “盛大姑娘,这是在盛家大宅,不是你盛国公府!还请你放尊重些!若是你敢动手打了我姐姐,我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是明珏的声音!

    是明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