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十二章 赴宴
    盛明玉转过头,只见明珏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小厅里。

    目光灼灼地盯着盛如玉。

    盛如玉被明珏这么盯着,一时有些不适,马上停住了哭泣。

    抬起头朝盛明玉这边看了过来,她心中还有其他话想要对盛明玉说,但是被盛明珏这么盯着,弄得她什么也不想说了。

    既如此,那她今日索性先走一步。

    盛如玉看了盛明玉一眼,冷哼了一声,带着屋中她带来的两个丫鬟,就出了小厅。

    看着盛如玉离开的背影,盛明玉蹙了蹙眉。

    盛如玉今日过来,绝对不止想要向她打探石泉的事情,那样简单。

    必定还想要过来向她打探什么?

    “姐姐方才为何不赶了她走?让她留在这里做什么?姐姐不是一向不喜欢那盛如玉吗?”

    屏退了小厅之中伺候的丫鬟仆妇,明珏坐在方才盛如玉坐的竹椅上,抬起头看了面前的盛明玉。

    盛明玉不想同他多说。

    更不想明珏卷入这样的琐事里来。

    明珏即将下场科考,这些事情,尽量不要让他插手进来得好。

    “安心,送小公子回去!”

    盛明玉吩咐身后的安心道。

    安心得了吩咐,看了眼身旁的盛明玉,又把目光挪到了明珏的身上。

    “小公子,姑娘累了!需要自己一个人休息一会,让奴婢带着你出去吧!”

    听着安心这么说,就算明珏不想出去,也要出去了。

    安心送着明珏走后,没多久。

    吕娘子又急匆匆过来了,说是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吴婆子过来了,吴婆子是得了盛老夫人的吩咐过来的。

    看来今天还真的是个好日子。

    前脚盛如玉刚走,这才过了没多久,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吴婆子又过来了。

    吴婆子今日带了盛国公府的几个仆妇过来,搬了几个大箱子进了盛家大宅。

    箱子被人搬到了前院的耳房里,吕娘子得了消息马上就过来禀盛明玉了。

    盛明玉凝神思索了片刻,她不知道吴婆子是带了盛老夫人什么吩咐来的,她还是亲自去见一见那吴婆子得好。

    前院的耳房里,吴婆子正叮嘱着几个丫鬟仆妇,搬着箱笼。

    “吴妈妈不在我祖母身边伺候,今日怎么会有空过来?”

    没等吴婆子说话,盛明玉就先问了一句。

    “明玉姑娘,老婆子自然是得了老夫人的吩咐过来的,老夫人心疼明玉姑娘,让我们搬了些布匹锦缎过来,还有一些手饰,都是老夫人年轻时候用过的手饰,一直搁在箱子里没人用,老夫人就着我搬过来了。”

    几个丫鬟仆妇还在有条不紊地清理着箱笼里头的东西,盛明玉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还是先让她们几人先停手,她问问清楚再说。

    “吴妈妈,你今日过来,到底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不必遮遮掩掩的!”

    盛明玉说着话,递了个眼刀给身旁的吕娘子。

    吕娘子瞬间就懂了盛明玉的意思,马上让那几个正清理着箱笼里头的物件的小丫鬟停了手。

    见吕娘子让那些丫鬟停了手,吴婆子的面上笑了笑。

    “明玉姑娘,这里只怕不是说话的好地方!还请明玉姑娘屏退了伺候的下人。”

    还要让她屏退了这屋里伺候的丫鬟?

    眼前这吴婆子到底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话,想要对自己说的?

    既然她让屏退了丫鬟,那就屏退了丫鬟。

    “吕娘子,带着屋里伺候的小丫鬟出去,吴婆子有话想要对我单独说!”

    盛明玉转过头对着吕娘子吩咐道。

    吕娘子点了点头,抬起头看了那吴婆子一眼,随后带着屋里伺候的丫鬟仆妇,就都退了下去。

    “明玉姑娘,其实老婆子要说的,也不是什么大事。老夫人听说明玉姑娘和永定侯府退婚之后,就一直惦记着明玉姑娘的婚事,说总要明玉姑娘的婚事落定之后,百年之后老夫人下去见了大老爷大太太,才算不辜负她们二人当初的嘱托。”

    吴婆子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打量着盛明玉面上的反应。

    见盛明玉面上并无什么不妥的反应,吴婆子心中只觉得古怪,难不成眼前这明玉姑娘,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婚事了?

    盛明玉面上笑了笑,心里暗道,原来盛老夫人还想要做主她的婚事。

    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够响的。

    不过她不会让盛老夫人的计谋得逞的。

    “吴妈妈,明玉心中并没有什么喜欢之人,现如今也还不想出嫁!明珏的婚事还没有落定,我怎么能自己先出嫁了?”

    盛明玉反问了吴婆子一句,把吴婆子弄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眼前的明玉姑娘,当真是个难缠的角色。

    难怪她从上清宫出来的时候,老夫人会一次又一次地叮嘱她,让她当心盛明玉。

    她这外孙女,倒是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了。

    重活这一世,盛明玉不会让什么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

    就算是自己的亲祖母,也休想!

    这辈子,她只愿明珏好!

    明珏好,她便能好!

    若是有人胆敢欺负明珏,背着她,私自做主了明珏的婚事,害得明珏娶了自己不喜欢的人,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人的。

    吴婆子愣了半晌,才道。

    “明玉姑娘,这些日子老夫人身子不适,国公爷和国公夫人,已经把老夫人从上清宫接回了国公府,老夫人说想要见见明玉姑娘和明珏公子,让我特地来请了你们过去!还请明玉姑娘和明珏公子准备准备,随老奴一道回国公府吧!”

    吴婆子终于说到正事上来了。

    原来绕了那么大一圈,吴婆子只是得了盛老夫人的吩咐,想要把明珏同她接入国公府。

    吴婆子话罢,朝着盛明玉福了一礼,带着自己带来的丫鬟,迅速就出了耳房,由吕娘子引着路就出了府。

    吴婆子等人已经在府外备好了马车,准备送着盛明玉去盛国公府了。

    屋里,安心和吕娘子二人,正在帮盛明玉梳洗着。

    望着前面菱花镜中的自己,盛明玉只觉得有些陌生,重活这一世,就不能按照前世的步子来走了。

    前世,就是盛老夫人和盛国公私自做主了明珏的终身大事,最后害得明珏身死的。

    今日,她就不能让盛老夫人和盛国公,继续为非作歹下去!

    见外头盛国公府的马车还停在盛家大宅隔壁的巷道里,盛明玉叮嘱了吕娘子一句,让吕娘子去告诉吴婆子,让吴婆子先走一步,她随后就到。

    反正已经有了自己的马车,何必再坐着盛国公府的马车回去呢?

    今夜去盛国公府赴宴,盛明玉并未带上明珏,也没有告诉明珏盛国公府请人来接她们姐弟二人入府赴宴的事,她就带着吕娘子和安心二人,一起去盛国公府赴宴。

    无论盛国公府里有多少机关算计正等着她,她都要为了明珏,为了自己,去闯上一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