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十四章 瘟疫四起(一)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马上就快入秋了。

    离明珏下场科考的日子,不过数十日了。

    这些日子里,盛明玉一直把明珏拘在屋里,不许他私自出去。

    为了确保明珏能够顺利下场科考,盛明玉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些日子里,盛明玉一直在书房里头照着《太上玄妙经》上头的辟邪符咒画了几道出来。

    过些日子就到了五岳观的法会。

    到时候其他几个道观的师傅真人,都会齐聚五岳观来叫讲经,到时候五岳观的法会,必定极其隆重,所以她多备一些符咒,说不定到时候能够全部卖完。

    盛明玉依葫芦画瓢,画了几张,只觉得难画得紧,放下符笔正准备休息片刻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盛明玉打开门来,只见明珏满头大汗地站在屋外,手中还拎着一个食盒,看明珏大口大口喘气的模样,盛明玉就知道,明珏方才必定是狂奔过来的。

    只是明珏不在自己屋里好好休息,狂奔过来做什么?

    “珏儿,今天怎么想着过来了?”

    盛明玉说着话,回到屋里,取出一方丝帕,递给了明珏擦汗。

    明珏接过盛明玉递来的丝帕,将一头一脸的汗珠擦干之后,抬起头来看着自己面前的姐姐。

    “姐姐,今日我让小厨房做了你爱吃的芝麻酥饼过来,小厨房刚做好,装进食盒里,我就快速拎着过来了,想必还热乎着,姐姐快些尝尝!”

    明珏一面说着话,一面打开来食盒,把食盒里头的那碟还在冒着热气的芝麻酥饼端了过来。

    盛明玉拿起其中一个芝麻酥饼,发现还有些烫手。咬了一口。

    芝麻酥饼里头的芝麻馅很足,不甜不腻地,刚刚合适,她一吃就知道是安心那个小丫头的手艺。

    也只有那个小丫头,能够做出这样好吃的芝麻酥饼出来。

    看着盛明玉吃着手中的芝麻酥饼,明珏终于开了口,把他今日过来的目的,说给了盛明玉听。

    “姐姐,我听吕娘子说,前些日子祖母差了吴婆子过来,接了你去盛国公府。明珏听说在盛国公府里,二叔母想要做主了姐姐的婚事,二叔母想要姐姐嫁给那元王府的世子爷。”

    “姐姐没有答应,因此得罪了二叔母,二叔母便说用我的前程,来要挟姐姐。”

    明珏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自己面前的盛明玉。

    “姐姐,不要为了珏儿的前程,就葬送了姐姐的终身大事!”

    听着明珏这么说,盛明玉面上笑了笑,心中却是觉得很是欣慰,明珏毕竟大了,心中有了自己的想法。

    “珏儿放心,二叔母和二叔父,还有祖母,他们暂时还不敢动姐姐,若是他们真的用了你的前程,来威胁姐姐,姐姐一定不会轻易答应的。”

    盛明玉话罢,心中却暗暗道,她自然不会让盛国公那群人如意的!

    若是那些人敢伤了明珏,她一定会千倍百倍地还回去的!

    盛明玉又吃了几块芝麻酥饼,交代了明珏几句话之后,就让明珏随着安心先回去了。

    她不会让旁人继续来左右她的人生的!

    若是有人敢大着胆子来左右她的人生,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人的。

    这些日子,盛明玉一直宿在前院的书房里。

    安心想要劝盛明玉回去休息,可怎么劝,盛明玉都听不进去,执意要待在盛家大宅前院的书房里。

    见姑娘听不进去劝,安心只好拿了被子过来,给盛明玉盖上。

    一大早,天还没亮,盛明玉刚叮嘱了安心送着明珏去私塾。

    待安心送着明珏去私塾回来之后,只见展红凌已经带了开封府衙门的人,侯在了盛家大宅门外。

    而盛明玉,则是换好了衣裳,准备对着展红凌一道出去。

    “姑娘,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安心走上面带关切地去问了一句。

    “我随着展捕快去一趟城外的义庄!去去就回,你好好守在屋里!”

    盛明玉话罢,看了眼面前的安心,跟着展红凌就上了开封府衙门的马车。

    马车之上,展红凌穿着一身红色的捕快服,乌黑的长发用玉冠紧紧束起,很是明艳动人。

    盛明玉扫了几眼,就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不知展捕快今日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要交代与我的?我先听听清楚,然后再考虑和不和展捕快一块去城外的义庄?”

    盛明玉这么说,展红凌却不以为意。

    “上次的那桩案子,已经有了新的进展,你不打算听听吗?”展红凌捧起高几上摆着的一盏热茶,喝了口就道。

    上次的案子已经有了进展?

    是那个杀人分尸的案子吗?

    展红凌不是说那些人是宫中盛贵妃派去江州柳州采办药材的宫女,难不成此事,真的和宫中的盛贵妃有关?

    盛明玉沉默之际,展红凌又开了口。

    “明玉姑娘,宫中的盛贵妃,已有了一个月的身孕。半个月前,一直为盛贵妃调理身子的御医突然暴病生亡,御医院紧急抽调了院判章御医给盛贵妃调理身子,没成想还没有过上几天,盛贵妃便怀上了皇嗣!”

    “章御医说,盛贵妃这一胎必是皇子!盛国公夫人和盛老夫人已经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入宫去了。”

    “有人觉得此事太过蹊跷,怕被奸邪小人混淆了皇家血脉,就嘱咐皇城司,叮嘱我们开封府衙门下去暗查。到底前些日子盛贵妃宫中伺候的那四个宫女,带入京中的东西,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盛贵妃又怎么会突然有孕的?”

    盛明玉记得,盛如华如今所出的婴宁长公主,是盛如华刚入大内,得了官家宠爱,第一年所出的公主。

    之后数年,盛如华便一直无法有孕。

    在宫里,向来母凭子贵,盛如华没有皇子,仅仅靠着长公主。

    若他日官家不幸大行,那么盛如华的下场,绝不会好多少。

    且盛如华之前宠冠六宫,处处压在赵皇后的身上,只怕赵皇后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只是一直迟迟不能有身孕的盛如华,又是怎么有了身孕的?

    才不过一个月,那御医院的院判,又是如何看出,盛如华如今腹中怀的就是皇子呢?

    这未免也太过武断了?

    还有之前为盛如华调理身子的太医,又怎么会突然暴病身亡的?

    这些地方,处处透着古怪。

    也难怪有人觉得事又蹊跷了。

    看着盛明玉不说话,展红凌就知道盛明玉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

    看来她也觉得,此事处处透着古怪了。

    “展捕快,我们这是要往着哪里去?”

    盛明玉撩开车帘,发现马车已经出了城。

    看模样不是去方才展红凌去到盛府的时候,和她说的城外的义庄,而是应该去的别的地方。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难不成展红凌要带她去京郊的庄子?

    “实不相瞒,盛姑娘,我的确不是带你去城外的义庄,而是要带你去乡下的庄子。那是皇城司拘押永定侯石璋的庄子!石璋犯了疯病从皇城司看守的庄子跑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接连几天,周遭的村子,就发现了不少人被咬伤咬死,仵作看着那些尸体不太对劲,不像是野兽咬伤的,倒像是人,下令烧了,又过来开封府衙门报了我们。”

    是瘟疫!

    展红凌口中说的就是那瘟疫!

    从江州柳州传过来的瘟疫!

    被瘟疫患者咬伤或是咬死,整个人会陷入疯狂,变成嗜血的野兽,闻着血液的气味,会来撕咬人。

    难不成现如今那石璋,已经变成了个嗜血的怪物?

    只是那石璋变成嗜血的怪物,和盛贵妃有孕,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两者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盛明玉在心中猜测了一番,还是开口问了展红凌一句。

    “展捕快,永定侯石璋变成嗜血的怪物,和宫中盛贵妃有孕,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干系?”

    被盛明玉这么一问,展红凌并没有着急回她。

    若是她告诉盛明玉,三个月前,就是那永定侯石璋暗中得了盛贵妃的嘱托,带着那四个宫女下去江州柳州,为盛贵妃采购药材的,盛明玉会不会觉得此事匪夷所思?

    三个月前,开封府接到了盛娘子的旨意,盛娘子让永定侯石璋带着她贴身伺候的四个宫女,去了江州采办一种叫生死草的药材。

    据说这种药材,能够把死人复活,变成行尸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