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十五章 瘟疫四起(二)
    展红凌在心中思虑片刻,还是决定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和盛明玉说清楚得好。

    不然若盛明玉问起,她不回,只怕惹了盛明玉心中怀疑。

    “明玉姑娘,是盛贵妃暗中下了旨意,让她身边伺候的四个宫女,随着永定侯一块去的江州柳州,寻找那生死草的。”

    “盛贵妃听说这生死草可以把死人复活,这些日子一直在研究这些事,只是永定侯还没有找到那传说中的生死草,就背江州的瘟疫病患咬伤了。”

    展红凌说着,不时抬起头来瞧着自己面前的盛明玉。

    见盛明玉面上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反应,展红凌又道。

    “盛姑娘,数日前,那四个宫女带进京中的那大木箱中,装着的正是那江州带上来的瘟疫病患。”

    “它们总是昼伏夜出,一到夜里,就顺着血腥味开始撕咬。”

    “盛贵妃这么做到底是想干什么?她把江州柳州的瘟疫病患带进京来,难不成是想要把这可怕的瘟疫,也弄得在京中流行吗?”

    盛明玉咬牙切齿地说着。

    盛如华这么做,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展红凌口中所说能把死人复活的生死草,盛明玉在《太上玄妙经》的记载中也曾看见过。

    经书上说这种药草,生于极寒之地,吸收了极寒之地的寒气长成的,经常都是一片一片的生长。

    因着大量服用过后,会使人致幻,严重的还会使人疯狂,变成嗜血的怪物。

    那《太上玄妙经》中张天师后来所对付的怪物,就是那些服用过生死草的患者。

    入冬之后,那些患者越发疯狂起来。

    原先白天它们畏惧阳光,是不敢出现的。

    但入冬之后,气温下降,它们白天也敢出来活动。

    甚至于比起以前,还要更加疯狂,更加让人害怕。

    经书中最后说,张天师是引了天上的五雷下凡,一举消灭了那些怪物的。

    这些怪物《太上玄妙经》里头描写得太过恐怖。

    她实在是不敢想象,若是这样的瘟疫,在东京城流传开来,那么会有多少无辜的黎民百姓,王公贵族,会被卷入这场灾难之中。

    “盛姑娘,我这次之所以要请你来,是想要请你,帮我们验几具尸首,那被永定侯石璋咬死的人。仵作担心那些尸体复活,烧了大半的尸首,只留下了其中一具。”

    “那仵作原是乡下的土郎中,勘验技术还是跟着别人学的。他有些地方不敢确定,我就想请了盛姑娘过来,帮着我们瞧瞧。”

    盛明玉就知道,展红凌请她出来,必定没有什么好事。

    她不过一个半路出道,不过跟着别人学过几天医术的人,被展红凌这厮,一次又一次拉出来验尸。

    这一回验的还是被瘟疫患者咬死之人。

    若是那尸体突然复活,那怎么办?

    展红凌看见了盛明玉面上的忧虑之色,知道她心中担心,就道。

    “盛姑娘无需担心,我等一定会确保盛姑娘的安危的。”

    盛明玉叹了几息。

    已经上了展红凌的马车,难不成还能下车呀?

    半晌过后,车夫就把马车驶进了京郊的一个庄子。

    这个庄子是皇庄,是官家亲自买下的庄子。

    前些日子皇城司的人就是在这里看着石璋的。

    进了之前关押石璋的屋子,盛明玉闻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味。

    血腥味太浓,一直顶到嗓子眼,刚走进去不久,盛明玉赶忙折了出来,干呕了一阵。

    “戴上面巾,咱们进去瞧瞧!”

    展红凌拿了一块面巾出来,递给了盛明玉。

    盛明玉接过面巾,忍着一股股刺鼻难闻的血腥味,又进了那间屋中。

    走到了之前关押石璋的屋子,盛明玉发现了满地的血,那些血似乎已经过了些日子了,已经从原来的鲜红色,变成了黑色。

    除却一地的血,还有一地的鸡毛,周围的墙壁上,也溅了一墙的血。

    铁链被挣断,看模样,石璋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嗜血的怪物了。

    “永定侯挣脱了铁链,趁着皇城司看守的人没有注意,就跑出了庄子。待看守的人发现,那永定侯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

    “搜遍了庄子里,加上附近的庄子,都没有发现石璋的踪迹,还是前些日子发现隔壁的临村,有人被怪物咬伤。”

    “那尸体摆在哪里?我想要看看那尸体!”

    盛明玉话罢,只见展红凌拍了拍手,屋外就由开封府的衙役,把那具被不知道什么怪物咬得面目全非,肠子流了一地的尸体抬了进来。

    尸体还没有抬进来,盛明玉只觉得那股异味,实在是太冲鼻,一时没忍住,差点把早上吃进去的早饭,给吐了出来。

    “这尸体还是昨日夜里在庄子外的树林里头发现的,发现他的时候,他还有一口气在,我们问过他,他说自己是附近庄子的村民,因着村子里出现了嗜血的怪物,不断吃人,他带着一帮村民去找怪物,没成想竟一个也没回来。”

    听着展红凌这么说,盛明玉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那尸体,尸体被铁链一圈一圈地捆绑在担架上,连两只手,都戴上了精钢打造的手铐。

    看来展红凌是担心这具尸体,同那些个被瘟疫病患咬伤的尸体一样,最后变成了嗜血的怪物。

    戴上展红凌递过来的验尸手套,盛明玉仔细地检查了一番那具尸体。

    虽说死了没几日,但身上的腐败,已经看的出来了。

    浑身上下被咬得面目全非,似乎是遭受了什么可怕的攻击一样。

    看来攻击他的怪物,不止一个,是有七八个。

    “跟着他一起出去找怪物的村民,除了他,其他都变成了嗜血的怪物,白日的时候,已经由仵作领着几个人,给烧了。他应该是和其他人一起被咬伤的,但那些人里,除了他,其他都变成了嗜血的怪物。”

    除了他,其他人都变成的嗜血的怪物。

    那么他到底为何没有变成嗜血的怪物?

    盛明玉记得《太上玄妙经》里头写了,生死草,能够把人复活,变成嗜血的怪物,同时生死草的药性,也能控制了那些人。

    盛明玉虽没亲自见过那生死草。

    但是生死草的功效,想必和云南毒瘴之地生长的菌子是一样的。

    云南毒瘴之地生长的一些菌子,吃了同样可以使人致幻,导致疯狂。

    甚至于会看见一些幻象,可以看见小人跳舞。

    想必那些瘟疫患者之所以会变成嗜血的怪物,也是跟这个有关。

    “展捕快想要我怎么做?从这具尸体上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吗?”

    盛明玉说着,抬起头看了展红凌一眼。

    展红凌面上愁云惨淡,显然是知道了什么,却不愿意同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