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十六章 瘟疫四起(三)
    一个嗜血的怪物,就能够咬伤这么多村民,把这么多人变得和自己一样,成为嗜血的怪物。

    若是盛贵妃把那箱子里的东西,带入宫中。

    那瘟疫一旦在宫中爆发出来,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不仅官家的性命受到威胁,宫中每一个人的性命,也都会受到威胁。

    为今之计,她还是要找出,到底盛贵妃把那箱子里的东西,藏到哪里去了。

    展红凌不说话,盛明玉凝神看了她片刻,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心中必定对自己隐瞒了什么事,没有告诉她的。

    出了关押石璋的那间屋子之后,盛明玉跟着展红凌,进了隔壁的一间耳房。

    “这是这件案子的卷宗,府尹大人已经上呈了大理寺,大理寺看过之后,又递到了官家面前。”

    展红凌搬了竹椅过来,让盛明玉坐在竹椅上,仔细地看着书案上摆着的那一堆卷宗。

    这个时候,屋外伺候的丫鬟,已经沏好了茶,给盛明玉和展红凌端了进来。

    “不知道盛姑娘喜欢喝什么茶,我这里只有些粗茶,还望盛姑娘不要介意得好。”

    话罢,展红凌端起茶盏,轻轻饮过几口。

    盛明玉没有喝茶,而是直接看起了书案上摆着的这桩案子的卷宗。

    仵作的确把尸体的详情,统统写进了卷宗里头,但卷宗递到了大理寺,又给驳斥下来。

    说江州柳州的瘟疫,不可以蔓延到京师来。

    让仵作重新写了验尸单。

    仵作没有办法,只能说那些村民身上的伤,都是附近山林之中的野兽造成的。

    只有这样写了,过了大理寺这关,才能顺利递到御前。

    盛明玉详细了看了一遍这卷宗里头夹杂的所有验尸单,都是说附近山林之中的野兽,咬伤村民所致,可这附近山林之中,哪里来这么多野兽?

    若是不把京中已经出现瘟疫病患的事情尽早报上去,到时候京中瘟疫四起,只怕这京中的百姓,是要遭殃的。

    “展捕快,为何不把实情据实禀给官家?咱们这样瞒着,到时候这京中瘟疫四起,造成百姓死亡,这罪魁祸首,可就变成你们开封府衙门了。”

    盛明玉不解为何在那些卷宗之中,不把死者到底是被什么咬死的事情,写在验尸单之中?

    听着盛明玉这么问,展红凌只能答道。

    “盛姑娘,我也是遵着上面的吩咐做事,不能擅作主张,把这件事的真相,写进那卷宗之中。”

    “若因为你们开封府衙门没有把实情禀给官家,到时候造成了京中瘟疫四起,或是瘟疫传进宫中,你们开封府衙门,能够担当得起吗?”

    盛明玉眸光落在了展红凌的面上,细细地打量着她面上的一举一动。

    展红凌的反应仍旧是淡淡地,似乎并未将盛明玉的那些话听进去一样。

    “盛姑娘,这些事情不是你我该管的。我还是奉劝盛姑娘一句,今日盛姑娘到这庄子中来的事情,包括查验尸体的事情,还请盛姑娘不要传出去。若是盛姑娘一不小心说漏了一句半句,到时候被皇城司的人抓了去,只怕就算是我,也很难保住盛姑娘。”

    听着展红凌这么说,盛明玉只能把心中的火气,暂时压了下去。

    冷哼一声,就出了屋子,上了马车,准备离开了。

    回到府里没多久,吕娘子就亲自来禀告她,说是明珏失踪了。

    今日安心送着明珏去了私塾,待下学的时候,安心去私塾接明珏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明珏。

    待问过私塾里头还没有走的教书先生,安心才知道,下学之后,明珏就出了私塾。

    听见明珏不见了的消息,盛明玉没有稍作休息,而是直接让二门上伺候的婆子备了马车,她亲自带着吕娘子和安心,一块去了私塾。

    教书先生的屋子在私塾的后面,盛明玉让安心敲了敲门,就有书童出来开门。

    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书童马上就引着盛明玉进了院子。

    “先生,盛公子家的姑娘来了,说是盛公子不见了,她想要亲自问问先生,知不知道盛公子去了哪里?”

    听见书童的声音,在屋里坐着看书的教书先生,马上就出了屋子。

    盛明玉一见教书先生出来,赶忙迎了上去,塞了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到他手中,着急问道。

    “不知先生可知,明珏去了哪里?下学之后,我家丫鬟一直守在私塾外头,迟迟不见明珏出了,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明珏早就出了私塾。”

    教书先生定睛看了面前的盛明玉一眼,见她一脸着急的模样,想必心中此刻正担心着她那弟弟。

    “无功不受禄,这荷包,还是请盛姑娘拿回去吧!”

    教书先生又重新把荷包递到了盛明玉的手上。

    “盛公子今日还没有到下学的时候,就过来同我请假,说家中出了急事,想要回去先处理。我看他一脸着急的模样,就没有来得及问他什么事,就让他先回去了。”

    明珏家中出了急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是有人故意诓骗了明珏,说家中出了急事,目的就是想要把明珏骗回去。

    出了私塾,盛明玉让车夫把马车往盛国公府赶!

    难不成是盛国公府那群人搞得鬼?

    他们和明珏说了什么,明珏听了他们的话,就先离了私塾。

    按下心中奔涌的不安,盛明玉终于镇定下来。

    这件事,应该和盛国公府,并没有什么干系。

    若是真的是盛国公府那群人动了明珏,只怕早就差人来给她递消息了。

    盛国公府那群人之所以会动明珏,还不是为着她的原因。

    盛明玉坐在马车里,一遍一遍地想着,明珏不回家,到底能去了什么地方?

    除了家中,明珏还能想到去哪里?

    不过她还是想要去盛国公府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盛国公府那群人,把明珏骗过去的。

    到了盛国公府,还没有进盛国公府的大门,站在盛国公府外的牌坊处,盛明玉就听见了一股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自己脑后。

    “盛明玉,你来国公府做什么?难不成你想通了,想要来求了国公爷和国公夫人,让他们做主了你的婚事,将你重新许给我?”

    是石泉的声音!

    盛明玉转过头,只见石泉看着自己,面上冷冷地笑了笑。

    他还是那副令人厌恶得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