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十八章 明珏失踪(二)
    倘若不是国公府的人带走了明珏,那明珏自己一个人,能去什么地方?

    难不成是遇见了绑票的匪徒?

    掳走了明珏,为的就是来找她们盛家索要赎金。

    可她们盛家已然败落,若真的是绑匪绑走了明珏,来索要赎金的话,只怕也不太可能。

    他们在绑走明珏之前,就应该知晓,她们盛家没有多少银子。

    是不会用银子来赎走明珏的。

    怕府里的下人小厮刁难盛明玉,盛如兰亲自送着盛明玉出了国公府,并递给个荷包给她,里头装了沉甸甸的银子。

    盛明玉估摸了一下,那荷包里头的银子,大概有几十两之多。

    “如兰,你这是做什么?无功不受禄,这些银子,你还是拿回去吧!”

    盛如兰帮她已经够多了,这些银子,她不敢收下,还是叫盛如兰拿回去得好。

    见盛明玉想要把荷包重新递回来,盛如兰赶忙拦住了她。

    “明玉姐姐,如今明珏不见了,正是用银子的时候,这荷包里头的银子不多,你还是收下吧!”

    盛如兰说着,又重新把荷包塞到了盛明玉手中,并叮嘱了红霞,亲自送了盛明玉出府。

    出了盛国公府,马车行驶在朱雀门大街上。

    既然明珏不是盛国公府派出来人抓走的,但明珏如今下落不明,还是要赶快找到明珏的下落才行。

    可她没有势力,又不认识什么人,她该去寻什么人帮忙。

    盛明玉靠在马车里,睡了片刻。

    安心见自家姑娘衣服极乏极累的模样,猜着姑娘可能是为了找寻小公子,已经累着了。

    正要把被子盖在盛明玉身上的时候,盛明玉突然想起来,陈苍曾经同她说过,若是她遇到了什么困难,大可以去了元王府,来找他。

    他一定会帮自己找到明珏的。

    事不宜迟,盛明玉想通之后,忙让车夫调转了车头,她此刻要往着元王府去。

    元王府同国公府一样,都在朱雀门大街。

    只不过国公府在朱雀门大街的街头,而元王府,在朱雀门大街的街尾。

    到了元王府,盛明玉吩咐安心下去应门。

    东京城的这座元王府,是在原先被火烧毁的原址上,重新修建的。

    元王爷久居边疆,很少回京。

    如今这诺大的王府里头住着的,只有元王府小世子陈苍和元王老王妃容氏而已。

    安心扣开了元王府的大门,来开门的是元王府前院的管事胡伯,扫了一眼前来扣门的安心,又扫过一眼安心身后的盛明玉,捋了捋自己蓄了花白的胡须。

    “不知二位姑娘有什么事?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她正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才会让安心上前去应门的。

    她想要见陈苍!

    她必须见到陈苍!

    “管事大人,我是盛家长房的姑娘盛明玉,我有事想要求见世子殿下!求您让我进去见见世子殿下!”

    盛家?

    莫非是盛国公家?

    胡伯以为眼前的盛明玉,是盛国公府的姑娘。又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了一眼盛明玉的穿戴,见盛明玉穿戴的不错,应该是世家大族出来的姑娘,难不成眼前的这位姑娘,就是盛国公府的姑娘。

    “盛姑娘,不是我不愿意放你进去!只是我家老夫人交代了,让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把守好屋子,不许放了不相干的人进来。”

    “盛姑娘既是来找我家世子殿下的,不知我家世子殿下可给姑娘下了帖子?或是姑娘身上,有无我家公子所给予的信物?”

    胡伯这么说着。

    盛明玉在身上掏了掏。

    她依稀记得,陈苍曾经给过她一块元王府的令牌,拿了那块令牌出来,也算是元王府的信物了,她应该能成功进去了。

    片刻之后,盛明玉就拿出了那块元王府的令牌,递给了面前的胡伯。

    胡伯仔细查看一番,的确是王府的令牌,看来眼前的这盛家姑娘,当真是世子殿下的客人。

    “是小人怠慢了,是小人怠慢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盛姑娘见谅才是。”

    胡伯一面解释着,一面让人开了侧门,让盛明玉和安心,从侧门进了王府。

    进了王府,胡伯又找来了元王府前院的管事婆子,吴大娘。

    他让吴大娘带盛明玉进王府。

    “盛姑娘,请随老婆子过来!”

    吴娘子给盛明玉引着路,带着盛明玉往后院去。

    自打一进这元王府,盛明玉只觉得府里静悄悄的,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廊下也没有行走的丫鬟。

    纵然有几个扫洒的丫头,都是带低着头干自己的活,不与旁人交谈。

    连盛明玉说话都不敢拔高音量了,生怕打破了这片宁静。

    “还请盛姑娘见谅,我家老王妃一向爱安静,所以这府里,一直都是静悄悄的。世子殿下的住处在后院,请盛姑娘紧紧地跟着老婆子,莫要走散了。”

    吴大娘话落,脚程渐渐加快,让盛明玉险些跟不上。

    半晌过后,吴大娘就把盛明玉带到了王府后花园旁的一个小院里,是个三进的小院。

    “盛姑娘在这稍等片刻,待老婆子进去通传了,盛姑娘再进去!”

    盛明玉点了点头,看着吴大娘进去通传过后,又迅速出来。

    “盛姑娘,我家公子在院里,你进去吧!”

    盛明玉嘱咐安心待在原地等着自己,她自己先进去了。

    陈苍正坐在廊下,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盛明玉就这样走了进来。

    “盛姑娘,怎么想着过来了?今日是吹了什么风,把盛姑娘都吹了过来?”

    陈苍的眸子闪闪发亮,看着眼前的盛明玉,挪不开眼。

    “世子殿下,我今日过来,是有事想求!明玉想要求世子殿下帮明玉一个忙!”

    “哦!原来一向要强的盛姑娘,还有低声下气求人的一天呀!盛姑娘且说说,你想要求我帮你什么忙,若是我能力之中的事情,我一定帮盛姑娘。”

    陈苍说着,面上笑了笑,眸光仍旧落在盛明玉的面上。

    盛明玉抬起头,认真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不远处的陈苍。

    陈苍的脸庞,是那么的冷淡俊美。

    他是高高在上的元王府小世子,受着宫中大内的宠爱,自幼又养在李太后膝下,这样的人,是她盛明玉这辈子,都无法得到的人物。

    不过她也从没想过要得到他。

    今日是逼不得已了,她才来了元王府,来求他帮忙的。

    “明玉所求之事,必定在世子殿下的能力范围之内。”

    干脆利落地回了陈苍方才所问,盛明玉走上前一步,跪倒在地,就道。

    “我今日之所以来求小世子,实在是出了逼不得已的事情,要不是明珏如今下落不明,我也不会来求了世子殿下。”

    盛明玉突然跪倒在地,把坐在廊下的陈苍吓了一跳。

    听她方才所说,似乎是想要求自己帮她寻人。

    “若是要寻人,你该去开封府衙门找展捕快才是,何必来我这里?”

    陈苍这么说,难不成这些日子,陈苍一直在找人跟踪她?

    若不是陈苍找了人跟踪她,陈苍又怎么得知,这些日子她和展红凌走得比较近。

    展红凌这些日子公务繁忙,又急着调查那石璋的下落,就算她和展红凌说了,展红凌也不能迅速调动开封府的入手,来帮她寻明珏。

    如今明珏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她只能来求陈苍了。

    “世子殿下!明玉记得你原先同我说过,若是明玉遇到什么麻烦,就可以来找了世子殿下,让世子殿下帮我!”

    “如今明玉遇到了麻烦,难不成世子殿下要违背当初的诺言,不肯帮明玉吗?”

    她这是在要挟自己吗?

    用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来要挟自己?

    陈苍心中这样想着,低下头来,凑近了盛明玉的耳畔,缓缓道。

    “你且先说说,让我怎么帮你?”

    他这是愿意帮自己了吗?

    盛明玉马上想定,就道。

    “世子殿下,明珏不见了,我想要您动用你身边的影子卫,帮我找找!您身边的影子卫是这京中,追查能力最强的人了。”

    想让他动用了影子卫帮她找她弟弟?

    他身边的影子卫,是别人说想要动用就动用的吗?

    若是这样,他的面子,该往哪里搁?

    “盛姑娘,这个忙,我帮不了你。我身边的影子卫,干的从来不是找人寻人的活计,你弟弟不见了,你大可以去开封府报案才是,自有开封府的衙役帮着你寻人。”

    陈苍话罢,正要起身进了屋里。

    盛明玉见陈苍要走,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咬了咬牙,准备冲上前去。

    如今陈苍离自己不过几步远,若是她冲上去,拿了陈苍来要挟,他手底下的那些影子卫,一定会为了保证陈苍的性命,帮她去乖乖寻人的。

    “陈苍!你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如今你违背了当初的诺言,若这事传了出去,我看你元王府小世子的脸面,往那里搁?”

    “脸面是什么?能当饭吃吗?若是不能够当饭吃,这脸面,我就不要了。谁爱要谁要去!”

    陈苍话罢,看着面前的盛明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陈苍为何执意不肯帮她去寻明珏?

    难不成明珏失踪这件事,和他有关?

    盛明玉在脑中细细想了一番,明珏不是国公府的人带走的,她在这世上,除了国公府外,再没有和旁人结仇。

    不是国公府,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