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五十九章 明珏失踪(三)
    “陈苍,明珏是不是你带走的?我弟弟是不是你差人带走的?”

    想到这里,盛明玉瞬间抬起头来,眼神紧紧地瞪着面前的陈苍。

    陈苍只笑了笑,那张英俊冷漠的脸上,没有旁的情绪波动,显然并未受盛明玉方才那番话所影响。

    “盛姑娘,你说你弟弟是我差人带走的,可有什么证据没有?若是没有证据,我可是要说你为了找你弟弟,已经昏了头,如今胡乱栽赃人了。”

    陈苍说着,面上渐渐带上了些许怒意。

    盛明玉不敢直视他的眼神,只好低下头去,不再看他。

    若明珏真的不是陈苍差人带走的,那明珏到底是去了哪里?

    还有就是,为何她找他帮忙寻人,陈苍迟迟不肯答应?

    这些地方,实在是让她觉得很是可疑。

    就在这个时候,院外突然有丫鬟来禀。

    “世子殿下!老王妃醒来了,吃过药之后说想要见见世子殿下,让我来请您过去!”

    说话的丫鬟,穿了一身葱绿色的比甲,梳了个双螺髻,发上簪了几支素银镶嵌珍珠的簪子,固定住了发髻。

    听见这声音,先前还冷着一张脸的陈苍,面上突然笑了笑,如同寒冰融化一般。

    “珍珠姐姐,你回去同祖母说,我待会就过来!”

    珍珠点了点头,临出院子的时候,朝着盛明玉这边看了一眼。

    随后若有所思地出了院子。

    盛明玉记得,当今的元王爷,还有一位母亲在世,那便是元王爷的生母,先帝后宫之中的容娘子。

    容娘子是内库房出身的宫女,被先帝爷临幸过一夜之后,就有了当今的元王爷。

    只不过这位容娘子,在先帝爷那朝,算不得得宠。先帝爷大行,当今官家继位,这位容娘子就出了宫,随儿子一道住在元王府里。

    众人皆称她做元王府老王妃。

    “盛姑娘,你说你弟弟是我差人带走的,那请你说说,我差人带走你弟弟,到底为了什么?我在图什么?”

    听着陈苍这么问,盛明玉当即就白了他一眼。

    若是她知道陈苍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今日还过来这里做什么?同他说那些话做什么。

    他是高高在上的元王府小世子,自己不过是个家道中落,无父无母的孤女罢了,既然他不肯帮忙,那她也没有法子。

    “世子殿下,既然你执意不肯帮明玉,那明玉也不说什么了。”

    “若没有旁的事,明玉先走一步了,方才打搅世子殿下了。”

    盛明玉说着,就要离开这里。

    陈苍看着她要走,赶忙让院里守着的丫鬟,拦住了她。

    “我还没有让你走的,你这是要走去哪里?”

    “我不走,难不成留在府里,世子殿下管我的饭吗?”

    盛明玉不厌其烦地来了句。

    那些个抓走明珏的人,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对明珏做什么。

    他们之所以抓走明珏,无非是冲着自己来的。

    既然是这样,那这就好办了。

    “还想要我管你的饭?盛明玉,你个好不要脸的!要饭没有,要走就走!”

    这回陈苍没有让院里守着的丫鬟继续拦着盛明玉,而是直接让她离开。

    小样儿,还想要我管你的饭。

    敢情你今日上门来求我帮你,还想要我管你的饭!

    这如意算盘,打得实在是太响了。

    看着盛明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院里,陈苍面上突然笑了笑,心中却暗道。

    盛明玉,你迟早有会来求我的一天。

    ……

    荣安堂。

    自从入秋之后,老王妃的身子骨,一向不大好,整日病着。

    原先没有入秋的时候,就是大病小病不止,入了秋则是每日躺在榻上。

    “听珍珠说,今日有一个盛姑娘,入府来找你,说有事想要求你。那位盛姑娘,似乎还是盛国公府的姑娘。”

    老王妃容氏歪靠在榻上,每说上几句话,就要喘上几口气。

    脸色也蜡黄蜡黄的,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祖母还是好好养好身子,孙儿的事,孙儿自己能够处理好的。”

    看着老王妃一副喘不上气的模样,陈苍索性坐到了老王妃的身边,用手轻轻拍打着老王妃的后背,帮助老王妃顺气。

    “盛家也算得上世代簪缨了,我同她们家的老夫人,还是旧相识。早年在宫中的时候,那时祖母不得宠,她们家的老夫人就整日入宫来陪我,给我做些好吃的带进来。”

    “方才珍珠说那姑娘的相貌也算上佳,从小到大从未有姑娘上门来寻你,你可是看上了那姑娘?”

    老王妃紧紧握着陈苍的手,忍着嗓子眼的难受,说了一通。

    “祖母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瞧上那样一个无父无母又不详的孤女?祖母还是老老实实养好身子,孙儿改日再来看你!”

    哄得老王妃歇下,陈苍叫了珍珠出来,他有些事情,要单独交代珍珠。

    “珍珠,你在我祖母身边也伺候了这些年,从宫中到宫外,你应该清楚我祖母的性子,她之所以还没走,就是因为心中记挂着我的婚事,非得我的婚事落定了,她才肯走。”

    “今日上门来找我的姑娘,我与她并不熟识,若是我发现你以后经常在我祖母身边嚼舌更,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陈苍交代了珍珠一通。珍珠点了点头就道。

    “世子殿下说的,珍珠都记住了。”听见屋里又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陈苍马上又进了屋里。

    出了元王府,盛明玉上了安心早已备好的马车。

    “姑娘怎么闷闷不乐的,难不成是那元王府小世子,不敢帮姑娘吗?”

    安心看着盛明玉一副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模样,关切地问道。

    盛明玉摇了摇头。

    “我想要自己一个人静静,你先出去陪着车夫说几句话吧!”

    撩开车帘,盛明玉才发现,原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一轮明月早已挂在空中。

    明珏到底去了哪里?

    她如今还没有弄清楚?

    难不成明珏真的被那元王府小世子差人来抓走了,为的就是用明珏来要挟她。

    可她有什么好要挟的?

    陈苍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她弄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

    只是她知道,若是陈苍那厮用明珏来要挟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她一定不会轻易就范,让陈苍得逞的。回到府里,仍不见明珏的踪影。

    “姑娘,小公子还没有回来,奴婢已经叮嘱府里伺候的下人,下去寻小公子了。姑娘放心,奴婢亲自去开封府衙门报了案,展捕快说,她一会就过来。”

    吕娘子不愧是跟在娘亲身边伺候了这么些年,做事果然有条不紊。

    吕娘子话落,前院就有丫鬟来禀,说是展捕快来了。

    进了小花厅,只见展红凌褪下了捕快所着的皂衣,穿了一身淡粉色绣樱花的褙子,褙子上头还用珍珠缀了一圈,梳了个简答的坠马髻。

    看着眼前的展红凌,简直和平日里身着捕快皂衣的展红凌,判若两人。

    “明玉姑娘,明珏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今日下午我刚从外头回来,一进衙门就瞧见你家仆妇吕娘子进衙门报案,府尹大人看我同你家相识,就让我来调查此案了。”

    展红凌自顾自说了一通,盛明玉像是不曾听见一样,仍旧呆滞在原地。

    看着盛明玉半晌没有做声,展红凌也不好得再说什么。

    “这些日子已经在京郊的几个村子中,发现了不少被瘟疫病患咬伤的人,他们已经变成了嗜血的怪物,虽说白天已经衙门已经让仵作把他们的尸体收集起来给烧了,但还是有一具两具尸体没有找到。”

    “若是明珏一不小心出了城,我担心他遇到那些怪物。”

    展红凌心中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如今没有明珏的下落,说不准明珏真的出了城。

    在心中想定主意之后,盛明玉还是决定,先不让展红凌牵涉进来。

    这件事毕竟是她们盛家自己的家事,若是把展红凌就这样牵涉进来,盛明玉心中也是于心不忍。

    “展捕快,你还是回吧!我今日有些累了,我想要休息一下,若是你先一步找到明珏,或是找到了什么有关明珏的消息,还请先来通知我!”

    看着盛明玉一脸憔悴的模样,展红凌想着她今日出去找了弟弟一天,还没有找到,只怕心里担心得紧。

    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府里,还是让她先好好休息吧!

    “既然明玉姑娘身子不适,那我还是先走吧!”

    展红凌临走前,交代了安心几句,让安心好好照看着盛明玉,就走了。

    盛明玉今夜还是宿在前院的书房里。

    安心端了宵夜过去,晚饭的时候,安心瞧见了自家姑娘进得少,方才她去了灶上一趟,趁着厨娘还没有熄火,让厨娘做了一碗阳春面来。

    “姑娘,你的身子要紧,吃过这碗阳春面,你就快些歇下吧!若是你倒下了,我们这里有谁能够找到小公子的。”

    安心把那碗面摆在了盛明玉的书案上,盛明玉扫过一眼,继续看着手中的那本《太上清明经》。

    《太上玄妙经》里头主要讲的是张真人驱魔除妖的故事,那这本《太上清明经》主要是讲了张真人治病救人的故事。

    张真人不仅能够降妖除魔,治病救人也不在话下。

    里头记载了一些疑难杂症的治疗法子,待她细细看过之后,说不定能增进了自己的医术,日后对自己说不定有什么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