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六十一章 明珏回府
    看着面前陈苍那副清冷的面庞,盛明玉只觉得厌恶得紧,并无半点喜欢。

    她对他,谈不上喜欢,更谈不上什么。

    她今日之所以女扮男装,混进元王府来,就是想要来亲自问问陈苍,到底明珏的失踪,和陈苍要不要关系罢了。

    若最后她问出,明珏的失踪,当真与陈苍有关。

    她一定不会就这样轻轻松松就放了陈苍的。

    她一定要让陈苍十倍百倍千倍的奉还!

    看着盛明玉的眸光没有半分挪动,仍旧注视着自己,陈苍抬起头来,又细细打量了盛明玉一番。

    盛明玉的容貌,的确出色。

    在东京城那一堆胭脂水粉之中,盛明玉的容貌,无疑是艳冠群芳的。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人。

    就算不做什么,单单同这样的人说话,他也觉得有趣得紧。

    看着陈苍从浴桶里出来,盛明玉忙用衣袖遮住了眼睛,先退了出去。

    她就在外头等着陈苍。

    她就在这里等着他出来。

    陈苍换好了衣裳,此时的发髻上还满是水珠。

    扫过屋外的盛明玉一眼,不知怎么地,他瞧见盛明玉这副模样,就是觉得有趣,就是想要笑上一笑。

    “盛姑娘今日到此,究竟又何贵干?还请盛姑娘明说吧!女扮男装混入元王府来,偷摸进了内院,难不成就是想要看美男洗澡?难不成是盛姑娘觊觎我的美色,想要轻薄了我去!”

    陈苍笑得阴险狡诈。

    盛明玉牙齿差点给咬碎了。

    她会觊觎他的美色?

    就他这副瘦小的身板,能有什么资本,让她能够觊觎的?

    当真是一个不知廉耻的自恋狂!

    “世子殿下!我今日之所以乔装打扮混进王府里,的确有事想要问你,不知世子殿下如今可方便否?”

    盛明玉说的极其恭敬。

    她如今犯不着为了问他几句,就惹怒了他。

    “不方便!”陈苍说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把自己的胸膛敞露出了。

    似是要给眼前的盛明玉看到一样?

    看到这副场景,盛明玉只觉得耳边一热,待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两只耳朵,都变得火热火热的。

    难不成她真的对陈苍这厮,有了感觉?

    盛明玉不说话。

    陈苍盯着她看了一会,发现她不说话,只觉得无趣。

    若是美人是一死物,不会说话,也是无趣。

    他要的是活蹦乱跳,能说会道的美人,可不是这不说话的死物。

    “盛姑娘,你可会下棋?要不陪我来一局?”

    盛明玉还没答应,只见陈苍已经唤了小厮端了棋盘过来。

    棋盘摆在院里的石桌上。

    夕阳西下,二人正对弈得满头大汗。

    盛明玉虽不精于棋道,但小的时候,跟在父亲身边,多多少少也是跟着学了些。

    不过当她和陈苍对弈的时候,她只觉得陈苍下棋,极其霸道。

    无论她下了那一步,他都能够步步紧逼,把自己的退路,先一步封死,让自己无路可退,只能向前走。

    她下的每一步,都极其凶险。

    稍有不慎,就会被后头紧追的陈苍追到,置于死地。

    不过盛明玉却也不傻,在和陈苍下棋的过程中,她摸清楚了陈苍行棋的规律,一旦摸清了规律,这陈苍走的每一步,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了。

    上一世活得那样不堪,重走这一遭,难不成她还有处处受人辖制吗?

    “啪”的一声,盛明玉下了最后一枚棋子。

    盛明玉赢了。

    陈苍输了。

    盛明玉赢得侥幸,在陈苍下最后一步的时候,有片刻的犹豫。

    就是她抓住了陈苍那片刻的犹豫,才能反败为胜,赢了陈苍。

    看着下了满满一棋盘的棋子,陈苍并不失落,反而还拍了拍手,表示钦佩。

    “盛姑娘当真厉害呀!我还没发育过来,盛姑娘就这样赢了我,可是让我不敢小觑呀!”

    见陈苍笑起来,盛明玉也跟着笑了起来。

    “既然我赢了世子殿下,世子殿下可愿意回答我方才我问题了。到底明珏,是不是世子殿下,派人掳了去?”

    盛明玉一字一句地说道。

    陈苍不说话,只接着笑着。

    看着面前长身玉立,身姿挺拔玲珑的盛明玉,陈苍抬起头来,淡淡回了她方才的问题。

    “盛姑娘心中既有了答案,又何必来问我呢?”

    “是我掳走了你弟弟又如何?不是我掳走了你弟弟又怎么样?”

    “即便是我掳走了你弟弟,你可有证据,证明此事是我所为?你大可以去开封府衙门寻了展红凌来元王府找你弟弟,只怕你有那个胆量,展红凌,也没有你这么大胆。”

    元王府如今不仅住着陈苍,还住着老王妃。

    在来王府之前,盛明玉就听吕娘子提过了,老王妃身子骨不大好,一直待在王府里养着。

    若是她真的寻了展红凌的人过来,只怕展红凌也不敢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就做出了得罪元王府,惹怒老王妃的事情出来。

    盛明玉一番想罢,还是道。

    “既然世子殿下知道我心中的顾忌,不妨直接告诉我,明珏到底是不是你派人掳走的?”

    这回陈苍索性也不继续瞒着盛明玉,而是道。

    “是。你猜的不错,你家弟弟,的确是我让影子卫给掳走的。不过我并没有对他怎么样,而是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吃好喝地待着他。”

    果然!果然!

    明珏真的是被陈苍这厮差人带走的!

    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世子殿下,不知要明玉怎么做,你才能够放了明珏?”

    盛明玉俯身跪下。为了能够安全把明珏救出,盛明玉把方才的傲气,都收敛了不少。

    “我不要你做什么,你也不能为我做什么,老老实实地陪着我说说话!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放了你家弟弟。”

    “你家弟弟的模样,脾气样貌,和你都很像。昨日他还说,若是我用了他,来威胁你,他宁愿死,也不受我利用。”

    说到底,明珏还是想着她。

    为她着想的。

    陈苍这么说,是有意刺激刺激眼前的盛明玉。

    没成想眼前的盛明玉,根本不受他的刺激。

    “盛姑娘,你先回吧!待我心情好了,自会放了你家弟弟。”

    陈苍话落,转身就进了屋里。

    而盛明玉,则是由陈苍院里伺候的周妈妈,亲自带出里王府。

    “盛姑娘,我家世子殿下,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脾性。我们这些个伺候的丫鬟仆妇,都见怪不怪了。盛姑娘毕竟是第一次瞧见,还请盛姑娘多多包涵。”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脾性。

    还没有被人打死?

    真是福大命大了!

    若是她自小就认识他,他还是这副令人厌恶的脾性,她一定见他一回,打他一回。

    “原先王妃还在的时候,公子的脾性,不是这样的。可王妃突然得了那样的病,变成怪物一样,世子殿下当时就吓坏了,大了,也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周妈妈说着,紧接着又叹了一口气。

    原来是从小就缺爱,怪不得那样冷血。

    实在是让人喜欢不上来。

    看着周妈妈亲自领着盛明玉出了王府,一直站在窗前看着的陈苍,突然叮嘱了身后的卫山道。

    “把那个盛家的小子,送回去吧!记得送回去的时候,一定要悄摸摸的,不许让旁人瞧见了。”

    卫山得了吩咐,马上就下去办了。

    盛明玉,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不会就这样轻轻松松放过你的。

    回到府里,还没等盛明玉进了院里,只见安心和吕娘子,已经站在院里等着她了。

    除却她们二人之外,还有一个人,正等着盛明玉回来。

    “姐姐,明珏好想你呀!那些人有没有用明珏来要挟姐姐,做姐姐不愿意做的事情?”

    “姐姐放心好了,明珏不会让那些人,欺负了姐姐的。”

    还没等盛明玉走过来,明珏已经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盛明玉。

    明珏是她的弟弟,她的亲弟弟。

    没成想明珏这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到了那种紧要关头,还在为着自己着想。

    盛明玉嘱咐安心和吕娘子守在院外,盛明玉拉着明珏的手,就进了前院的书房。

    有些事情,还是得亲自问问明珏得好。

    到底那日,明珏下学之后,去了哪里?

    “明珏,你得老老实实回答姐姐,到底那日下学之后,你跑去了哪里?可是叫姐姐差点急死了。”

    盛明玉这么说着,又紧紧把明珏抱在自己怀里。

    她在这个世上的亲人,就只有明珏一人了。

    若连明珏也没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世上,到底还有何意义?

    明珏看着盛明玉一脸担忧的模样,心里又是自责又是心疼的。

    “姐姐,那日有人来和我说,姐姐去了国公府,被二叔母喊人扣了起来,要把姐姐嫁给姐姐不喜欢的人,明珏心里着急。”

    “就提前了先生告了假,想要去国公府救姐姐,没想到刚出了私塾的门,明珏只觉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再醒来,明珏就到了一个自己从未去过的地方。”

    “明珏听见了声音,听他们说,他们的主子想要见姐姐,明珏心中担心姐姐……”

    明珏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回事,就哭了起来。

    瞬间哭成泪人泪人。

    “姐姐,你放心好了,只要有明珏在一天,决定不会让那些想要害我们的人,害了姐姐的。”

    明珏握紧了拳头,向盛明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