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六十二章 展红绫登门
    从什么时候起,明珏也想要来保护她了?

    明明明珏自己还是个半大不大,需要旁人保护的孩子。

    盛明玉心里只觉得欣慰,擦了擦明珏眼角的泪痕,安慰了他几句。

    “明珏只管放心,没有人能够欺负了你姐姐去。姐姐也绝不会让旁人欺负了明珏去!”

    明珏抬起头,看了眼前的盛明玉一眼。

    方才他在姐姐的眼神之中,感觉到了杀意。

    姐姐这是为了他,生气了?

    他不希望姐姐为了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再说那个人抓了他去,什么事情也没做,还好吃好喝地待着他。

    他想要劝劝姐姐,去衙门销了案,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姐姐,方才在院里的时候,安心和吕娘子同我说了,姐姐为了找我,特地去开封府衙门报了案。如今明珏既已归家,要不姐姐还是去开封府,把这个案子销了吧?”

    盛明玉心中有些犹豫。

    难不成真的要就这样放了陈苍吗?

    在元王府的时候,陈苍已经当着她的面,对她说了。

    开封府衙门,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开封府衙门的人,也不敢上元王府来搜查。

    即便她把事情的真相,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展红凌,只怕展红凌还要劝她,让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没必要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就做出得罪元王府的事情出来。

    只是她不愿,她不愿就这样放过那陈苍。

    盛明玉心中有些踌躇,明珏拉了她的手,把盛明玉的思绪拉了回来。

    “姐姐,把明珏抓走之人,应该是京中的权贵,且他除了抓走明珏之外,便没有做其他什么事了,还请姐姐看在他什么事也没做的份上,就只有过了吧。”

    明明明珏是被人抓走的那一个。

    如今却反过来劝她。

    她还真是没用呀!

    轮到让一个小孩子来劝她。

    既然明珏都劝她了,若是她再一意孤行,那就是辜负了明珏的一番好意了。

    盛明玉笑着拍了拍明珏的小脑袋,就道。

    “既然明珏都这么说了,姐姐也不继续追查下去了。”

    盛明玉让安心送着明珏回了自己的小院,又嘱咐了安心,去私塾帮明珏请几日假。

    如今她还不知道那陈苍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若是他再对明珏下了手,把明珏再一次掳了去,那该怎么办?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这些日子还是不让明珏去私塾的好。

    盛明玉留了吕娘子下来,她有几句话,要单独交代了吕娘子才行。

    吕娘子是府里的老人,原先是在娘亲身边伺候,娘亲没了之后,吕娘子才来了她身边伺候的。

    “姑娘若是有什么要交代老奴的话,还请姑娘明说才是。老奴原先是在夫人身边伺候的,夫人待老奴恩重如山,夫人临走前,交到我务必要看好姑娘和小公子。”

    吕娘子看着眼前的盛明玉就道。

    姑娘毕竟大了。许多事情得自己拿定主意了。

    这些日子她也看出来了,姑娘的身上,越来越有夫人的影子了。

    盛明玉留了吕娘子下来,是想要叮嘱他,这些日子,让她务必看牢了明珏,不许私自放了明珏出去。

    待过些日子,此事过后,风平浪静了,再放明珏出来。

    吕娘子得了吩咐,马上就出了屋子。

    这些日子里,盛明玉都没有去外头出摊,而是一直待在府里,整日陪着明珏。

    她必须让明珏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她才能够完完整整地放心。

    “姑娘,展捕快过来了。”

    安心端了茶水进来,喊醒了趴在书案上睡着了的盛明玉。

    展红凌,她怎么过来了?

    盛明玉正要起身,只见吕娘子已经带着展红凌,进了书房里。

    瞧见盛明玉,展红凌赶忙就迎了过来。

    “盛姑娘,听说你家弟弟找到了,府尹大人放心不下,特地让我上门来瞧瞧!”

    看了眼展红凌的眼神。盛明玉马上明白她的意思,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

    “展捕快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吧!”

    盛明玉带着展红凌进了里屋,瞧着外头没了人影,才敢问道。

    展红凌笑了笑,没成想盛明玉的反应,竟如此之快,马上就看清了自己的来意。

    她今日过来,的确是有要事要和盛明玉好好商量商量的。

    “盛姑娘,石璋已经找到了。不过找到石璋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嗜血的怪物,见人就咬。”

    “石璋是在哪里被人找到的?”

    盛明玉问了展红凌一句。

    展红凌思虑再三,才敢回道。

    “是在京郊的皇庄,昨日衙门里得了消息,说京郊的皇庄中,出现了一只偷吃鸡的怪人。得了消息,衙门的人马上就赶了过去,虽是白日,但石璋行动自如,显然没有受了白日的约束。”

    听着展红凌这么说,盛明玉心中想起了那《太上玄妙经》后头所写,张天师伏妖篇,说那个时候,嗜血的怪物已经完全失了控,可能是和温度有一定的关系。

    因着那个时候,已经过了冬至。

    怪物完全失控,见人就咬。

    后来张天师又发现了怪物怕水,只要是遇到什么水阻隔,那些个怪物宁愿绕路,也不愿趟水过来。

    怪物怕水,是因为怪物脑中的蛊虫会受冷,从而从人脑中钻了出来。

    失去了蛊虫,怪物也就彻彻底底地死了。

    《太上玄妙经》后头是这样记载的。

    如今还没有过了冬至,纵然东京城里有了嗜血的怪物存在,开封府衙门也定不会让它们存活到冬至之后的。

    如今盛明玉担心的,不是京里的这些个嗜血怪物,而是江州柳州的那些个嗜血怪物。

    “江州柳州的瘟疫,到底如何了?官家不是派了赈灾大臣下去,那些个瘟疫患者如何了?”

    盛明玉抓着展红凌问了一通。

    展红凌没有说话,心中暗自叹息了几声。

    不是她不愿意告诉盛明玉,江州柳州的瘟疫,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只是大内已经让人递出来消息,说江州柳州瘟疫泛滥的事情,不许私自外传出来。

    “盛姑娘,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实情。而是宫里递出来的话,就是让我们这些个知情人士,不许透漏一星半点出去。为今之计,我们要确保的,就只有京里的安全,不能让江州柳州的瘟疫,蔓延到东京城来。”

    展红凌这样回了盛明玉。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盛贵妃私自运进京来的那个瘟疫患者。

    若是一个不小心,把那个瘟疫患者放了出来,那后果可是难以想象。

    见盛明玉不做声,展红凌怕盛明玉没有理解自己方才所言,又提醒她几句。

    “盛姑娘,瘟疫绝对不可以在京中散播开来,这件事情,还望盛姑娘能够保密。”

    让安心送走了展红凌,盛明玉找出来《太上清明经》,又仔细看了起来,《太上清明经》里头记载了这种瘟疫的治疗方法,盛明玉必须牢牢记住,以备不时之需。

    《太上清明经》里头说,若是被瘟疫患者咬伤,只消在半个时辰里,整个人浸泡在冰水之中,那钻进人体内的蛊虫,就会受不了寒冷,从而从人体内钻了出了。那么这个人就还有获救的可能。

    还有经书上说,这蛊虫攻击的只是人的大脑,只有发育健全的人脑,才会受到攻击。

    像小孩子这样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是不会受到蛊虫攻击的,所以小孩子被瘟疫患者咬伤之后,是不会变成和瘟疫患者一样的怪物的。

    次日一早,天刚刚亮,盛明玉就睡不着了,就起来了。

    去明珏院里看过明珏之后,盛明玉就回了书房。

    她还记得孙氏曾说过,父亲的书房夹层中,藏着一份前朝的藏宝图。

    孙氏正是为着这份藏宝图,才会一直觊觎着盛家大宅,想要从盛明玉的手中,把盛家大宅夺了去的。

    不过只要有盛明玉在一日,她就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盛明玉正在书房里头翻找着,屋外就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是安心的声音。

    “姑娘,隔壁的秦家公子上门来了,说是想要见见姑娘,有几句话,要单独同姑娘说。”

    盛明玉停下手中的动作,拍了拍衣裳上沾上的灰尘,就出了屋子。

    她和那位秦家的小公子,并无什么交情。

    好端端地,他上门来做什么?

    出了书房,来到前厅,只见那位秦家的小公子,已经在屋里坐着了。

    秦家小公子的相貌,一点也不逊色于那元王世子陈苍。

    比起陈苍,他面上还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温和。

    “盛姑娘,这些日子不见,我听说令弟失踪了,心中担心你,特低过来瞧瞧你。不知另弟可找回来了?”

    秦小公子不敢抬起头来瞧着盛明玉。

    只得一直低着头。

    “多谢秦公子挂怀,明珏已经回到家中了。不知是什么人向你提起,令弟失踪的事情的?”

    盛明玉直接问了他,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件事往外传的。

    似是看见了盛明玉面上的不高兴,一旁的秦小公子,渐渐紧张起来。

    “姑娘别怪府里的下人,是我花了银子,打听盛姑娘近来的情况,偶然听说的。这件事情,盛姑娘应该早告诉我才是。若是早告诉了我,我一定会动用秦家的人,帮盛姑娘找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