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六十七章 候府
    “若这事简单些,明玉借了你我二人的手,帮着她处理那些人,也未尝不可。”

    “只是这事,可没有你我想象之中的那样简单,你知道买通了那些个外地人,伤了明珏的人,是什么人吗?”

    徐定元脸色凝重,问了身后的李氏一句。

    李氏摇了摇头,显然不知。

    方才她才遣了身边伺候的婆子下去调查,这么短的时间,哪里就知道了结果?

    “这京中,能够买通了外地人伤了明珏,并且不惧怕开封府衙门的,除却了权势滔天的盛国公府,还有什么人能做到这样?”

    徐定元这么说,的确有这个可能。

    只是既然是盛国公府,那不就被吴氏给猜对了。

    如今盛国公府的权势如日中天,徐家手中握有兵权,又受官家忌惮。

    只怕还是不能轻易去招惹了盛国公府才是。

    “既然如此,那明玉这个忙,老爷还帮不帮她了?说到底,明玉的身体里,还是流着咱们徐家的一半血,若是就这样坐视不管,岂不是要寒了明玉的心。”

    “且明玉带着明珏上徐府来,当着你我二人的面,哭了那一场,难不成老爷真的那么狠心,真的要放任明玉和明珏两个孩子不管吗?两个孩子,终究还是小姑生的。”

    李氏一想起方才盛明玉和明珏在她面前大哭一场的模样,心里就心疼得紧。

    若是两个孩子的父母还在,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罢了罢了,那几个伤了明珏的外地人,我就行行好,帮明玉给料理了。除此之外,咱们还是不要再插手进去了。明玉到底是姓盛,不是姓徐的。”

    徐定元话罢,转过身就出了屋子。

    李氏一连叹了几息。

    叮嘱了身边伺候的婆子几句,让她给盛明玉带些东西过去。

    ……

    石鼓巷,永定侯府。

    “泉儿,如今你父亲没了,以后侯府,就是靠着我们两个撑下去了。”

    永定侯夫人许氏紧紧地抱着面前的石泉,就道。

    今日一大早,永定侯夫人许氏就接到了宫里递出来的消息。

    说是石璋已经找到了。

    只是石璋已经变成了嗜血的怪物,被皇城司抓到之后,就在宫里给烧死了。

    烧死之后,皇城司又吩咐人送了骨灰回来。

    “泉儿,其实盛明玉那姑娘,若是细细算起来,也是不错的。盛家长房虽然败落,但还有盛国公府。一笔也写不出两个盛字,当初若是你能够娶了盛明玉回府,借着盛国公府,咱们家就算没了你父亲,咱们家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许氏看着面前的石泉,叹了几口气就道。

    永定侯府没了石璋这个永定侯,已经失了大内的恩宠。

    且石璋死之前,还变成了嗜血的怪物,不知咬伤了多少人。

    官家没有惩治永定侯府,还念着永定侯府往日的功劳,已然是仁至义尽了。

    若是当初早早地娶了盛明玉那姑娘回来,靠着她身后的盛国公府,永定侯府也不至于落到如今门庭冷落的地步。

    “娘亲,我去盛国公府!我去求娶如玉!如玉对我爱慕已久,若是我亲自去盛国公府求娶她,她一定会嫁给我的。”

    “你亲自去了盛国公府求娶盛如玉,盛如玉的确是会嫁给你。只是盛国公夫妇二人,能同意吗?”

    “昨日在皇后宫里的时候,皇后娘娘思及我亡夫之痛,当着屋里的几个贵眷,特地安抚了我一通,那个时候我就和盛国公夫人打了一个照面,盛国公夫人却以为咱们侯府失了你父亲,已经在皇后娘娘和官家面前失了势,势必不会同意你与如玉这门婚事的。”

    “依我看,不如退而求其次,你再去盛家大宅一趟,见见明玉。和她好好说说,说不准明玉能够回心转意,同意再嫁给你呢。”

    许氏一连劝了石泉几句,石泉才肯起身。

    只是他如今去求了盛明玉,盛明玉就一定会嫁给他吗?

    出了永定侯府,石泉就往着盛家大宅所在的方向去了。

    盛明玉随着明珏刚回到府里,守在前院的吕娘子就过来回禀她。

    “姑娘,永定侯世子又过来了,说什么也要见上姑娘一面,说是有要紧的话,要和姑娘当面说。”

    石泉过来,有要紧的事情同她说?

    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事情,竟然促使了石泉亲自上门来。

    罢了,她还是亲自去见见石泉,看看石泉那厮到底想要同她说什么。

    盛明玉刚进了前院的小厅,只见石泉已经坐在了屋里,似乎等了她许久的模样。

    此时的石泉,抬起头来望着盛明玉那张有些熟悉却有些陌生的脸。

    “石公子,听说你今日过来,是有要紧的事情,同我商量的。不知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如今屋里没人,石公子想说便说吧!”

    为了让盛明玉答应,石泉只能放下自己的架子,来求盛明玉。

    “明玉,想必你已经知道,我爹已经不在了的消息吧!我爹不在了,我们永定侯府,彻底在京中失了势。”

    石璋死了的消息,盛明玉已经听展红凌说了。

    皇城司为了杜绝后患,特地把石璋的尸体烧了,送了骨灰回侯府的。

    永定侯夫人许氏捧着自己丈夫的骨灰,进了宫,在皇后和盛贵妃的面前,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见许氏哭得一副不能自已的模样,赵皇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当众安抚了许氏几句。

    盛明玉抬起头,乌黑透亮的眸子,细细打量了眼前的石泉一番。

    才不过几日没见,石泉竟然消瘦憔悴到如此地步。

    永定侯府虽说没了石璋,但官家思及永定侯府往日的功勋,也未曾让人来取下那块永定侯府悬在门梁上的金匾。

    永定侯府的恩宠待遇,依旧如石璋在世时的一样。

    不过到底石璋没了,这侯府,也就不一样。

    “没成想,明玉的消息,倒是很灵通,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爹得了瘟疫,变成了嗜血的怪物?”

    石泉勾唇笑了笑,又质问了盛明玉一句。

    盛明玉面上笑了笑,并没有回他。

    石泉似乎不愿意在盛明玉的面前,展露自己软弱的一面,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盛明玉就道。

    “明玉,明明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何不早早告诉我?”

    石泉话音刚落,盛明玉就朝着他这边,看了一眼。

    她为何要告诉他,自己知道这些事。

    就算她把这些事,一早就告诉了石泉。

    依石泉的能力,又能够做些什么?

    处置石璋的,是官家身边的亲信,皇城司的人。

    就算她告诉了石璋,难不成石璋还能从皇城司的手中,把石璋救下吗?

    盛明玉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石璋,如今的她,不愿同石璋继续纠缠下去了。

    “石公子,若是没有什么旁的事,我就请人送你回去了!”

    盛明玉话落,就要招呼了吕娘子过来,让吕娘子亲自送着石璋出去。

    吕娘子得了盛明玉的吩咐,快步走到了石泉的身边,做了副“请”的动作。

    “石公子,若是没有旁的事,就让老奴亲自送着公子出去吧!”

    吕娘子挡在了石泉面前,没让石泉往着盛明玉这边靠过来。

    盛明玉点了点头,吕娘子喊上了屋外伺候的几个丫鬟婆子,就把石泉送出了盛府。

    看着石泉越走越远的身影,盛明玉面上笑了笑,准备去书房看明珏去了。

    今日石泉上门来的目的,盛明玉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

    看石泉方才的模样,那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石泉他今日过来,是想要来向自己说,他对自己,还余情未了。

    他喜欢自己,想要把自己娶回去。

    她对石泉,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既然是石泉对她余情未了,那就让石泉继续对她余情未了去。

    反正无论石泉说的再如何好听。

    她都不会再相信石泉的话,再嫁去永定侯府受罪去了。

    且那永定侯府与她,再没有旁的关系了。

    盛明玉进了书房,只见明珏伏在案上,写着大字。

    见明珏写的认真,盛明玉特地没有发出来任何声音,没有打扰到明珏。

    片刻之后,不知是明珏嗅到了盛明玉身上的气味,还是嗅到了盛明玉让安心拎过来的食盒中,烧鸡的香味。

    明珏放下手中的毛笔,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只见盛明玉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明珏很是高兴,抬起头喊了盛明玉几句。

    “姐姐你怎么过来了?方才不是听安心姐姐说,姐姐病了,正在屋里歇着呢,怎么就过来了?”

    “姐姐自然是见明珏刻苦努力,特地拎了只烧鸡过来,给明珏吃的!”

    盛明玉说着,安心就把食盒打开,把食盒中那盘已经切好的烧鸡,摆在了明珏身旁的高几上。

    烧鸡一端出来,烧鸡身上自带的香味,马上就充满了整间书房。

    还没等安心把筷子拿出来,明珏已经上手抓了一块烧鸡吃了。

    “姐姐,是大相国寺隔壁的那家酒肆的烧鸡,姐姐是怎么知道明珏喜欢吃他们家的烧鸡的。”

    明珏一面啃着一只鸡腿,一面又对着盛明玉说道。

    吃过烧鸡,明珏的嘴上手上,都变得油津津的。

    盛明玉见状,赶忙喊了安心去打了热水过来,给明珏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