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六十八章 出府
    这些日子盛明玉担心那些个想要伤害明珏的人,再次找上门来,所以盛明玉嘱咐了安心,这些日子留在府里,好生看住了明珏,不许明珏外出。

    盛明玉宿在前院的书房里,安心端了茶盏进来。

    “姑娘,都过了二更了,姑娘该歇下了。喝了这盏安神茶,姑娘就乖乖地睡下吧!”

    安心说着,把手中端着的茶盏,搁在了盛明玉身旁的高几上。

    盛明玉轻轻喝了几口安神茶,安神茶里头加了蜂蜜,吃起来甜津津的,很不错的样子。

    “明珏可歇下了?”

    盛明玉问了安心一句。

    “姑娘放心,小公子那边,奴婢亲自去瞧过,小公子已经歇下了,倒是姑娘,也应该歇下了。姑娘这些日子里,一直宿在老爷的书房里,不知姑娘在找什么?要不奴婢帮着姑娘一起找找吧!”

    “夫人还在世的时候,奴婢就经常陪着夫人,过来这边找老爷,夫人和老爷在屋里说话,奴婢就守在外头。”

    算上入府的时间,其实安心也算得上府里的老人了。

    安心原是在娘亲身边伺候的,后来娘亲见安心堪用,就把安心指来了自己身边伺候。

    二叔母之所以想要从她手里夺走眼前这座盛家大宅,无非是因为眼前这座盛家大宅里头,有二叔母想要的东西。

    二叔母想要藏宝图。

    娘亲从徐家带过来的藏宝图。

    据说那是娘亲的陪嫁,娘亲出嫁的时候,徐老夫人特地塞在娘亲箱笼里的藏宝图。

    据说藏宝图上头画的,是前朝的藏宝图。

    只不过她从未听爹爹娘亲提过,到底那张藏宝图,被她们二人藏到哪里去了。

    不过盛明玉可以肯定的是,那张藏宝图,或许已经不在眼前这屋里。

    因为她在这屋里已经翻找过无数遍,就是不曾找到那张所谓的藏宝图。

    看着姑娘一副若有所思地模样,安心心中关心着盛明玉,就问了句。

    “姑娘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要不要奴婢帮着姑娘一块找。”

    安心原先是在娘亲身边伺候的,或许她或多或少,会从娘亲的话,听到过那关于藏宝图的消息。

    盛明玉思虑再三,还是决定问问安心,看看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

    “安心,你在我娘亲身边也是伺候过一段时间的,不知你有没有听我娘亲提过,她手中,有一张前朝的藏宝图。”

    听着盛明玉这么问,安心低下头来细细思索了一番,就道。

    “奴婢在夫人身边伺候的日子,比不吕嬷嬷,吕嬷嬷是夫人的陪嫁,夫人的私密物品,一直是由吕嬷嬷保管,夫人有没有藏宝图这事,安心实在是不知道。”

    “不过原先奴婢随着夫人一道过来书房的时候,奴婢在屋外伺候,听见过夫人和老爷说过一张图,不知是不是姑娘所说的藏宝图。”

    吕娘子确实在娘亲身边伺候的时日最长,可她之前就已经亲自问过吕娘子了。

    吕娘子对娘亲的那些事,毫不知情。

    和吕娘子一同伺候娘亲的,还有娘亲原先的贴身丫鬟,小蝶。

    只是娘亲临死之前,给小蝶配了人,小蝶自出嫁后,除却了娘亲死的那天,她在前来吊唁的宾客中,见过一眼小蝶之外,再没见过小蝶。

    盛明玉不说话,安心又低下头来,细细思索了一番。

    突然之间,安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姑娘,奴婢想起来了。除却了吕嬷嬷在夫人身边伺候,管着夫人的私密物品,那个时候夫人身边还有小蝶姐姐,小蝶姐姐是夫人的心腹,夫人有要紧的事情,不是吩咐吕嬷嬷下去办,就是吩咐小蝶姐姐。”

    “奴婢记得,老爷死后,夫人郁郁寡欢了一段时日,后来叫了已经嫁出去的小蝶姐姐回府一趟,交给了小蝶姐姐一样东西。”

    “那个时候奴婢在屋外伺候,实在看不清夫人到底把什么东西,交到了小蝶姐姐的手上。”

    二叔母说,那张藏宝图,就藏在眼前这间书房的夹缝里。

    可是她从夹缝里头找出来的,只有两本经书罢了。

    那张藏宝图是娘亲的陪嫁,娘亲会不会担心待自己死后,她们姐弟二人若是手中有这么一张前朝的藏宝图,会被歹人觊觎,就把这藏宝图,交给了小蝶带出府里去。

    小蝶已经出嫁,反正也不会有人怀疑那藏宝图,就在她的身上。

    确定这些信息之后,最要紧的就是找到小蝶如今身在何处。

    “安心,那你知不知道,娘亲给小蝶配了什么人,小蝶如今嫁到哪里去了?”

    盛明玉抓着安心的手,又问了一通。

    安心想了半晌,才道。

    “奴婢记得夫人给小蝶姐姐配的人家,是小蝶姐姐的表兄。小蝶姐姐的表兄,姓方,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

    “当时夫人心疼小蝶姐姐,怕小蝶姐姐嫁出去后,受了婆家的磋磨,就特地替小蝶姐姐在京郊,置办了一个庄子。”

    “前些年听说小蝶姐姐的男人没了,如今小蝶姐姐拉扯着两个孩子,生活过得很拮据,不知小蝶姐姐还有没有住在夫人给她置办的院子里。”

    “那院子在哪里?”

    盛明玉又追问了句。

    安心不知道姑娘问这些做什么,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了她。

    “姑娘,小蝶姐姐的院子,在城西,夫人带着我去过一次,我至今还记得那路。”

    安心记得路就好,待明日醒来,她就让安心带路,陪着她一块去找小蝶。

    当面找小蝶问问清楚,问问她那张藏宝图,是不是就在小蝶手里。

    次日一大早,天还没亮,盛明玉就起来了。

    让安心叫来了吕娘子,吩咐了吕娘子几句,叫吕娘子好好待在府里,好生看着明珏之后,盛明玉就带着安心出门了。

    二门上伺候的婆子,已经备好了马车。

    因着这些日子城外不大完全,常有怪物杀人,盛明玉特地让吕娘子给她和安心准备了两把锋利的匕首,就藏在车里。

    车轮轱辘轱辘地转了起来,马车开始启程了。

    驾车的车把式是娘亲身边的旧人,吴伯。

    知道盛明玉要去找小蝶,问一些陈年旧事之后,吴伯就告诉她,说他见过小蝶,知道小蝶住在什么地方,能够带她们见到小蝶。

    既然有吴伯带路,就不愁找不到小蝶了。

    安心紧紧握着盛明玉的手,把装好热水的汤婆子,递到盛明玉的身上。

    “这城外冷,姑娘仔细着身子,快些用这汤婆子暖暖手。”

    盛明玉“嗯”了一声,接过了安心递过来的汤婆子。

    马车刚驶出城没多久,渐渐地就没怎么看见人影了。

    听说城外的庄子,闹了和江州柳州一样的瘟疫。一旦被瘟疫病患咬到,就会变成嗜血的怪物。

    大家人人自危,心里害怕着,自然没多少人敢出城去的。

    只有像盛明玉这样,实在是逼不得已,要出城办事的,才会出城去。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马上就调转了方向,进了一旁的树林中。

    “姑娘,据说前头的村子,已经被瘟疫病患给占据了,那边已经封了路,过不去了,咱们只能抄小路,绕过去。”

    吴伯调转了方向,迅速抽打起马鞭,马儿跑的越来越快了。

    就在这个时候,盛明玉撩开车帘,只看见外头树林的阴凉处,横七竖八躺着七八具已经被咬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盛明玉不过看了几眼,就开始干呕起来。

    “姑娘怎么了,可是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安心朝着盛明玉这边坐了过来,想要撩开车帘,看看盛明玉刚才看过的东西。

    盛明玉赶忙放下车帘,挡住了想要过来看的安心。

    “没什么!刚才我撩开车帘的时候,看见了一具被狼咬死的野牛尸体罢了。”

    听着盛明玉这么说,安心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必须要在天黑之前,赶到小蝶所在的庄子才行。

    若是没有在天黑之前赶到,方才她看见的那些被咬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它们就会复活。

    变成嗜血的怪物,疯狂追击人。

    就算她们提前预备了武器,也不是那群怪物的对手。

    看着太阳即将落山,盛明玉撩开前面的车帘,问了前面驾车的吴伯道。

    “吴伯,能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小蝶所在的庄子。如今城外不大安全,夜里行车,恐怕也不大好。”

    盛明玉把心中的顾虑,都说给了坐在前头驾车的吴伯听。

    “姑娘放心就是,天黑之前,咱们一定能赶到小蝶姑娘所在的庄子的。”

    但愿吧!

    若是天黑之后,还没有到小蝶所在的庄子。

    她们可就危险了。

    眼前这座树林之中,很有可能潜伏着那些个被咬得面目全非的瘟疫患者。

    若是那些个瘟疫患者全部复活,只怕她们是很难逃出去的。

    果不其然,不知不觉间,天就暗下来了。

    前头的晚霞还高高卦在天上,后边的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

    不能够再行车了。

    盛明玉赶忙叫停了吴伯,让吴伯把车停下。

    “吴伯,我隐隐觉得这林子之中,不大安全。咱们还是先停下车来,去一旁的破庙避一避吧!”

    吴伯还想驾车,但听着盛明玉这么说,只能下了车,牵着马车进了不远处的一座破庙。

    进了破庙,盛明玉赶忙让吴伯用布,把马儿的嘴给封了起来,不让马儿发出任何声音,然后把马儿连同马车,一块藏到了破庙后头。

    随后盛明玉和安心两个人,捡了破庙坍塌下来的墙砖,把墙砖搬进屋里,牢牢堵在了破庙那道木门之后,随后又找了几块大石头,紧紧压在上头。

    破庙的大殿后头,有一间看起来好算可以的屋子,她们三人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头过夜。

    “方才姑娘让我用石头和木棒堵住屋门,到底是为了什么?”

    安心不解,问了盛明玉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