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七十一章 真相
    “姑娘,怎么好端端地,你不待在府里,出来做什么呀?姑娘不知道吗?附近几个庄子,都已经被那嗜血的怪物,给占据了。”

    “我们这个庄子,也被占据了大半。那日夜里奴婢听见声音,攀上墙头,才发现原来外头已经有了这么多嗜血的怪物。奴婢当时心中害怕,领着两个孩子,就躲进了屋里。”

    小蝶领着盛明玉进了屋里,这个时候,有两个一大一小两个孩童,端了茶水上来。

    “姐姐喝茶!”

    其中一个大的男童,望着谢云锦笑了笑,就把茶水,搁在了盛明玉身旁的高几上。

    见盛明玉望着两个孩子,小蝶就给盛明玉介绍起来。

    “姑娘,这是我那死去的男人生的两个孩子,要不是当初夫人给奴婢置办了这个院子,只怕仅凭奴婢一人,也很难把两个孩子,顺利扶养成人。”

    小蝶说着,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小脑袋,随后对他们二人嘱咐到。

    “去屋门前守着,若是发现有什么动静,赶紧回来禀报娘亲。”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一蹦一跳就出了屋子。

    盛明玉看了眼身后的芙蕖,芙蕖马上也懂了姑娘的意思,和吴伯轻声说了句之后,就带着吴伯一同出去了。

    而李谦,则是也跟着一道出去了。

    待屋里只剩盛明玉和小蝶二人的时候,盛明玉才开口问道。

    “小蝶,你可还记得,原先我娘亲在世的时候,从徐家带过来的嫁妆,其中有一样嫁妆是一张前朝的藏宝图。”

    “这些日子我找遍了整个府里,都未曾找到那一张藏宝图。你原先在我娘亲身边伺候,不知你有没有见过那张藏宝图。”

    盛明玉的眼睛盯着小蝶,小蝶犹豫了一阵,还是把这事,告诉了盛明玉。

    “姑娘,其实夫人临终之前,的确那那一张藏宝图,交到了我的手上。夫人命我好好保管,这些年我都好好保管着,只是一年前,当奴婢想起来那张藏宝图的时候,奴婢就找不到了。”

    小蝶说话的时候,盛明玉的目光,没有从小蝶的面上移开。

    小蝶方才并没有撒谎。

    “小蝶,你可有仔细找过,那张藏宝图到底在哪里?”

    盛明玉又问了一遍。

    小蝶瞧着姑娘一脸不相信的模样,又道。

    “姑娘,奴婢敢对天发誓,那张藏宝图,奴婢并没有私藏起来。夫人待小蝶恩重如山,视小蝶做自己亲生女儿,小蝶怎么会对不起夫人。”

    “一年前我准备把那藏宝图拿出来瞧瞧,那个时候,我家婶婶就上门来,之后我再找那张藏宝图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了。”

    难不成小蝶手中的那张藏宝图,被人给偷了?

    那到底是什么人偷的?

    既然藏宝图的下落仍旧不明,那么她这一趟出来,算是白出来了。

    盛明玉还想再问问小蝶藏宝图的下落,这个时候,屋外就响起来一阵声音。

    “说够了没有?马上就要天黑了,到时候那群嗜血的怪物又出了,只怕我们想走,也是走不了了。”

    是李谦的声音。

    李谦正站在院里,对着屋里的盛明玉说道。

    推开门,盛明玉看了眼外头的天色,天色已经暗淡下来。

    若是现在离开,只怕还没有到了官道,这天就彻底黑下来了,到时候就算是想走,也是走不了了。

    “要不姑娘就留在我这里,住上一晚吧!奴婢还有些话,想要单独对姑娘说!”

    小蝶说着,马上喊了两个孩子回来。

    见盛明玉点了点头,小蝶带着两个孩子,就去了隔壁的厨房。

    盛明玉则是跟着李谦,四处检查了一下这间宅子。

    “盛姑娘,这宅子的屋门,不够结实。若是外头集满了那些个怪物,只怕这门,是挡不住的。还是得加固一下。”

    李谦看着身后的盛明玉就道。

    “你想要怎么做,随你!”

    盛明玉话罢,就跟着小蝶进了里屋。

    一夜的奔波劳累,盛明玉还没有梳洗过。

    两个孩子已经烧好了热水,端了进来。

    芙蕖拿了换洗的衣裳出来,待小蝶帮盛明玉梳洗过后,芙蕖就伺候着盛明玉换上了新的衣裳。

    是前些日子吕娘子喊了外头的裁缝进来做的,葱绿色的褙子,上头用大大小小的珍珠,镶嵌了一圈。

    因着盛明玉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衣裳,日后去到别家的时候,免不得被别家轻看了。

    所以吕娘子才擅作主张,请了裁缝入府来给盛明玉做了身新的衣裳的。

    待盛明玉换好了衣裳,盛明玉让芙蕖出去帮李谦和吴伯的忙,她则是待在屋里,陪着小蝶说话。

    “姑娘,二房都是些个没心肝的。要不是夫人整日整日的操劳,夫人又怎么会病倒?且夫人病倒的那些日子里,二房的孙氏,还过来看了夫人一趟。那个时候孙氏在屋里和夫人说着话,不知怎么一回事,孙氏和夫人起了冲突,二人在屋里吵了起来。”

    “最后奴婢进去的时候,只见夫人一个人坐在屋里,一个人抹着眼泪。奴婢问夫人发生了什么事,夫人一个字也没和奴婢提过。姑娘,若将来有一天,姑娘强大起来了,一定不要轻易放过二房的孙氏。”

    小蝶说着说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哭起来。

    不断涌出的泪水,瞬间打湿了小蝶身上所着的衣裳。

    是孙氏害得娘亲生了急病的,她一定不会轻轻松松放过了孙氏。

    若有机会,她一定要让盛国公府,付出代价来。

    出了屋子,小蝶去厨房张罗他们几人的晚饭了,而盛明玉,则是去帮芙蕖。

    前院的屋门是重中之重,吴伯已经帮着李谦,把院子里的石磨盘,搬到了屋门前,挡在了屋门前。

    又在院墙下面,放了几个大水缸。

    水缸之中没有放水,而是堆了一点就着的干草。

    到时候就算是那些嗜血的怪物翻墙进来,一下了院墙,它们就会跌落缸中,到时候只消一把火就行。

    小蝶和芙蕖在厨房里忙了片刻,终于把晚饭做好了。

    “姑娘,家中的粮食不多了,只有些面了,只好煮几碗面条,招待姑娘了。”

    盛明玉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眼前的那碗面条,除了自己的面条里有一个煎鸡蛋,旁人的面条里,就是清汤寡水的面条。

    “小蝶,你这是做什么?你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这鸡蛋,还是你吃吧!”

    盛明玉说着,把手自己碗里的那个煎鸡蛋,就夹去了小蝶碗里。

    小蝶身旁的两个孩子看见那煎鸡蛋,眼睛闪闪发光。

    “娘,我想吃鸡蛋!想吃鸡蛋!”

    两个孩子说着话,不断摇晃着小蝶的胳膊。

    “好好好,既然你们两个想吃,就给你们两个吃吧!”

    小蝶把那煎鸡蛋用筷子分成两半,一个孩子碗里有一半。

    用过晚饭之后,外头就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那群嗜血的怪物,开始活跃起来了。

    厨房的下面,是一个地窖,小蝶哄着两个孩子睡着之后,就出了地窖。

    “姑娘,外头不大安全,你还是去地窖里面躲躲吧!”

    小蝶面上惧是忧虑之色,拉着盛明玉的手,就要拉她进厨房下面的地窖里面。

    盛明玉没有说话。

    而是继续听着院外的动静。只见外头火光冲天,传来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嘶喊声。

    像是有人被野兽咬死,发出的声音一样。

    只是外面的那群怪物,比野兽,还要可怕十倍。

    “姑娘,要不咱们还是回屋里吧!奴婢害怕!”

    听着外头那一阵阵凄厉的喊叫声,芙蕖已经瑟瑟发抖起来,拉着盛明玉的手,就要把她拽进屋里。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地敲门声。

    “小蝶姑娘,小蝶姑娘,你在屋里吗?我是王婆呀!求求你救救我呀!”

    是一个妇人的声音。

    听着那声音,似乎那妇人,已经被吓得在屋外哭了起来。

    “姑娘,屋外的是住在'隔壁的王婆,听她的声音,似乎是她受到了那些嗜血怪物的追击,要不咱们打开门,放她进来吧!”

    如今这里做主的,是盛明玉。

    小蝶要放人进来,还是得问过盛明玉的意思才行。

    芙蕖一听小蝶要放人进来,赶忙出声道。

    “姑娘,那王婆在外面那么久,说不准已经被那些个嗜血的怪物给咬伤了,不能放她进来。一旦放她进来,咱们这些人就要没命呀!”

    听着芙蕖这么说,李谦也跟着劝了句。

    “芙蕖姑娘说的对,现如今不是仁慈的时候,我们不能断定那王婆到底有没有被咬伤,为了屋里人的着想,轻易还是不能放她进来。”

    外头的声音,越喊越小。

    渐渐地,就再也听不见那声音了。

    声音停了,难不成那王婆,已经死了?

    这个时候,院子的后门,又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好在用晚饭之前,李谦已经带着吴伯,用木条加固了后门,一时之间也冲不破门。

    “姑娘,咱们还是进地窖避避吧!奴婢已经把你屋里所需的东西,都搬去地窖去了,咱们在地窖里,始终也安全些。”

    小蝶又继续劝了盛明玉一通。

    听着小蝶这么着,盛明玉只好跟着小蝶,一块下了地窖。

    地窖之中,已经点上了蜡烛。

    盛明玉这才看清楚眼前的地窖,地方很大,像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早就挖出来的地窖了。

    一下地窖,小蝶的两个孩子,就冲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小蝶。

    “娘,昌儿担心你,你怎么才下来呀?上面都是那些怪物,娘赶紧下来,昌儿保护你。”

    地窖之中小蝶已经搬了屏风下来,隔出了两个房间。

    一个靠里的房间,是盛明玉芙蕖住的,另外一个房间,则是给李谦吴伯住的。

    因着小蝶之前就已经打扫过地窖,所以地窖之中,没有灰尘和虫子。

    不过睡在地上,始终还是冰凉的,盛明玉还是觉得不太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