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七十四章 盛贵妃
    清宁殿。

    “宫里的夜,总是那么的漫长,那么的冷,我渐渐有些习惯了。”

    屋里的罗汉榻上,盛贵妃坐在上头,对着下首的芳娘子和杜娘子说道。

    传闻中盛贵妃宠冠六宫,她宫里的夜,怎么会漫长呢?

    芳娘子和杜娘子互看一眼,对了眼神之后。

    由芳娘子开口,来回了盛贵妃。

    “娘娘如今盛宠不断,如今又有了小皇子傍身,今日不过是中秋,官家照例要留宿在皇后宫中,不然也是到娘娘宫里来的。”

    芳娘子是新入宫的几位娘子之中,最会说话的。

    如今看来,倒是不差。

    “皇后是六宫之首,就算本宫宠冠六宫,也难越过了皇后娘娘去。且皇后娘娘如今有两位皇子,虽说官家未立太子,但立长立嫡,都是皇后占了便宜。”

    “他日官家大行,皇后娘娘怎么说,也是太后。到了那日,你我是什么田地,都不知道了。”

    听着罗汉榻上头的盛贵妃这么说。

    下首坐着的芳娘子和杜娘子,赶忙跪了下来,齐声道。

    “贵妃娘娘慎言,如今官家龙体康健,这样大不敬的话,还是别说了。”

    “这隔墙有耳,万一被皇后那边的人听去了,对贵妃娘娘,只怕不好。”

    杜娘子忍不住,又提醒了盛贵妃一句。

    听着杜娘子这么说,盛贵妃低下头来,细细打量了杜娘子一番。

    “听说杜娘子的母家,是衡国公。杜娘子是衡国公府的三娘子,你们家的二公子,娶了皇后的侄女,可有这回事呀?”

    还没等盛贵妃把话说完,杜娘子就先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回贵妃娘娘的话,妾毫不知情。这门婚事,是妾父亲母亲私自做主的,妾毫不知情呀!”

    盛贵妃不以为意,玩弄着手中那枚翠绿透亮的玉扳指。

    “原来是你父亲母亲亲自做主,那么你方才说,隔墙有耳,叫我小心,会不会你就是皇后安插过来眼线,专门探听我这里的消息的。”

    盛国公此话一出,杜娘子更是被吓得瑟瑟发抖。

    杜娘子抬起头来,看了眼身旁的芳娘子,就道。

    “芳姐姐,你知道我的为人,我不是皇后娘娘安插过来的眼线,还请你帮我跟贵妃娘娘解释解释吧!”

    杜娘子说着,面上的脂粉已经被不断涌出的泪水给打湿了,那些脂粉糊在了杜娘子的面上。

    看起来十分吓人。

    芳娘子把心一横,还是开了口。

    “贵妃娘娘,妾同杜娘子情同姐妹,妾敢向您担保,杜娘子绝不是皇后娘娘安插过来的眼线。若杜娘子是皇后娘娘安插过来的眼线,妾也不会带着她过来的。”

    听到“情同姐妹”四个字的时候,盛贵妃突然“哦”了一声。

    “没成想,你们还真是情同姐妹呀!”

    “可是你们要记住了,这是宫里。面上姐姐妹妹地说着笑着,背地里却不知如何算计你。在宫里,没有姐妹,只有敌人朋友!不过即便是再好的朋友,也会因为意见不一,利益不一,从而变成敌人。”

    听着盛贵妃这么说,芳娘子也跪了下来,为杜娘子求情。

    看着她们二人磕头如捣蒜一般,盛贵妃只觉得无趣。

    “好端端地,磕什么头?有什么话站起来说吧!我不过提了一句,不必在意。”

    听着盛贵妃这么说,芳娘子和杜娘子,如释重负一般,站了起来。

    盛国公喊了贴身丫鬟去端了茶盏上来,给她们二人压压惊。

    “这是官家亲自赏下来的银芽柳,若是你们两个不嫌弃的话,就尝尝吧!”

    “妾哪里敢嫌弃贵妃娘娘这里的东西?贵妃娘娘这里的东西,都是妾以前从未见过的。”

    芳娘子喝了口茶就道。

    “听说合阳郡主出宫去了,可有什么人陪着?”

    盛贵妃扫了底下的二人一眼,就道。

    芳娘子和杜娘子面面相觑半晌,才道。

    “郡主什么时候出宫的,妾二人不知。”

    “你们二人不知?”

    盛贵妃反问了底下的二人一句。

    “合阳郡主一向同你们二人交好,你们二人,又怎么会不知?且合阳郡主在皇后面前,还帮过你们二人一次。还说你们不知道郡主什么时候出宫的吗?”

    盛贵妃一番话罢,芳娘子的面上,突然就变得慌了起来。

    “贵妃娘娘说的,妾二人实在是不大清楚。郡主在皇后娘娘面前,又是如何帮助妾二人的?”

    芳娘子说话的时候,杜娘子用手拐了一下芳娘子,似是在提醒着芳娘子什么。

    “既然你们不清楚,我找个人来给你们二人念念吧!花婆婆,你可以进来了。”

    花婆婆,是盛贵妃的心腹。

    盛贵妃从盛府带进宫的婆子。

    只听见咚咚咚几声,花婆子杵着拐杖,就进了殿里了。

    “不知贵妃娘娘唤了老奴过来,是有什么事,要亲自叮嘱老奴的?”花婆婆先开了口。

    “你且同两位娘子说说,合阳郡主在皇后娘娘面前,到底是怎么帮她们二人的?她们记性不太好了,就由你来代劳!”

    盛贵妃话罢,坐在殿里的罗汉榻上,一副准备看戏的模样。

    只见花婆婆从身上掏出来一本账册,就念了起来。

    “两个月前,芳娘子同杜娘子,一块到了坤宁殿,给皇后娘娘请,芳娘子和杜娘子迟来了片刻,受了皇后娘娘的责罚。是合阳郡主亲自开口,在皇后娘娘的面前,为两位娘子求了情。不知这些事情,两位娘子可好记得?”

    花婆婆话音刚落,合起账册就道。

    芳娘子和杜娘子又面面相觑半晌,随后又一起跪倒在地。

    “都是妾二人的不是,欺瞒了贵妃娘娘,还请贵妃娘娘饶命呀!”

    听着她们二人这么说,盛贵妃站了起来,走到了芳娘子和杜娘子的身边。

    “你们二人,我不知该如何说你们才好?难不成你们不知道这宫里的人,从来都只长着同一条舌头,同一双眼睛吗?合阳郡主之所以会出宫,想必也是你们二人撺掇的吧?”

    “明明知道合阳郡主素来喜爱那张家小公子,哄骗着合阳郡主,说那张家小公子,去了京郊的皇庄,都是你们二人做的吧?”

    盛贵妃说着,面上的狠厉之色,渐渐显现出来。

    “都是妾二人的不是,还请贵妃娘娘,饶恕了妾二人吧?”

    芳娘子和杜娘子,又齐声求了盛贵妃道。

    “想要我饶恕了你们二人,只怕是不行。若合阳郡主出了什么事,有了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断断是不会轻饶了你们二人去的。”

    盛贵妃说着,唤了花婆婆到自己身旁,叮嘱过花婆婆之后,就准备让花婆婆喊了宫女进来,拖了她们二人下去。

    这个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了婆子的唱和声。

    “小寒姑姑到了”

    小寒?

    皇后身边贴身伺候的女官?

    盛贵妃又坐回原位,等着小寒进来。

    片刻之后,就有丫鬟引着小寒,进了屋里来。

    “贵妃娘娘安好。奴婢是奉了皇后娘娘的吩咐来的,来带芳娘子和杜娘子回坤宁殿的。皇后娘娘有事找芳娘子和杜娘子商量。”

    小寒打量了眼仍旧跪在地上芳杜二人,又把目光,落到了盛贵妃的身上。

    盛贵妃装作不曾听见小寒方才所言,只是问道。

    “皇后娘娘的身子可好多了?前些日子听说皇后娘娘的身子一直不好,不知如今可好多了?”

    既然盛贵妃问起,小寒索性就实话实说回道。

    “皇后娘娘的身子,已经好了许多。这些日子都是俞妃和苗贤妃在皇后娘娘身边照顾着,皇后娘娘身子已经好多了。”

    “是吗?那俞妃和苗贤妃,当真是辛苦了。在皇后娘娘身边照顾着,可真是了不起!”

    盛贵妃一向甚少夸人,怎么今日竟夸起人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小心谨慎些得好。

    “贵妃娘娘,若是没有旁的事,奴婢先带了芳娘子和杜娘子,回了坤宁殿,皇后娘娘还等着奴婢回去复命的。”

    盛贵妃面上笑了笑,点了点头。

    朝着花婆婆使了一个眼神。

    花婆婆马上就明白了盛贵妃的意思,亲自送着芳娘子和杜娘子,还有小寒一道出去了。

    ……

    听着隔壁耳房传来的一阵阵响动,还有那合阳郡主传来的呼喊声,李谦准备让吴伯开了屋门,放他出去救人。

    “吴伯,麻烦你放我出去!”

    吴伯看了眼李谦身后的盛明玉,见姑娘摇了摇头,显然是不让他放了李谦出去。

    “李公子,屋外都是那些个嗜血的怪物,我不能就这样放了李公子出去!若是放了李公子出去,到时候屋外的那群怪物,又过来了怎么办?”

    “咱们屋里,还有这么多人,难不成李公子为了一个人,连我们这里旁人的性命,也不顾了。”

    不是他不顾旁人的性命。

    只是合阳郡主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他不能够失去合阳郡主。

    “听说合阳郡主喜欢的,是英国公张家的小公子,只怕不是李公子吧?李公子那么着急做什么?”

    盛明玉问了李谦一句。

    “不用你管,放我出去!我要去救合阳,若郡主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盛明玉!”

    “既然你都不肯放过我了,那我更是不能就这样放了你出去了!你想要去见合阳郡主,可以!只是别拿了我们这里这么多人的性命,去冒险。区区一个合阳郡主罢了。”

    “什么叫区区一个合阳郡主罢了?郡主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若郡主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李谦转过身,看着身后的盛明玉就道。

    “把我们这里这么多人的性命拿去冒险,我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盛明玉对着李谦,恶狠狠地说道。

    看着姑娘和李公子继续争执下去,小蝶忙出来道。

    “李公子,姑娘,其实你们二人不必争了,其实不用通过门,也能够过去隔壁的耳房的。这屋里有一道可以过去隔壁耳房的门,只不过我一个人推不动,还请几位过来帮帮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