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七十五章 救人
    小蝶推开了耳房之中的暗门,去了隔壁的耳房。

    见隔壁的耳房中,有一女子正不断往屋门前搬着东西,堵住了屋门。

    “是合阳郡主吗?”小蝶轻声喊了句。

    女子听见小蝶的声音,马上转过头来,只见身后已经站了一个女子。

    “姑娘,求求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那女子说着说着,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还没等女子说着,小蝶就已经扶着她的手,通过暗门,进了隔壁的耳房。

    “合阳郡主!合阳郡主!我是李谦!”

    见那女子一进了屋里,李谦就开始喊了起来。

    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合阳郡主马上就回过头来,只见李谦已经凑近了自己。

    还没等李谦说话,合阳郡主就道。

    “你们屋里这么多人,方才我在隔壁屋喊破了嗓子,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过来救我?难不成你们二人想要看着我被那群怪物给咬死吗?”

    合阳郡主说着,马上就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郡主殿下,如今不是你哭的时候!若是你哭了,把那些怪物引了过来,那怎么办?”

    听着合阳郡主那个声音,盛明玉心中只觉得烦躁,怒斥了一句。

    “这位又是什么人?我似乎不曾见过?”

    合阳郡主说着,转过头来,细细打量了身后的盛明玉一番。

    “郡主没见过,也是正常。她是盛家长房的姑娘,盛明玉。”

    李谦给合阳郡主介绍道。

    “哦,原来是盛家的姑娘,怪不得这脾性,那么像宫中的盛娘子。”

    合阳郡主话罢,紧接着又问了李谦。

    “敢问李公子,盛姑娘的那个盛,可是宫中盛娘子的那个盛?”

    李谦点了点头,笑着回道。

    “郡主殿下猜得不错,盛姑娘和宫中的贵妃娘娘,是一个盛。若论身份,宫中的盛娘子,还是如今这位盛姑娘的堂妹呢。”

    “盛娘子不过是我皇兄的一个妾室,算什么狗屁贵妃?她也配?若论尊敬了说,顶天了,我也就称呼她一句盛娘子罢了。连皇后娘娘都要给我几分薄面,别说那盛娘子了!”

    合阳郡主这么说,屋里的其他人,都不敢随意接话。

    生怕自己下一句话,就得罪了宫中的盛贵妃。

    谁人不知道,盛贵妃宠冠六宫。

    连赵皇后都少不得要对盛贵妃礼敬三分,更别说旁人了。

    “郡主殿下这些话,还是对着盛贵妃娘娘去说吧!”

    盛明玉不想搭理她,撂下这句话,就坐在了一旁的软榻上。

    见盛明玉不回话,合阳郡主一气之下,就坐到了盛明玉的身旁。

    “盛姑娘,我是郡主,我要一个人坐,你给我让开!”

    合阳郡主说着,就开始推身旁坐着的盛明玉,想要把盛明玉推开。

    可盛明玉自己不起身,若是推,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就推得开。

    “这里不在京中,更不在宫里,郡主殿下若是想要在这里使自己的郡主脾气,只怕不顶用?信不信郡主殿下从哪里来的,我就把郡主殿下,完璧归赵送过去!”

    合阳郡主冷哼一声,目光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盛明玉。

    “我是官家的亲妹妹,大陈的合阳郡主,你敢这样对我?”

    “为什么不敢?”

    见她如此嚣张,盛明玉索性也回了她一句。

    “你们脚下的这个院子,是我家丫头小蝶的院子,信不信我让她赶了你们这些人出去!”

    盛明玉话罢,递了个眼神给一旁的小蝶。

    小蝶马上就懂了盛明玉的意思,走到了李谦和合阳郡主的身旁,就道。

    “李公子,郡主殿下,如今你们所在的地方,的确是我的院子。若是你们对我家姑娘不敬的话,只怕奴婢也不敢留下你们二人了。”

    李谦没说话。

    倒是李谦身后跟着的小厮,代李谦回道。

    “小蝶姑娘,我们对盛姑娘,是无比的尊重的!还请小蝶姑娘不要赶了我们几个走才是。”

    小蝶点了点头,又回到了盛明玉的身旁。

    “好你个家伙,到底那个叫小蝶的,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站在她们那边,帮她们二人说话?你没瞧见盛明玉方才那副模样吗?要赶了我们出去呀!”

    李谦这么说,全然不曾顾忌到了,原来盛明玉就站在他身旁。

    “李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若是你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大可以出去!我也没说一定要留你在这里?”

    紧接着,盛明玉又对着小蝶吩咐道。

    “小蝶,麻烦你帮我送了李公子和郡主殿下出去!这外头的怪物,想必也饿了,吃了你们两个,只怕是也饱了。”

    盛明玉说着,就开始笑了起来。

    李谦咬得牙齿咯咯做响。

    “盛姑娘,方才你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把我们二人赶出去喂怪物吗?你休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盛明玉不理他,只是道。

    “你说不会让我得逞,我就不会赶你们二人出去吗?笑话!”

    盛明玉又笑了起来。

    这次李谦差不多牙齿都要咬碎了。

    没有办法,歇息的时候,李谦和合阳郡主,被赶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如今她们所在的二房里,小蝶只摆上了一张软榻,上头只够两个人歇下,盛明玉和安心睡在了上头,小蝶则是进了暗格,去陪两个孩子。

    吴伯守在屋门前。

    合阳郡主从未睡过地板,还没有躺下,就受不了,就站了起来,在屋里大吼大叫起来。

    外头的怪物,似乎是听到了合阳郡主的呼喊声,又朝着她们所在的耳房,聚集过来。

    “郡主殿下,请你住口,若是你再大吼大叫,就给我出去!到时候若是把那些怪物引了过来,我第一个就是丢了你出去,把你拿出去喂了那些个怪物。”

    盛明玉气不过,索性就说些狠话,吓吓合阳郡主。

    合阳郡主是个经不住吓的,听着盛明玉这么说,赶忙回道。

    “盛姑娘,你敢!我可是官家的亲妹妹,若是我死在了这里,官家一定会为了我报仇的,到时候这屋里的人,一个人也别想跑了。我一定要让官家杀了你们,为我陪葬!”

    听着合阳郡主这些话,盛明玉只觉得好笑。

    “若是你死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到时候我们再把你抛尸荒野,看官家怎么杀了我们,为你陪葬的。”

    盛明玉这么说,就是想要吓一吓那合阳郡主。

    没成想,那个合阳郡主,是个经不住吓得。

    听着盛明玉这么说,马上吓得晕死过去。

    晕死过去也好,省得听她在这里,一张大嘴巴,吧嗒吧嗒个不停。

    像极了乡间那些个骂街的老妇人。

    ……

    次日晨起,小蝶先一步起床。准备开了屋门,出去看看的时候。

    只见那些个怪物,仍旧站在屋外。

    似乎是并没有因为到了白日,从而躲到了阴暗处。

    小蝶觉得事有蹊跷,赶忙喊醒了还躺在榻上的盛明玉。

    “姑娘,姑娘,你快起来看看!这屋外有些不对劲!”

    听见了小蝶的声音,盛明玉赶忙从睡梦中就醒了过来。

    小蝶拉着盛明玉,去了屋门前,只见那些个怪物,仍旧聚集在屋门前。

    屋外的太阳已经升起。

    似乎那群怪物,已经不惧怕太阳了。

    看着屋外那些个不断游走的怪物,盛明玉并没有一丝意外。

    因为这件事,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那些怪物,其实真正害怕的,不是阳光。

    而是温度。

    只有低温的时候,那些个怪物脑中的蛊虫,才会受不住寒冷,从怪物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所以要想把这群怪物完全杀死,只有一个法子,准备一个充满冰水的池子,把它们引入池子里,冻死控制怪物大脑的那些个蛊虫。

    李谦一醒来,只见身后的窗户外,已经聚集了一大批怪物。

    “盛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这些怪物,并没有躲起来?难不成它们已经不害怕阳光了?”

    李谦问了盛明玉一句。

    既然李谦那么想知道,盛明玉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李公子,其实这些个怪物怕的,不是阳光,而是温度,是低温。只要把那些个怪物浸入在冰水里,控制怪物大脑的那些蛊虫,就不因为受不住冻,从而从怪物的大脑里,钻了出来。”

    盛明玉这么给李谦解释,李谦仍旧是一知半解的。

    他不懂盛明玉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盛姑娘又是怎么知道,真正控制那些怪物的,是那些怪物脑中的蛊虫?盛姑娘到底还知道些什么,麻烦一一告诉我?”

    李谦追问盛明玉道。

    她同李谦算不得相熟,没必要和李谦解释太多。

    既然他不明白,就不明白算了。

    还能怎么样?

    “李公子,一时半会我和你也解释不了这么多,只是外头还有这么多的怪物,只怕我们,一时半会也是出不去了。”

    盛明玉话音刚落。

    小蝶就抱着两个孩子,从暗格里走了出来。

    “小蝶,现在咱们屋里,还有多少吃的,多少水?够我们撑上几日?”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弄清楚食物和水,到底还有多少,还够她们撑上几日。

    知道还剩下多少食物和水之后,再想办法该如何从这里出去。

    小蝶清点了一番屋里的食物和水,一五一十地回了盛明玉。

    “姑娘,现在咱们屋里,还够两日的食物,只是这水,已经是不够了。院子后面有一口盖了石板的井,那里头的水,并没有被那些个怪物所污染。”

    “只是从咱们这里去后院,还有一段距离,那水,只怕也是取不回来了。”

    小蝶面带担忧道。

    听着小蝶这么说,盛明玉面上全无忧虑之色,反而还笑了起来。

    “咱们这里不是有一位李公子吗?咱们把那取水的重任,交给李公子,李公子你看如何?”

    盛明玉这是在问了李谦的意思。

    李谦尴尬一笑。

    “盛姑娘,你是在开玩笑吗?这个笑话可不好笑!我不喜欢听这个笑话!”

    “小蝶姑娘方才已经说了,从这里去后院,还有一段距离。这一路之上,都是那些个怪物,你要出去取水,不是要了我的命去吗?”

    “既然李公子不愿意去取水,那就郡主殿下去吧!反正郡主殿下想要留在我们这里,就不能吃白食,总是要干些活计,去取水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合阳郡主听着盛明玉这么说,只听见“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盛姑娘,外面那么多吃人的怪物,我不想出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