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七十六章 府中
    盛家大宅。

    入夜之后,廊下伺候的丫鬟婆子,已经把廊下挂着的油灯给点燃了。

    因着盛明玉外出了这几日,迟迟不见回来,吕娘子的心中,也颇有些担心。

    “小公子这几日夜里,总睡不好,经常做噩梦,我让你们做的安神汤,熬好了没有?”

    吕娘子问了厨房伺候的婆子。

    “吕娘子,奴婢已经熬好了。只是小公子嫌弃这安神汤太过苦涩,奴婢是加了一只母鸡,熬出来的安神鸡汤。就在灶上凉着了,老奴去给吕娘子端过来。”

    灶上伺候的婆子说着,已经着厨房里伺候的小丫鬟,把安神鸡汤端了出来。

    吕娘子接过丫鬟手中的安神鸡汤,就端去了明珏所在的书房。

    进了书房,只见小公子伏在案上,不知道在写着什么东西。

    “小公子,安神汤已经熬好了,您快些过来,喝了吧!喝了这安神汤,小公子就不会做噩梦了。”

    安神汤搁在了明珏身旁的高几上,吕娘子舀了一碗安神汤出来,递给了明珏。

    “嬷嬷,怎么姐姐还不回来呀?姐姐外出了都两三天了,怎么还不见姐姐回来?”

    明珏尝了一口安神汤,只觉得苦涩异常。

    还没喝上几口,就放在了一旁。

    “小公子放心,姑娘快回来了!你老老实实把这碗安神汤喝了,就去睡会吧!待小公子睡醒了,大姑娘也就回来了。”

    其实吕娘子也不知道,到底姑娘什么时候回来?

    不过瞧见小公子一脸挂怀的模样,只得先这样哄了哄他。

    待把小公子哄得睡下了。

    吕娘子再吩咐几个丫鬟,去城外问问,到底姑娘是去了哪里?

    二门上,吕娘子等着出去打探消息的婆子回府。

    吕娘子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婆子,是二门上伺候的黄婆子。

    黄婆子的侄子媳妇的兄弟,是守城的士卒。

    所以遣了黄婆子亲自去查问,再好不过。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黄婆子就从外头气喘吁吁地赶了回来。

    进了盛家大宅,赶忙让府门里守着的小厮,把门关上了。

    随后又拉着吕娘子的手,去了隔壁的一个耳房。

    黄婆子还没来得及喘上几口气,就把外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都禀给了吕娘子。

    “吕嬷嬷,外头不好了,都乱起来了。城门被关了,开封府衙门说,京郊的皇庄之中,出现了江州柳州的瘟疫,能够把死人复活,变成嗜血的怪物。”

    “开封府衙门担心瘟疫传到城里,已经下令关闭了四个城门。不许外头的人进来,不许里头的人出去。”

    黄婆子喘了一口气,紧接着又道。

    “吕嬷嬷,这些日子赶紧让护院的家丁小厮,收好屋门!老奴在街上的时候,听说这京里已经乱套了,有盗匪趁着关了城门,已经在京中肆虐起来了。”

    “专挑院墙高的大户人家下手。虽说咱们盛家已然败落,但咱们盛家的院墙,是这方圆十里之内,最高的。老奴担心被那起子不怀好意的小人盯上。”

    黄婆子话落。

    吕娘子在脑中,又细细回味了一番方才黄婆子所说的。

    黄婆子说江州柳州的瘟疫,已经传到了京郊了。

    出现在京郊的皇庄。

    姑娘三日前出去的地方,恰好去的也是京郊的皇庄。

    京郊的皇庄已经出现了瘟疫,不知姑娘如今的情况怎么样?

    因着吕娘子和黄婆子如今身处盛家大宅的前院,过了院墙,外头就是大街。

    这个时候,外头的大街上,忽然响起了马蹄声。

    似乎有什么人骑着马,在大街上疾驰。

    随后紧接着就是女人孩子的哭喊声。

    紧接着又是刀剑相交的声音。

    听着外头似乎是打了起来,黄婆子的两条腿,突然打起颤来。

    吕娘子唤来了前院的护院家丁小厮,又唤了前院的管事过来。

    “想必你们方才都听见了,外头已经乱套了,有贼人在街上横行。你们都是在盛家伺候了这么些年的,对盛家也是有了感情的。只希望你们能够看紧院门,不要放了贼人进来。”

    如今盛家大宅仅存的护院小厮,都是走了一批又一批之后,如今这些护院家丁,都是最后剩下来的。

    所以他们对盛家,是有感情的。

    所以吕娘子才放心把前院交给他们。

    带头的护院家丁文山带着五六个护院就回了吕娘子道。

    “吕嬷嬷只管放心,小人几个一定会看好院门的。夫人老爷在的时候,对小人们不薄,处处照顾,虽说夫人老爷去了这么多年,但夫人老爷对小人们的恩惠,小人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们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交代文山领着几个护院家丁分别去守着大门侧门后门之后,吕娘子不放心明珏,就去了花园后头的小院。

    所幸这个院子距离前院,还有一段距离。

    屋后又生着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

    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小公子待在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不过吕娘子始终不放心,姑娘临出门前,对她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看紧了小公子,不许小公子出去,所以她还是要去小公子有没有歇下才行。

    吕娘子带着黄婆子去了院子,还没进去,只见小公子身边伺候明华守在院外。

    明华是小公子院里的管事丫鬟。

    “吕嬷嬷,您怎么亲自过来了?莫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单独吩咐我?”

    明华迎了上去。

    不过吕娘子知道,明华的野心,不甘心只做一个伺候小公子的丫鬟,她还打算做小公子身边的枕边人。

    “小公子可歇下了?如今外头不大安生,老奴不放心小公子,就过来看看。”

    明华笑了笑,就推门给吕娘子看了一眼。

    “吕嬷嬷只管放心,小公子有奴婢伺候着,不会有什么事的。小公子喝过安神汤之后,就睡下了,如今还没醒过来。”

    明华给吕娘子解释道。

    扫了眼面前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明华,吕娘子冷哼一声,准备提醒明华。

    “明华姑娘,你也是知道,大姑娘就只有小公子这么一个弟弟,平日里对小公子心疼得紧。”

    “明华姑娘也是清楚大姑娘的脾性的,若是有人胆敢勾引着小公子,做出一些越举的事情出来,大姑娘轻易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明华面上笑了笑。

    心中却暗道,好你个吕娘子,拿了大姑娘来压她。

    你们怕大姑娘,我可不怕。

    只要有小公子护着我,大姑娘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吕嬷嬷说的,奴婢都记住了。奴婢一定会遵守本分,好好看顾着小公子的。”

    明华看着面前的吕娘子,紧接着又道。

    “吕嬷嬷,若是没有什么旁的事,就请吕嬷嬷先回吧!我一会还要伺候着小公子梳洗。”

    吕娘子看了眼面前的明华,带着黄婆子就走了。

    ……

    宫中。

    坤宁殿。

    听说城里出现了盗匪横行,赵皇后亲自交代了皇城司,让皇城司配合着开封府衙门,一同下去查查。

    还有京郊皇庄出现的江州柳州的瘟疫。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皇后躺在贵妃椅上,睡了很久很久,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有些晕。

    “小寒,如今什么时辰了?”

    赵皇后在罗汉榻上坐了起来,问了身后伺候的小寒。

    小寒手中端着盆热水,见皇后娘娘起来,赶忙把热水端到了皇后娘娘的面前。

    “娘娘,您睡了好一阵,如今是寅时三刻了。”

    “俞娘子和苗娘子,过来没有?”

    赵皇后在歇下之前,曾让小寒去请了俞妃和苗贤妃过来。

    “俞妃娘娘和贤妃娘娘,已经过来了。正侯在殿外,待娘娘洗漱过后,奴婢再出去请了她们二人进来。”

    小寒说着,递了干毛巾给赵皇后擦脸。

    “去请她们二人进来吧!外头不安生,她们两个过来也不容易。”

    赵皇后说着,只身进了屏风里。

    换了件家常的蜜色藕段绣莲花的杭绸褙子,由梳头夫人伺候着绾了一个圆髻,簪上了发冠,涂了口脂,就出了屏风。

    梳头夫人也跟着一道出来了。

    进了正殿的小厅,只见俞娘子和苗娘子,已经坐在殿里,等着她出来了。

    俞娘子是官家在潜邸的时候,就伴在官家身边的人,诞育了官家的第一个皇子。

    俞娘子穿着件家常的月光白的褙子,褙子上头又镶嵌了珍珠花边,妆容很是得体。

    苗娘子则是二公主的生母,官家喜欢两位公主。

    所以在晋封盛娘子做贵妃的时候,也晋封了苗娘子做了贤妃。

    只是盛贵妃太嚣张跋扈。

    和宫里的其他人,不大合得来。

    “娘娘可是身子不适,要不要着人去请了太医进府来看看?如今外头不安生,娘娘还是要保重身体才是。”

    苗娘子说话的时候,扫了屋里一圈,不见盛贵妃。

    “嫔妾不是听说娘娘请了贵妃娘娘过来吗?怎么?贵妃娘娘又病了?”

    赵皇后扶着额头,正要说话的时候,却被俞娘子抢先一步回道。

    “贤妃妹妹,你又不是不清楚贵妃娘娘,她那个身体,三天两头地病着,三天两头请太医,因着她腹中怀着皇嗣,太医院的太医也不敢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