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七十九章 太后
    上清宝应宫。

    李太后在宫中清修的宫殿。

    官家仁孝,虽说李太后不是官家生母,是官家的嫡母。

    但官家对李太后的照顾,无微不至。

    知道李太后笃信佛教,就在太后的寝宫后头,又着人修了这么一座上清宝应宫。

    上清宝应宫的正殿,供奉着三尊佛像,分别是西天释迦阿弥陀佛,还有普贤菩萨,文殊菩萨,侧殿则是供奉着一尊千眼千手的观世音的塑像。

    李太后一身深蓝色的素服,发上并无半点珠饰,面上虽苍老,但看起来一脸慈祥,手中握着一串一百零八字的金丝楠木佛珠,跪在佛前的莲花蒲团上,虔诚着敬香礼佛。

    福姑姑推开殿门,就走了进来。

    “太后娘娘,方才苗娘子宫里遣了宫人过来,和奴婢说了些事。”

    福姑姑说着,行至李太后的身边。

    “说是盛贵妃有可能是假孕争宠,要太后娘娘在暗里协作,配合苗娘子和俞娘子二人去调查,就连皇后娘娘,也牵涉其中。”

    “盛贵妃是假孕争宠吗?”

    李太后仍旧紧闭双眼,问了身旁伺候的福姑姑道。

    福姑姑自己也拿不准主意,到底苗娘子说的,是否属实?

    “老奴不大清楚,不过太医院里,总还有太后娘娘安插进去伺候的人,要不奴婢去请了齐太医过来问问。”

    因着这些年盛贵妃得宠,宠冠六宫。

    李太后有些不放心盛贵妃一家独大,就在太医院中,安插了自己的人进去。那人就是太医院的院判齐太医。

    “不必了,不必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就暴露了齐太医的身份。盛贵妃如今荣宠正盛,咱们犯不着为了一句两句不着边际的话,就暴露了自己人。”

    李太后说着,忽然睁开眼来,抬起头瞧了一眼身旁端着茶盏的福姑姑。

    福姑姑顿了顿,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告知了眼前的李太后。

    “太后娘娘,前些日子盛贵妃胎动不止,把整个太医院的所有当值的太医,都请了过去。在清宁殿里待了半个多时辰,太医们才出来,约摸是盛贵妃交代了那些个太医什么事。”

    福姑姑不敢妄加揣测,但还是把自己所忧心的,告知了面前的李太后。

    “盛贵妃如今荣宠正盛,她背后的盛国公府,也依托着盛贵妃的荣宠,权势如日中天。现如今只怕还不是动盛贵妃和盛国公府的时候。”

    李太后怕福姑姑听信了旁人的话,有意提点福姑姑几句。

    “倒是皇后不争气了,明明诞育了两个皇子,偏偏大皇子醉心武学,不喜读书,咱们朝,历来是最看重读书人的,大皇子不喜读书,官家自然也不喜他。”

    “本以为大皇子不争气了,皇后还可以靠着二皇子,没成想,老二也是个整日只知道招猫逗狗,官家已经亲自呵斥过他了,可他还半点不思进取。”

    李太后说着,由福姑姑亲自搀着,从莲花蒲团上头站了起来。

    “两位皇子还年轻,老奴瞧着,俞娘子所出的三皇子,倒是很是争气,上书房的几个大师傅,都亲自提点过三皇子。”

    福姑姑小心翼翼地说着,目光一直落到了李太后的面上,细细打量着身旁的李太后。

    “老三确实是个争气的,俞氏怎么说,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姑娘,由她亲自教养老三,我倒是十分满意。可我瞧着,官家像是不怎么喜欢老三一样。”

    李太后由福姑姑搀着进了内堂,福姑姑招手唤了伺候的宫人进来,上了刚沏好的茶水。

    “官家喜不喜欢三皇子,不打紧,最要紧的是,太后娘娘您喜欢谁?这些日子我瞧着元王小世子进宫越发勤了,前些日子还去了城外的上清宫,看了住在里头的魏国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身边伺候的婆子,特意来和奴婢说的,说大长公主,很是中意元王小世子。”

    魏国大长公主和李太后之间,多有来往。

    福姑姑和魏国大长公主身边伺候的婆子相熟,也属正常。

    福姑姑这么说着,李太后面上笑了笑。

    “苍儿的确是个不错的孩子,我也喜欢他,只是他毕竟只是宗室子,如今宫中有三位皇子,盛贵妃如今又有孕在身,说不准官家会因为心疼盛贵妃,立了她的儿子做了皇嗣也不一定。”

    李太后这样忧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实在是那盛贵妃,太过受宠。

    “盛贵妃再如何得宠,只要别来招惹咱们福宣殿,她的荣宠,便还是在的。若是盛贵妃越过了规矩礼制,来招惹了咱们福宣殿,凭她什么样的荣宠,太后娘娘都能够轻轻松松收拾了她。”

    福姑姑笑着对李太后这么说。

    李太后却不以为然,用手轻轻点了一下福姑姑的鼻尖,紧接着由福姑姑搀着,躺在一旁的罗汉榻上。

    “我老了,又不是官家亲生的母亲,不过是官家的嫡母,官家能这样待我,我已经心满意足。至于官家自己的家事,官家心中,自有他自己的考量。盛贵妃之所以如此得宠,也不是全然没有原因的。”

    李太后说着,不知不觉,又暗暗叹了几息。

    “咱们两朝的皇帝,都是痴心人。先帝在世的时候,先是盛宠林娘子,林娘子没了,先帝又接了林娘子的亲妹妹小林娘子入宫,小林娘子也得了官家的宠爱。小林娘子没了之后,官家悲痛不已,紧接着就大行了。”

    “如今咱们的这位官家,不也是一样,从盛娘子入宫,到今日,已经足足七八个年头了,官家也宠了盛娘子,这七八个年头,连皇后和心禾丫头,都越不过她半分。”

    李太后口中的心禾丫头,就是宫里的苗娘子,苗贤妃。

    李太后说着说着,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只是可怜心禾那丫头了,放着好端端的郡主不做,偏偏要嫁与官家。嫁与官家到底有什么好的?”

    若是李太后能够重新选择一次。

    她宁愿自己不入宫。

    不会爱上那个不应该爱的男人。

    不应该在他死之前,答应他,要替他看好这大陈的江山。

    她已经厌倦这宫中的生活了。

    整日对着这四四方方的天空,整日对着这无穷无尽的算计斗争,就算是个好人待在这里,也会被那些个算计阴谋给同化吧!

    太后娘娘心中的苦,福姑姑也是知道的。

    福姑姑是李太后入宫之前,从家中带来的陪嫁。

    太后娘娘已经入宫近四十年了,历经了多少风风雨雨,阴谋算计,她也是清楚的。

    先帝在世的时候,太后娘娘虽是中宫皇后,但得到的,也仅仅是先帝的尊重。

    一个女人,仅仅只得到丈夫的尊重,那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先帝冷落太后娘娘,独宠了那时的贤妃林娘子,林娘子以一曲月中舞,名动宫中,先帝亲自夸了林娘子是月中仙子。

    什么月中仙子,分明是那林娘子,早就算计好的。

    不过是想要以一曲月中舞,博得官家宠爱和怜惜罢了。

    好在林娘子是个不长命的,盛宠几年之后,一场大雨过后,林娘子受了惊吓,近乎疯癫,就这样没了。

    林娘子没了,官家悲痛欲绝,几乎愿意放弃江山,下去陪林娘子。

    要不是太后娘娘在一旁劝着,说林娘子还有一孪生姐妹小林娘子,模样和林娘子长得几乎一样,太后娘娘又把那小林娘子亲自接入宫中,送到了官家宫里。

    官家的心情,才渐渐恢复。

    明明太后娘娘是那么得讨厌那林娘子,却偏偏要把那林娘子的孪生姐妹,小林娘子接入宫中,来使自己的丈夫,重新振作起来。

    太后娘娘所做的,已经远远超出一个妻子的范围了。

    如今盛贵妃得宠,太后娘娘似是瞧见了昔年景象,又重新上演。

    “太后娘娘要不提点提点皇后娘娘,如今皇后膝下育有两子,盛贵妃膝下唯有一女,虽说大公主受官家爱重,但公主毕竟是女儿身,无论如何都是做不了储君的。太后娘娘要不替皇后娘娘谋划着。”

    福姑姑见李太后陷入沉思之中,久久不能自拔,忙开口提醒道。

    把陷入沉思之中的李太后的思绪,拉了回来。

    听着福姑姑这么说,李太后也在考虑。

    皇后出身赵国公府。

    昔年风光无限的赵国公府,现如今已经门前冷落了。

    不过皇后到底是中宫,官家就算再如何宠那盛贵妃,也少不得对皇后,礼敬几分。

    “这些事情,待以后再慢慢考虑吧!你出去,去把苍儿请进宫里来,我想要见见苍儿,听听他是什么意思。”

    李太后说着,朝着福姑姑挥了挥手,示意福姑姑出去。

    福姑姑也是极有眼力见的,见太后娘娘朝着她招了招手,福姑姑也就势退了下去。

    ……

    坤宁殿里。

    赵皇后娘家的嫂嫂,现任的赵国公夫人,亲自进宫来看了赵皇后。

    “皇后娘娘,赵国公夫人入宫来给您请安了,如今人已经侯在了殿外。”

    小寒轻声喊醒了坐在软榻上歇息的赵皇后,随后把赵国公夫人入宫来看她的事,禀了上去。

    “嫂嫂难得入宫一趟,去请她进来吧!”

    赵皇后这些日子想着俞娘子和苗娘子口中所说的那些个计划,头疼不已。

    小寒亲自引着,带了赵国公夫人,进了坤宁殿的内殿。

    赵皇后躺在榻上,脸色有些苍白,发上的钗环,统统都卸了下来。

    “皇后娘娘,不过几日不见,您怎么就憔悴成如今这副模样?可请了太医过来瞧过了?”

    赵国公夫人,坐在了赵皇后的床榻旁,言语温和地关心着此刻正躺在软榻上的赵皇后。

    “我的身子不要紧,听说你今日入宫来了,我就让小寒去接了你进来。可是大兄的身体又不好了?还是父亲母亲的身子不好?”

    赵皇后问了赵国公夫人几句,就开始磕了起来。

    “皇后娘娘无需担心,夫君和公公婆婆的身子,都好,都没有什么大碍。公公得了消息,说皇后娘娘病了,亲自吩咐了我,入宫来看看皇后娘娘的。”

    赵国公夫人文氏,是赵皇后的哥嫂。

    文氏出身书香世家文家,家中父亲兄长,皆在御史台任职,也算得上是大家出身的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