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八十一章 算计
    要不是赵家缺一个皇后。

    老国公爷也不会把皇后娘娘,就这样送进宫里来。娘娘之所以入宫,是为了老国公爷,为了赵家,为了国公府。

    府里的人也不曾善待过娘娘。

    只知道娘娘做了大陈的皇后娘娘,官家的枕边人,不断索取。

    可是他们又怎么知道,官家一年到头,都甚少来她们这坤宁殿。

    娘娘是可怜的。

    “娘娘为了赵家,为了国公府,自保也是应该的。想来俞娘子和苗娘子,不会怪娘娘的。”

    小寒话罢,殿外就响起了宫女的声音。

    “皇后娘娘,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福姑姑过来了,听说是带了一个宫外有名的大夫,来给娘娘看诊的。”

    好端端地,太后娘娘怎么会让福姑姑带了一个宫外的大夫,来给她看诊的?

    赵皇后没有多想,而是嘱咐了小寒,把福姑姑请了进来。

    福姑姑是太后娘娘贴身伺候的嬷嬷。

    也是太后娘娘身边的红人。

    宫里伺候的宫女内监,都想要去巴结的人物。

    如今福姑姑能来坤宁殿,已经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了。

    福姑姑由小寒引着,进了内殿。

    进了内殿,福姑姑只闻见了一股极其浓郁的中药味。

    难不成皇后娘娘当真病得那么重了?

    真的要靠药养着了?

    福姑姑没有多想,跟着小寒就进了内殿,只见赵皇后脸色苍白的躺在榻上。

    “好端端地,福姑姑怎么亲自过来了?”

    赵皇后说着,特地当着福姑姑的面,重重咳嗽了两声。

    方才福姑姑还没有进来之前,赵皇后就叮嘱了小寒,在宫里熬上中药,让整个殿里都充斥着一股极其浓郁的中药味。

    “皇后娘娘的身子要紧,太后娘娘担心宫里太医院的那群庸医,看不好皇后娘娘的病,就吩咐老奴,请了宫外最有名的胡大夫进府,给皇后娘娘看看病。”

    福姑姑说着,那胡大夫就由几个宫女引着,进了内殿。

    “小人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安。”

    胡大夫跪倒在地,给躺在榻上的赵皇后,福了一礼。

    赵皇后低下头,细细打量了此刻正跪在地上的胡大夫一番。

    那胡大夫,是太后请进宫里来的。

    难不成是太后娘娘,答应了俞娘子和苗娘子,特地请了宫外的一个大夫进宫了,就是为了给盛贵妃诊脉吗?

    “胡大夫可擅长妇科?”

    赵皇后问了一句。

    胡大夫头也不敢抬起来,只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小人的确擅长妇科,太后娘娘请了小人进宫来,就是来给皇后娘娘您开几副调养的方子的。”

    听着胡大夫这么说,一旁的福姑姑,也跟着附和了几句。

    “皇后娘娘,其实您也应该知道,太后娘娘请了这胡大夫进宫来,可不单单只是想要给你开几个方子,调理身子那么简单。”

    “这些日子贵妃娘娘胎动不止,经常请了太医院的太医过去,那群太医的医术,太后娘娘也是晓得的。”

    “贵妃娘娘这一胎,不仅官家重伤,隔三差五地为了清宁殿看望贵妃娘娘,连太后娘娘,也很是重视的,这些日子在上清宝应宫,为贵妃娘娘整日敬香祈福。”

    说到这里的时候,福姑姑突然顿了顿,紧接着又道。

    “有几个太医已经年老,医术也渐渐退步了,太后娘娘怕他们诊错了脉,就特地让老奴,找了胡大夫进宫来。胡大夫的医术,可不比宫里的那群太医要差。”

    福姑姑这么说,赵皇后已经大致明白了福姑姑,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了。

    福姑姑是得了太后娘娘的吩咐过来的。

    想要借了她的手,送了那位胡大夫,去了清宁殿,亲自为贵妃诊脉,看看贵妃腹中怀着的,到底是真胎,还是假孕争宠。

    太后娘娘这么做,是要那她当枪使呀?

    若盛贵妃真的有孕还好,若是盛贵妃是假孕争宠,那最后到底要怎么样来收场?

    她自己也不得而知了。

    赵皇后点了点头,让福姑姑把胡大夫留下来,就让小寒先送着福姑姑回了上清宝应宫里。

    ……

    福姑姑回到上清宝应宫之后,先去大殿后头的禅房里,见了李太后。

    “太后娘娘吩咐老奴办的,老奴都已经办妥了。皇后娘娘是个聪明人,想必知道娘娘是什么意思。”

    福姑姑这么说着,紧接着又道。

    “今日我去坤宁殿的时候,瞧见了皇后娘娘的母家嫂嫂,赵国公夫人文氏去了坤宁殿,似乎和皇后娘娘,在宫里说了好一阵话。”

    “老奴担心,皇后娘娘会不会顾忌着身后的赵国公府,不肯帮咱们,不愿意卷入这样的是非之中。”

    福姑姑这么说,太后也懂了福姑姑的意思。

    “皇后到底还是我替官家,亲自挑选入宫的。”

    李太后拿起了搁置在一旁黄花梨木高几上的那串一百零八子的珊瑚佛珠,开始拨动起来。

    “皇后的家世好,赵国公府,可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清流人家。要不是盛国公府借着盛贵妃在宫中的恩宠,那盛国公府,又怎么会夺了赵国公府的地位,一举越到了大陈第一世家的位置上。”

    李太后怕福姑姑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就给福姑姑解释了一遍。

    “皇后出身赵国公府,想要护着赵国公府,也属情理之中。但如今有盛国公府挡在前头,只怕凭着皇后自己,是护不住那赵国公府。皇后自己护不住,就会来求了我,我会帮她。”

    李太后坐在禅房之中的莲花蒲团上,把其中的利害关系,给福姑姑,细细讲了一遍。

    “娘娘说的,老奴都晓得了。只是皇后娘娘能不能懂了太后娘娘您的心思?”

    福姑姑怕皇后娘娘不懂了李太后的意思,耽误了计划。

    “她会懂的,她自然会懂的。盛贵妃宠冠六宫多年,她早就想一举扳倒盛贵妃里。在宫里,除了她,没有人比她还想要扳倒盛贵妃了。”

    ……

    坤宁殿,赵皇后吩咐了小寒,先把那胡大夫,安置在宫里。

    待明日一早,她就带着那胡大夫,去了清宁殿,见了盛贵妃,亲自给盛贵妃把脉。

    看看盛贵妃到底是真的有孕,还是假孕争宠?

    “皇后娘娘,奴婢觉得此事,倒是俞娘子和苗娘子和太后娘娘,把娘娘当枪使了。这件事明明是俞娘子告诉皇后娘娘的,为何不让那俞娘子,带了大夫去给贵妃娘娘看诊,非得是娘娘呢?”

    小寒心中有些担心赵皇后,就这样道。

    赵皇后也知道小寒这是在关心她,可此事已成定局。

    太后娘娘都亲自吩咐了福姑姑,把那胡大夫送了过来,她还能有什么法子?

    如今只能遵着太后娘娘的意思去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