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八十四章 失策
    待皇后和苗娘子俞娘子一行人走后。

    春桃得了盛贵妃的吩咐,又偷偷摸摸把方才替盛贵妃诊脉的胡大夫,请了回来。

    “胡大夫,你方才做的不错,不枉这些年,我对你的接济。若不是今日是你过来,只怕我这假孕的事情,是要泄露出去的。”

    胡大夫跪在地上,半晌不敢抬起头来。

    他是为盛贵妃办事的。

    自从赵皇后和苗娘子请动了太后娘娘,又动用了福姑姑,从宫外把他请进宫里来。

    都是盛贵妃娘娘一手布的局,为的就是想要在皇后和苗娘子俞娘子的面前,证明自己是真的身怀皇嗣。

    “胡大夫,只是我不知道,方才你和皇后苗娘子说的时候,为何说本宫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虽说三个月前,我的钱去了官家所在的福宁殿,可官家那时候政务繁忙,忙不得见我,因此我和官家,也并未行房。若皇后和苗娘子俞娘子知道了此事,岂不是知道了我假孕争宠的事情。”

    盛贵妃坐在上首的软榻上,低下头瞧了眼跪在自己面前的胡大夫。

    胡大夫是情急之下,才会那么说的。

    否则不足以让皇后和苗娘子一行人相信。

    “贵妃娘娘,小人是一时情急,才会出此下策的。小人并非是有意的,还请贵妃娘娘念着小人在宫外为贵妃娘娘办了那么多事情的份上,就饶了小人吧!”

    就这样饶了他?

    她盛贵妃可做不到。

    “胡大夫,既然这话你已经出口,我就不能饶你,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活的机会,你此刻就出宫去!”

    听着盛贵妃这么说,地上跪着的胡大夫,忙点了点头。

    “小人出宫之后,对贵妃娘娘身边的这些事,小人一个字也不敢提出来的。”

    胡大夫话罢,由春桃亲自送着出了清宁殿。

    还没有走出清宁殿,就听见了胡大夫传来了一声惨叫。

    紧接着尸体就被清宁殿里负责的内监,拖了出去。

    “娘娘,那胡大夫,是个两面三刀的人物。表面上是太后娘娘让福姑姑请进宫来的,可谁能想到,他竟是赵国公府里出来的,他和皇后娘娘,只怕早就联系在了一起。”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去坤宁殿见皇后娘娘,就在咱们宫里,被这样处理了。脏了娘娘的地方,还请娘娘恕罪!”

    盛贵妃笑了笑,手中端着的茶盏,轻轻搁在身旁的高几上头。

    皇后千算万算,恐怕没有算到,她暗中扣留了胡大夫下来吧?

    凭她这样出身赵国公府的姑娘,也配和自己斗?

    “你没有罪,我又怎么能恕罪呢?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尽早处理这胡大夫,能替我,省下不少麻烦。只是这胡大夫的尸体,是不能留在清宁殿里,还是找个人,送回坤宁殿去吧!人毕竟是皇后娘娘娘家国公府安插的,还是送回去得好!”

    “娘娘,那该怎么样送回去?是直接扔去了皇后娘娘坤宁殿后的花园,还是直接给皇后娘娘送去?”

    春桃怕曲解了贵妃娘娘的意思,特地问问清楚,到底要怎么样,把胡大夫给送回去。

    “扔去坤宁殿外头的花园里,想必明日这件事就会在宫里传得沸沸扬扬。有人死在了皇后娘娘所在的坤宁殿。”

    盛国公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盛贵妃笑得冰冷,春桃听了,不由得打了几个冷战。

    “贵妃娘娘说的是,奴婢这就着人下去办去!”

    春桃话罢,迅速地退出了内殿。

    ……

    坤宁殿里。

    赵皇后着急地在内殿里走来走去,胡大夫喊了人传话过来,说是要亲自见她。

    有件极其要紧的事情,要亲自和赵皇后说。

    只是眼看宫门马上就要落钥了,胡大夫还不来,那还真是叫人着急。

    赵皇后看了眼殿外,就殿外胡大夫还没过来,小寒就走了过来。

    “皇后娘娘,宫门那边看着的宫女来报,说没见胡大夫出宫,胡大夫想必还是在宫里。只是胡大夫既然还在宫里,为何不来见皇后娘娘呢?难不成是胡大夫出了什么意外?”

    听着小寒这么说,赵皇后也觉得小寒说得由道理。

    说不准是胡大夫已经出了什么意外,否则不会现在也不过来。

    那到底胡大夫是出了什么意外?

    “你们最后一次见胡大夫,胡大夫是出现在哪里?”

    赵皇后心中着急,赶忙问了小寒一句。

    若胡大夫还没有出清宁殿,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虽说胡大夫是太后娘娘喊了福姑姑请进宫来看诊的。

    但只要细细调查之后,就会发现,原来胡大夫,是出自她们赵国公府的。

    胡大夫是她们赵国公府,安插进宫来的。

    母亲已经递了消息来给她,说胡大夫是她亲自弄进宫里来的。

    胡大夫只听命与她一人。

    方才胡大夫喊人递了消息过来,说要见她。

    可能和盛贵妃腹中怀着的皇嗣有关。

    难不成是胡大夫已经觉察出来,盛贵妃腹中的皇嗣,有些不对劲了。

    小寒在脑海中想了想,半晌才回道。

    “皇后娘娘,奴婢最后一次见胡大夫,是在清宁殿。胡大夫给盛贵妃娘娘看诊过后,不曾离开清宁殿,而是一直等在殿外。难不成是盛贵妃娘娘对胡大夫做了什么。”

    听着小寒这么说,赵皇后的心中,越发觉得惴惴不安。

    太医院的那群太医,想必已经被盛贵妃统统收买了。

    找了他们过来问话,想来也问不出来什么。

    只有胡大夫是从宫外进来的大夫,若是胡大夫真的觉察出来,盛贵妃的皇嗣,有哪里不对劲的。

    说不准极有可能被盛贵妃给灭口了。

    赵皇后才想定主意,就有殿外伺候的宫女,急急忙忙推门走了进来,走到了小寒身边,耳语了几句。

    小寒听明白之后,那宫女才出去。

    “可是出了什么事?怎么看你面色,那么难看?”

    赵皇后坐在软榻上,抬起头来看了小寒一眼,就道。

    小寒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和皇后娘娘说清楚。

    “皇后娘娘,胡大夫已经被人找到了,说是在坤宁殿后面的花园找到的。”

    听着小寒说找到了胡大夫,赵皇后恍如松了一口气一样。

    “既然已经找到了胡大夫,那就请进来吧!本宫倒是想要听听,那胡大夫想要和本宫说些什么?”

    小寒有些犹豫,不过听着皇后娘娘这么说,小寒还是如实回禀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是胡大夫的尸体,被人给找到了。胡大夫死在了咱们殿后的花园里,管花园撒扫的宫女瞧见了,被吓得不行,已经晕了过去。”

    听着小寒这么说,赵皇后被吓得一下子惊坐在了身后的软榻之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胡大夫怎么会死在坤宁殿后头的花园里了?

    “请了皇城司的人过来没有?胡大夫死的蹊跷,一定要给本宫好好查查,到底是什么人,杀了胡大夫?”

    赵皇后正吩咐着小寒。

    主管皇城司的内东门都监,梁都监就过来了。

    梁都监是先刘太后的心腹,刘太后是官家生母。刘太后死后,官家善待刘太后身边当时伺候的宫人。

    这位梁都监,就是当时在刘太后身边伺候。

    如今官家瞧着他做事有条不紊,打理宫务极其娴熟,就让这位梁都监,主管了内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