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八十五章 都监
    “小人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安好!”

    梁都监照着规矩,给赵皇后行礼问安。

    见来的人是熟人,赵皇后也不瞒他,直接问道。

    “皇城司的仵作,可查验了那胡大夫的尸体,那胡大夫,到底是怎么死的?”

    梁都监和赵皇后是旧相识。

    所以梁都监也不瞒赵皇后,如实回禀道。

    “皇后娘娘,胡大夫是被人一刀捅在了胸口上,正中心脏,给捅死的。不过据那仵作查验之后,皇后娘娘殿后的花园,绝不是杀死那胡大夫的第一现场,胡大夫应该是在别处被人杀死,然后给拖过来的。”

    “小人觉得,能够杀死像胡大夫这样身强体壮的中年人的,应该个身手不错的。小人已经把宫中所有身手不错的宫人,内监,集合到了一块,可惜还是没能找到那真凶。”

    赵皇后记得,小寒曾说过,最后一面见到胡大夫,是在盛贵妃的清宁殿里,说不准胡大夫就是在盛贵妃的清宁殿,被人杀死的。

    那么杀死胡大夫的人,很显然就是清宁殿伺候的宫人或者内监了。

    赵皇后想了想,还是先让梁都监,去了清宁殿,查看一番再说。

    “梁都监,你是皇城司的首领,替官家看着内东门,如今宫中出了这样的事情,还需你多担待担待。胡大夫最后失踪的地方,是在贵妃的清宁殿,若是可以,还请你领着皇城司的人,去贵妃的清宁殿,搜查一番看看。”

    赵皇后话音刚落,只见殿外就响起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皇后娘娘请了梁都监,去查了我的清宁殿,莫非是怀疑本宫,或是本宫身边的人,杀了那胡大夫吗?”

    话落,只见盛贵妃由几个宫女簇拥着,就进了坤宁殿。

    梁都监起身,笑着迎了过去,给盛贵妃福了一礼。

    “贵妃娘娘这是什么话?皇后娘娘让小人去清宁殿查了,自然也是盼着能够洗脱了贵妃娘娘以及贵妃娘娘宫里伺候的嫌疑罢了,毕竟那胡大夫最后失踪的地方,是在清宁殿。想必贵妃娘娘也不愿意背上,涉嫌杀人这一罪名吧?”

    梁都监这样笑着回了盛贵妃。

    “都知道梁都监是先刘太后身边最得用之人,刘太后在世的时候,就对梁都监委以重任,让梁都监接手了内东门,管着大半个大内,宫中伺候的宫人内监,无不服你的。官家登基之后,对梁都监也是极其重伤,依旧让梁都监帮着皇后娘娘,管着整个内东门。”

    盛贵妃这么说着的时候,转过头,看了对面的赵皇后一眼。

    只见赵皇后面上反应淡淡,并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

    “贵妃娘娘,您言重了。小人不过是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本事罢了,算不得什么的。”

    梁都监嘴上这么说着,又对着身旁的内监嘱咐道。

    “你们几个,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贵妃娘娘所在的清宁殿,不是一般的地方,不能轻易被打扰,还是你们几个亲自去查查,务必要查仔细了,不能遗漏了任何一个地方。”

    “不然贵妃娘娘身上的嫌疑,就脱不开了。若贵妃娘娘身上背上了涉嫌杀人的嫌疑,别说你们几个小的,便是连我,也担当不起的。”

    梁都监身旁的四个内监得了梁都监的吩咐,朝着盛贵妃福了一礼,就去了清宁殿。

    “贵妃娘娘还是在皇后娘娘这里坐会吧!若此刻回了清宁殿,只怕瞧见了人家搜殿,只怕也不大好。”

    梁都监面上带着淡淡地笑意,身旁伺候的宫女内监,身上无不起了鸡皮疙瘩。

    宫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管着大半个大内的皇城司首领,是个笑面虎。

    若是梁都监对着你笑,那么你这个人,就要倒了大霉了。

    得罪了官家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得罪了梁都监。

    梁都监和赵皇后,是自幼相识的。

    总有着几分旧情在。

    “皇后娘娘且放心,有小人在,那盛贵妃,就翻不出去!”

    梁都监对着赵皇后低声说道,又接过了宫女手中的茶盏,亲自送到了盛贵妃身旁的高几上。

    宫里的那些个痕迹,盛贵妃已经嘱咐了春桃一并给处理了。

    就算梁都监的人,把清宁殿整个翻个底朝天,也是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出来的。

    所以盛贵妃能够这样平静如水的坐在这里和赵皇后说话,也不一定就是没有说话的资本。

    “皇后娘娘,坤宁殿里的茶水,就是比我殿里的茶水要好喝,待得了空,我一定要来了贵妃娘娘这里,喝上几壶好茶。”

    “茶是好茶,只是不知道,喝茶的人,算不算得上好人了。若是贵妃喜欢,待会贵妃回去的时候,我找人给你包上一些,让你带回去喝。”

    “这怎么好意思呢?皇后娘娘宫里的茶,都是官家亲自赏下来了,若是都叫我拿了去,往后皇后娘娘想要喝的时候,又怎么办?皇后娘娘的茶,皇后娘娘还是好好留着吧!”

    盛贵妃这么说,倒真的是滴水不漏。

    盛贵妃做事,向来滴水不漏。

    杀了胡大夫,势必会叫人处理好现场。

    只怕就算是梁都监手下那些个得了的内监,也是什么也查不出来的。

    果不其然,半盏茶的功夫,去清宁殿搜查的内监,就都回来了。

    几个内监行至梁都监的身前,低声和梁都监说了几句,摇了摇头。

    显然是别无所获。

    梁都监点了点头,先让那些内监出去。

    待那些个内监出去,梁都监这才走到了盛贵妃的面前,俯身跪下给盛贵妃福了一礼。

    “贵妃娘娘,都是小人的不是。贵妃娘娘身上的嫌疑,已经洗清了。那胡大夫,的确不是在清宁殿被杀的,是在宫道上被杀的。”

    “杀死胡大夫的内监,已经被皇城司抓了起来,待严刑拷打过后,定能让他说出来实情,或者是幕后主使的。”

    梁都监带着几个内监退了下去。

    盛贵妃扫过梁都监一眼,只见梁都监朝着盛贵妃笑了笑,不说话,就退了出去。

    好你个梁怀敏,不愧是先朝的旧人。

    不过就算你管着内东门,也不敢动本宫分毫。

    盛贵妃的面上,也毫不客气地回了一个笑容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