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九十章 郡主
    白日也可以出现,甚至于比起夜里,白日它们的活动速度,更快。

    若是直接冲出去,她们手中没有能够抵抗攻击的武器,就算是勉强冲出去了,那外头,还不知道有多少怪物,在等着她们呢。

    所以她们绝对不能冒险。

    如今小蝶还有两个孩子,带着孩子,她们也是跑不快的。“姑娘心中所顾虑的,小蝶都明白了。小蝶会协助姑娘,带着姑娘一起,从这里逃出去的!”

    小蝶说着,帮着盛明玉,在暗格里头,开始找起了能够逃出去的密道。

    可是搜遍了整间暗格,盛明玉和小蝶,却一无所获。

    整间暗格里,除却了墙壁之上有深浅不一的青苔之外,旁的什么发现,再没有了。

    盛明玉坐在暗格的地上,抬起头仔细打量着暗格里的左右的墙壁以及上头的墙壁,实在是没有其他什么特殊的发现。

    小蝶扫过一圈,也是什么也不曾发现。

    待董娘子退了出去,一直守在殿外的春桃,这才急急忙忙进了殿里。

    春桃是盛贵妃的心腹,一向在为盛贵妃办事。

    “贵妃娘娘,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福姑姑过来,想必是有什么极其要紧的事情,要禀给娘娘的。”

    春桃如实回禀道。

    “你且说说吧!福姑姑这回过来,到底是为着什么?”

    盛贵妃问了春桃一句。

    春桃面上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把福姑姑过来的原因,告知了面前说盛贵妃。

    “贵妃娘娘,福姑姑此番过来,只怕还是为着贵妃娘娘腹中怀的皇嗣。不知有什么人,在太后娘娘面前搬弄了娘娘的是非,特地嘱咐了福姑姑,请了几个养在宫里的产婆就过来。”

    “那些个产婆,都是极其老练的,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妇人到底有没有身孕。娘娘还是小心为上,到底太后娘娘,不比皇后娘娘那样好糊弄,待会福姑姑进来的时候,娘娘还是小心些,莫要让福姑姑看出了什么端倪出来。”

    春桃提醒了盛贵妃一通,只盼着贵妃娘娘,能把她说的那些话,听进心里去。

    “人已经到了哪里了?”

    盛贵妃面上,仍旧淡淡地,似乎并未受春桃方才那番话的影响。

    “娘娘,福姑姑已经带着几个产婆,到了殿外侯着了。”

    听着春桃这么说,盛贵妃马上吩咐道。

    “去请了福姑姑进来吧!躲是躲不掉的,还不如好好想想,该如何应对才是。”

    盛贵妃心中已经想好了法子,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

    春桃得了吩咐,马上就请了殿外侯着的福姑姑和几个产婆,进了殿里。

    “贵妃娘娘安好,老奴是得了太后娘娘的吩咐过来的,知道贵妃娘娘这些日子身子不适,太后娘娘那里,也着实担心,只是贵妃娘娘也知道,太后娘娘这些日子身子不适,不宜出宫,就遣了老奴出宫来了。”

    福姑姑被春桃引着,坐在了殿里的软榻上。

    福姑姑是太后身边贴身伺候的嬷嬷,就算是到了盛贵妃的清宁殿,盛贵妃也只能毕恭毕敬地待着。

    若是怠慢了福姑姑,传到了李太后的耳中,不知宫里面那些个一惯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又不知道在李太后的面前,该如何搬弄关于盛贵妃的是非了。

    “福姑姑先坐回吧!我让春桃去请了太医过来。”

    盛贵妃看了面前的福姑姑一眼,就这样道。

    福姑姑自然也晓得,如今太医院里的太医,只怕早就被盛贵妃给买通了,所以就算请了太医过来,也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

    “既然贵妃娘娘要让春桃姑娘,去请了太医过来,贵妃娘娘不如让春桃姑娘请了太医院的齐太医,齐太医医术高明,又为太后娘娘看诊过,由他过来亲自瞧瞧贵妃娘娘的身子,再好不过。”

    福姑姑这么说。

    盛贵妃心中起了几分疑惑,好端端地,福姑姑怎么会让她专程请了齐太医过来?

    难不成齐太医就是太后娘娘安插在太医院里头的?

    据盛贵妃得到的情报,张太医说太后娘娘在太医院里,安插了自己的人。只是太医院里有那么多人,到底太后娘娘是安插了什么人进去。

    如今福姑姑让春桃去请了齐太医过来,难不成太后娘娘安插进太医院里的,当真是齐太医。

    “既然福姑姑让你去请了齐太医过来,你就去请了齐太医过来吧!”

    盛贵妃话罢,春桃得了吩咐,跟着就出了清宁殿。

    见春桃走后,福姑姑才缓缓接近了坐在上首的盛贵妃,面上的笑容有些迟缓。

    “其实贵妃娘娘也无需劳动太医院里的那些个太医,太后娘娘今日命我带过来的几个产婆里,就有几个是医术高明的医婆。”

    “她们几个一惯给女子瞧些病,又是宫中极其得力的产婆乳母。太后娘娘让老奴带了她们过来,也是来给贵妃娘娘好好瞧瞧的。”

    “怎么说,贵妃娘娘宫里,也该预备上几个伺候的产婆乳母才是。若是贵妃娘娘此次怀的是皇子,那么那些个原先伺候公主的产婆乳母,便不能继续用下去了。”

    福姑姑话罢,就要唤了几个产婆上前来。

    盛贵妃并无任何反应,也并未阻止福姑姑带着几个产婆上来。

    “福姑姑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了这么些年,不知太后娘娘待福姑姑如何,听说前些日子福姑姑的家里人,有几个小子贪赃枉法,被下了大狱。”

    盛贵妃让宫女搬了绣凳过来,几个宫女伺候着福姑姑,就坐在了绣凳上头。

    “福姑姑在太后娘娘跟前,求了好一阵,才保住了几个孩子的性命。不过那几个孩子,如今还关被在大狱里。”

    “几个孩子都是些年幼无知的,不过是受了小人的唆使,才干出来这些事的。福姑姑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怎么也不和太后娘娘,好好说说清楚呢?”

    盛贵妃一边面带惋惜地说着,一边又转过头,细细打量着不远处的福姑姑。

    “老奴不知贵妃娘娘想要说些什么,老奴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了这么些年,太后娘娘待老奴不薄,老奴绝不会想着要背叛太后娘娘的。”

    福姑姑话音刚落,朝着几个产婆使了眼色,那几个产婆,就准备上前去,去到盛贵妃的身旁。

    盛贵妃使了眼色,殿里伺候的几个宫女,就都到了盛贵妃的面前,把盛贵妃紧紧护在自己身后。

    “福姑姑,这里是在清宁殿,还请福姑姑和几个妈妈自重些!”为首的宫女,代了盛贵妃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奴是得了太后娘娘的吩咐过来的,老奴是为着太后娘娘做事的,姑娘在贵妃娘娘身边伺候,难不成是想要违背了太后娘娘的懿旨?”

    福姑姑都把太后娘娘的懿旨搬了出来,那个为首的宫女,也不好得继续再说下去。

    “听说福姑姑家里的几个孩子,卷入的是两浙路的贪污受贿案?此案是官家亲自叮嘱了大理寺和御史台,开封府共同查问的,只怕太后娘娘也保不住福姑姑家里的几个孩子呀。”

    盛贵妃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句,吓到了对面坐着的福姑姑。

    “贵妃娘娘这是什么意思?老奴不大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