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九十七章 孙氏
    吕娘子这回也不瞒盛如玉了,直截了当地回道。

    “既然盛大姑娘这么想知道了我们家姑娘去了哪里?那老奴就告诉盛大姑娘,不瞒盛大姑娘,我们家姑娘去了城外的庄子,去见原先在府里伺候的一位旧人去了。”

    盛明玉去了城外的庄子?这些日子盛如玉听说,城外的庄子,闹起了和江州柳州一样的瘟疫。

    那些个被瘟疫病患咬伤的人,顷刻之间,就会变成嗜血的怪物,彻底失了人性。

    盛明玉好端端地,去那样的地方做什么?

    “你们家姑娘什么时候去的?”盛如玉又问了吕娘子一句。

    “姑娘带着府里伺候的吴伯,已经去了两三日了,不知盛大姑娘问了这些,想要做些什么?”

    吕娘子看着面前的盛如玉,就问道。

    盛如玉没看吕娘子,直接转过身,跟着一个盛家大宅引路的婆子,就出了盛家大宅。

    出了盛家大宅,盛如玉并没有着急着回了盛国公府,而是进了宫,准备去见盛贵妃去了。

    ……

    清宁殿里。

    盛贵妃靠在身后的罗汉榻上,只听见殿外有宫女禀道。

    “贵妃娘娘,梁都监过来了,说是有了重要的物证,要当年交与娘娘。”

    一听说梁都监过来,在殿外守着的春桃,也火急火燎进了内殿。

    “贵妃娘娘,听说梁都监手底下的几个小黄门,在清宁殿的后头,发现了凶手行凶杀人的凶器,是一把匕首。”

    胡大夫是春桃亲自料理的。

    梁都监底下的人找到的那把匕首,自然也是春桃不小心落下的了。

    “在清宁殿里,找到了行凶杀人的凶器,那又怎么样?难不成他们凭着一把匕首,还能顺藤摸瓜,找到本宫这里来吗?”

    盛贵妃躺在身后的罗汉榻上,对着面前满是慌色的春桃,轻飘飘来了这么一句。

    盛贵妃能够面不改色地这么说道,倒是一旁伺候的春桃。

    ……

    “吕嬷嬷,到底姐姐去了哪里?若是您老人家知晓,烦请您老人家告诉明珏。”

    “姐姐已经外出这么些天了,迟迟不见归来,如今江州柳州的瘟疫,已经蔓延到了京师城外,若是姐姐她们正好就遇见了那些个感染了瘟疫的病患,那可怎么办呀?”

    明珏今日特定让院里的管事娘子,把前院伺候的吕娘子给喊了过来。

    明珏知道,吕娘子是府里的老人了。

    早在父亲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吕娘子就在府里伺候了。

    他这么问,虽说对吕娘子有些不敬重。

    但是如今关于姐姐的消息,比什么事都重要!

    他想要知道姐姐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怎么如今还不曾回来?

    见小公子问得急,吕娘子面上,也满是为难。

    姑娘临出府的时候,只是告诉她说,她准备带着吴伯和安心,去了城外的庄子,找了原先在夫人身边伺候的小蝶姑娘。

    姑娘已经去了这么些天,迟迟不见回来,难不成真出了什么事?

    吕娘子心下一沉,心中暗道。

    就算姑娘出了什么事,也不能放了小公子出去。

    姑娘临行前,已经叮嘱了她们这些个府里伺候的老人,让她们务必看住了明珏。

    不许放了明珏出去。

    城里如今算是乱成一锅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混进江州柳州那些个瘟疫病患?

    在不能确保小公子的安危之前,绝不能放了小公子出去。

    “小公子,大姑娘临行前,已经交代了老奴。说不许小公子出去寻找大姑娘,大姑娘自己会回来的。还请小公子宽心!”

    吕娘子话罢,朝着明珏身边侍候的几个婆子招了招手。

    几个婆子明白了吕娘子的意思。

    拉着明珏的手,就进了屋里去。

    待亲眼瞧着几个婆子把小公子带进屋里之后,吕娘子又唤了小公子院里的管事娘子过来。

    明珏院里的管事娘子,叫月娘。

    是老爷在世的时候,就给小公子安排的管事娘子。

    因着是府里伺候的老人,月娘办事,也是极为老练的。

    “不知吕嬷嬷请了我们几个过来,是为着什么事?”

    月娘和两个前院伺候的婆子,坐在厅里的酸枝木的靠椅上就道。

    “城里的情况,可叫人打探清楚了?如今城里,到底如何了?”

    吕娘子问了前院伺候的管事婆子道。

    管事婆子低了头,这才缓缓开了口。

    “回吕嬷嬷的话,城里如今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街上连摆摊的人也没了,家家户户都关门,生怕沾染上那个瘟疫。”

    “听说那个来自江州柳州的瘟疫,一旦沾染上,能够把死人复活,变成嗜血的怪物,非常可怕。”

    前院的管事婆子说的这些事情,吕娘子大致也有耳闻。

    既然城外已经乱成这副模样了。

    她们盛家又是高门大户,还是要把院门,牢牢看紧了好。

    “张婆子,你领着灶上伺候得的厨娘,夜里去巡夜!记住,务必守好了前院,一只苍蝇也不许放进来。若是放了些不干净的东西进来,冲撞了小公子,咱们可是担当不起的。”

    交代完毕,前院的管事婆子,带着一众丫鬟婆子,就退了下去。

    这些日子吕娘子又从人牙子的手中,买回来了几个伺候的丫鬟婆子,还有小厮。

    姑娘曾说过,京里一定会出事。

    多买些人回来,有备无患。

    至少能够看紧了院门,不放了歹人进来。

    待厅里的人差不多都散去之后,只留下了小公子院里的管事娘子月娘。

    “月娘,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如今正逢多事之秋,大姑娘不在府里,小公子的安危,还需你我看顾着。这些日子就麻烦你好好看着小公子,不许小公子出了。”

    吕娘子这么说,月娘也能明白吕娘子话里的意思。

    “吕嬷嬷,老爷和夫人当年待奴婢不薄,如今既然是大姑娘把小公子托付给我,我就会替大姑娘,好好看着小公子,不会叫小公子出事的。”

    月娘这么说,吕娘子点了点头,招手就示意月娘先出去了。

    月娘刚出了小厅,前院就有丫鬟过来禀道,说是盛国公府的大姑娘来了。

    盛国公府的大姑娘,盛如玉!

    小丫鬟应付不过去盛如玉,只好让吕嬷嬷自己亲自出马。

    “怎么是你?你们家大姑娘呢?去了哪里?这些日子没见着人影,难不成是死了?”

    盛如玉细细打量了吕娘子一番,又回过头看了吕娘子前后,没瞧见盛明玉。

    大姑娘不在府里,去了城外的消息,还是不能让盛大姑娘知道的好。

    若是叫盛大姑娘知道了姑娘出了府,不知盛大姑娘心中又有什么样的打算了。

    “盛大姑娘,我家姑娘不在府里,去了开封府衙门去了。这些日子开封府的展捕快,同我家姑娘多有来往,今日展捕快来请,我家姑娘就去了开封府衙门去了。”

    吕娘子不知道用什么样的理由,能够把面前的盛大姑娘给搪塞了。

    索性就说了姑娘去了开封府衙门。

    难不成盛大姑娘还能为了找自家姑娘,亲自去了开封府衙门吗?

    “好端端地,你们家姑娘,去了开封府衙门做什么?难不成你们家姑娘做了什么不该做的?遭开封府抓去了?”

    盛如玉话落,就准备绕过挡在身前的吕娘子,准备朝着后院走去。

    她就不相信了,难不成那盛明玉,真的不在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