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九十八章 盛宠
    “禀皇后娘娘,梁都监已经带着那杀死胡大夫的凶器,去了清宁殿了。”

    “胡大夫已经确定是盛贵妃身边的人杀死的了,只是梁都监始终顾忌着盛贵妃的恩宠,迟迟不敢让人动手。”

    俞娘子坐在赵皇后下首的绣凳上,就道。

    梁都监原是刘太后身边伺候过的人。

    刘太后在世的时候,一手把持着朝政,迟迟不肯还政与官家。

    梁都监在那个时候,也是宫里人人巴结的对象。

    就算是盛贵妃再如何得宠,梁都监都会秉公行事,对她不会有什么顾忌。

    刘太后大行之后,官家并未对刘太后以前身边伺候的那些人,做出任何惩处。

    所以梁都监,如今才能坐稳了内东门。

    但梁都监掌着内东门,却不得官家赏识,仅仅也只是帮官家管着内东门罢了。

    “盛贵妃始终宠冠六宫,梁都监没有贸然行动,对她有所顾忌,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虽说凶器是在清宁殿里头找到的,但也不一定就证明了胡大夫,就是在清宁殿里被人杀死的。”

    “或许是在别处被人杀了,特地把凶器丢到了清宁殿,准备栽赃陷害盛贵妃也说不一定。”

    赵皇后这么说,一旁坐着的俞娘子和苗娘子,却不肯相信。

    “皇后娘娘,胡大夫就是在清宁殿里,被盛贵妃喊人杀了的,此事已经无疑了。”

    俞娘子说着,跪倒在地,一副要死谏的模样。

    “还请皇后娘娘下令,喊了宫正司,抓了盛贵妃,问一问她就知道了。”

    俞娘子话音刚落,招手就唤了贴身伺候的宫女过来,准备让宫女去请了宫正司的宫正过来。

    “俞娘子,盛贵妃始终是官家宠爱的贵妃,没有确凿的证据,很难一举将她扳倒。”

    如今还不是扳倒盛贵妃的最佳时间,还是得等等!

    “咱们还是等等吧!看看梁都监那边,有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好消息!”

    赵皇后话罢,身边伺候的小寒,急忙喊住了那个得了俞娘子吩咐,准备去请了宫正过来的宫女。

    “盛贵妃的背后,毕竟是盛国公府,皇后娘娘有所顾忌,也是应该的。若是咱们一击不中,到时候被盛贵妃在官家面前,反咬一通,说是咱们的不是,那可就不好了。”

    苗娘子话落,朝着一旁的俞娘子,使了几个眼神。

    俞娘子终于明白苗娘子的意思,又重新坐了下来。

    见俞娘子在绣凳上坐定,赵皇后这又开了口。

    “官家独宠盛贵妃这么多年,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巴不得盛贵妃失宠!可惜事与愿违,盛贵妃凭借着公主,已经独宠了这么些年。”

    赵皇后是淳熙五年进的宫,盛贵妃是淳熙七年入的宫。

    赵皇后比盛贵妃早入宫两年,在官家面前,赵皇后却远远没有盛贵妃在官家心目中的地位重。

    甚至于这些年,赵皇后和官家,渐渐离心离德,越走越远。

    赵皇后所出的两个皇子,没有应该是可堪大用,成气的。

    所以才导致了官家招了宗室子入宫来,陪着几位皇子一起读书。

    官家瞧上了元王世子陈苍,有意立他为储。

    要不是顾忌着赵皇后,说不定官家已经立了元王世子陈苍为储了。

    苗娘子也看出了赵皇后面上的不悦,皇后娘娘的难处,她还是晓得的。

    皇后娘娘这些年,日子过得艰难。

    偏偏所出的两个皇子,没有一个是能得圣恩的。

    “皇后娘娘切莫忧心,一切自有梁都监和妾二人。若是皇后娘娘身子有什么不适的话,还请进了内殿,去休息片刻吧!”

    苗娘子说着,一连给赵皇后身边伺候的小寒,使了几个眼色。

    小寒马上就明白了苗娘子的意思,搀着赵皇后,就进了内殿去休息了。

    亲眼看着小寒把皇后娘娘搀着进了内殿,一旁坐着的俞娘子,不知怎么一回事,一连叹了几息。

    “贤妃妹妹,皇后娘娘这些年过的,也不容易。盛贵妃得宠,几次越过了皇后娘娘去。皇后娘娘竟一直忍着,若换作是我,铁定是忍不住的。我一定要收拾了盛贵妃才行!”

    想要收拾了盛贵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单凭俞娘子嘴上功夫厉害,几次逞口舌之快,就想要这样扳倒盛贵妃,简直异想天开。

    盛贵妃得着官家的宠爱,背后又有盛国公府替她撑腰,若是但凭一句话,就想要收拾了盛贵妃,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若是想要扳倒盛贵妃,势必就会动了盛贵妃身后的盛国公府。

    一旦盛国公倒台,盛贵妃还有几日的戏唱?

    “贤妃妹妹,皇后娘娘身子不适,你我二人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这么些年,自然要为皇后娘娘分忧!”

    “只是想要为皇后娘娘分忧,有那么多的法子,你我二人还是好好思量思量,该怎么样为皇后娘娘分忧吧?”

    苗娘子话音刚落,殿外就传来了宫女的声音。

    “皇后娘娘,皇城司的梁都监过来了,说是有要事要亲自见皇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商量。”

    俞娘子和苗娘子一听梁都监到了,赶忙让宫女,去请了梁都监进来。

    梁都监进了殿里,见殿里只坐了俞娘子和苗娘子,不见皇后娘娘,心中有些疑问,正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只听见俞娘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开了口。

    “梁都监,清宁殿那边如何了?可证明那把带血的匕首,就是杀死胡大夫的凶器了?”

    梁都监没有回话,只摇了摇头。

    什么!

    竟然让盛贵妃那人,又逃过一劫?

    梁都监去了清宁殿,到底是怎么办差事的?

    怎么连这样简单的差事,都办不好?

    见俞娘子正要发作,苗娘子赶忙起身,拦住了俞娘子,又开了口,详细问了梁都监,在清宁殿里头发生的事。

    梁都监也不瞒苗娘子,把在清宁殿里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禀给了面前的苗娘子。

    “贤妃娘娘,小人在清宁殿后头的花园里,找到了那带血的匕首,亲自带着匕首,去见了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说她自己并不知情,不知道那匕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清宁殿后头的花园里的,小人正准备找了负责洒扫清宁殿花园的宫女来问话,可小人的人刚去了宫女所在的屋子去找,只见两个小宫女,已经上吊自杀在了屋里。”

    “没了人证,就算在清宁殿里找到了一把带血的匕首,也很难证明什么,更难证明贵妃娘娘和这件事情有关。因着贵妃娘娘有孕,小人也不便打扰,带了几个内监就回来了。”

    梁都监说的,苗娘子已经听得个大概。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的确很难把盛贵妃,和这样一件案子扯在一起。

    且就算有了确凿的证据,若是不能把盛贵妃一击击倒,只怕日后也不好得对付。

    梁都监此来,就是来和皇后娘娘商量这些事情的。

    赵皇后在内殿之中,也听见了梁都监的声音。

    梁都监从清宁殿无功而返,似乎也在赵皇后的意料之中。

    小寒得了赵皇后的吩咐,就出了内殿。

    “梁都监,皇后娘娘让奴婢告知梁都监,说这件事情,梁都监辛苦。这件事既然无果,就没必要再查下去了。若是再查下去,只怕该伤了贵妃娘娘的脸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