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零一章 夫人
    李太后知道苗娘子俞娘子素来同皇后交好,知道皇后的确是对她们二人有知遇之恩,只是若是想要报恩,却不是如今这样一个报法?

    这样的报法,只会连着自己,一块折了进去。

    就算盛贵妃再如何得宠,再如何宠冠六宫,可如今的后宫之主,还是皇后。

    盛贵妃见了皇后,始终要对皇后礼让三分。

    尽管皇后所出的两个皇子,不是那么地上进,但始终是官家的亲生骨肉。

    难不成官家能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不管不顾,立了宗室子?

    那些个陪着皇子们读书的宗室子,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官家哪里能真的把皇位,传给那些个宗室子?

    宗室子再好,始终不是自己亲生的,这样的道理,官家比什么人都懂。

    眼前的苗娘子,怕是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既然听不进去劝,那就让福姑姑早些送着她回宫歇息也好。

    “福星,哀家乏了,送着苗娘子早些回去吧!莫要耽搁了时辰?”

    福姑姑得了吩咐,起身行至苗娘子的身边,就准备送着苗娘子回去了。

    待亲自送着苗娘子出了上清宝应宫,福姑姑又折了回去,继续在李太后身边伺候着。

    “太后娘娘,今日官家过来的时候,我瞧着官家对苗娘子,并不感兴趣。如此看来,能叫官家感兴趣的,便只有盛贵妃一人了。”

    李太后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眼香案之上供奉的那尊千眼千手观世音的紫檀木塑像。

    “心禾和官家,始终是表兄妹的关系。去请了当阳郡夫人进宫来吧!我有些事情,要拜托她下去办!”

    “太后娘娘,当阳郡夫人,可是苗娘子的亲生母亲,是官家的乳母,难不成太后娘娘想要托了郡夫人,到官家身边,去说几句吗?”

    福姑姑猜测了李太后心中的心思,就道。

    李太后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待亲眼看着福姑姑出去之后,李太后才慢慢说道。

    “官家的心中,始终还是有心禾的地方的,若是能够利用心禾,扳倒了盛贵妃,那就不在话下了。”

    福姑姑办事极其利索。

    知道了今日魏国大长公主陪着当阳郡夫人入宫,来给皇后请安,顺道把魏国大长公主一道也请了过来。

    魏国大长公主是官家的姑母,先帝爷的亲姐姐。

    一直久居城外的上清宫,这些日子城外不大安全,官家心系魏国大长公主的安全。

    但又知道魏国大长公主不太喜欢宫中的生活,就让当阳郡王,接了魏国大长公主入了王府暂住。

    当阳郡夫人和魏国大长公主都是前朝的旧人了,在一起,也能说上几句话。

    李太后跪在佛前的莲花蒲团上头,一阵祈祷之后,福姑姑就亲自带着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进了上清宝应宫。

    “太后娘娘,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一道过来了,说是来看看太后娘娘的。”

    福姑姑面上满是笑容,就进了殿里。

    只见李太后极其虔诚地跪在佛前,口中念念有词,不知是又在为了谁祈祷了。

    “既然过来了,就一并请进来吧!”

    听着太后娘娘这么说,福姑姑马上就让殿外守着的宫女,请了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进了殿里。

    ……

    李太后和官家都没说话,一旁伺候的福姑姑,替了他们二人说话。

    “齐太医,太后娘娘近来身子不适,总是觉得头疼,你过来给太后娘娘好好瞧瞧吧!”

    福姑姑说着,掀开珠帘,请了齐太医进来。

    齐太医进了珠帘里,依旧伏跪在地上,给李太后看诊。一番搭脉之后,齐太医就诊断好了。

    “回官家的话,太后娘娘这些日子是因着身体太过操劳的缘故,才犯的头风,待老臣开了方子,太后娘娘服下之后,这病,也就自然药到病除了。”

    齐太医说着,手中片刻也不曾歇,到了一旁的书案上,片刻就把药方写好,交到了福姑姑的手上。

    福姑姑又唤了宫女去照着药方,到御药房去抓药。

    就在这个时候,福姑姑突然开口说道。

    “官家,其实今日想要见您的,不单单只有太后娘娘,还有旁人。”

    “贤妃娘娘,你可以出来了!”

    听见了福姑姑的声音,一直躲在内殿屏风后头的苗娘子,由几个伺候的宫女搀着,就出了屏风。

    苗娘子出了屏风,行至官家面前,给官家福了一礼。

    “官家安好!”

    在官家还没有过来之前,苗娘子就已经过来了。

    李太后之所以要福星去请了官家过来,就是想要让官家,见上苗娘子一面。

    这些年官家一入后宫,要不就是去的盛贵妃的清宁殿,要不就是去的旁的年轻妃嫔的住所,先头进宫的几个老人,俞娘子苗娘子等人,都冷落了。

    在上清宝应宫里看见苗娘子,官家也有几分意外。细细打量了面前的苗娘子一番,渐渐开了口道。

    “心禾,你今日怎么过来了?难不成你也是过来,给大娘娘请安的?”

    李太后朝着苗娘子使了眼色,苗娘子马上明白了李太后的意思,点了点头,就回道。

    “回官家的话,妾听说大娘娘身子不适,就过来陪着大娘娘了,大娘娘说抄经能够静心,就让妾坐在屏风后头抄经了。”

    说着,福姑姑已经把苗娘子在屏风后头抄的经,取了出来。

    “大娘娘身子不适,想来都是我们这些个做儿媳的照顾不周所致,所以妾就给大娘娘抄了一品《药师琉璃光经》,准备供奉在佛前,给大娘娘祈福,希望大娘娘的身子,能早日痊愈。”

    苗娘子方才说的那些话,都是李太后交代了苗娘子,务必要这样和官家说的。

    官家素来以仁孝治天下,以往李太后病了,官家都是在李太后身边,亲奉汤药。

    如今因着政务繁忙,就给疏忽了。

    不过官家的心中,始终还是以李太后为重的。

    听着苗娘子这么说,官家有些想象不到。

    “没成想,你倒是有心了。既然抄经,就好好抄吧!务必要心诚,正所谓心诚则灵!只要你心诚,这手抄的经书,供奉在佛前,佛祖菩萨一定能够感受到你待大娘娘之心的。”

    官家话罢,吩咐了身旁伺候的内监,去把官家御前用来批朱的御笔,给苗娘子送过来一支成色好的。

    “这支笔是我惯用的,你若是拿来抄经,也算是我对大娘娘,尽了一份孝心了。”

    官家把御笔亲自交到了苗娘子手上,朝着罗汉榻上坐着的李太后,又福了一礼,就出了上清宝应宫。

    李太后不放心,让福姑姑亲自出去,帮他送送官家。

    待看着官家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殿外,李太后这才开了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