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旧事
    盛明玉是盛家长女,未婚夫是京师赫赫有名的永定侯世子石泉。

    在三清观亲眼见到盛如玉和石泉有染之后,便对石泉心灰意冷,不再想着通过嫁给石泉,嫁到永定候府,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普济寺门前帮着许敏料理了勾引齐名的丫鬟妙儿后,盛明玉在普济寺中的地藏阁,第一次遇见了元王世子陈苍,此时的她,并不知道陈苍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陈苍在预谋着什么,在筹划着什么。

    事后的她,一直在为退婚的事情做着准备。

    此时的江州柳州,已经爆发了某一种不知名的瘟疫,这种瘟疫,能把人变成嗜血的怪物,人只要被患了瘟疫的病患咬到,血液里的毒虫就会快速扩散,侵占了人脑中的天谷,进而控制了人体的行动,使人变成行尸走肉。

    恰好盛明玉在家中书房找到的两本经书,其中一本经书上记载了可以医治这种瘟疫的法子,官家便向陈苍授权,让陈苍暗地里去调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谋划。

    其实最早知道这种瘟疫的,是宫中的盛贵妃,派人去江州柳州采集草药的时候,在山里遇见了患了瘟疫的病患尸体,把尸体带出山里后,夜晚尸体便一起复活,大肆杀戮。此时的江州太守因躲在太守府里,集结了人马护卫太守府,才能幸免于难。

    家国篇:盛贵妃所出的公主死后,整个人便性情大变。因着没了公主,官家对盛贵妃的宠爱,也就少了许多,甚至于到最后都不愿踏足盛贵妃的清宁殿,一直认为是盛贵妃害了公主。盛贵妃失了宠爱之后,盛国公府的地位也跟着一落千丈,一日不如这日。这个时候盛贵妃突然有孕,实际上盛贵妃并不是真正的怀孕,而是想要接着怀孕,来博取圣恩。果然,盛贵妃有孕之后,官家就对盛贵妃越发宠爱。接着有孕,盛贵妃多次在坤宁殿,和赵皇后分庭抗礼,并算计与赵皇后,把赵皇后所出的两个皇子,陷害出宫,那个时候,她彻底架空了赵皇后。架空赵皇后之后,盛贵妃和盛国公合谋,让江州柳州的瘟疫再起,紧接着让官家把镇守在京中的大队人马派出去,派出去镇压瘟疫。盛贵妃联合盛国公府,借着瘟疫在京中大肆流传,京师的防守失控,紧急调集了宫中的侍卫出宫。趁着这个空暇,盛贵妃把地牢里关着的患了瘟疫的病患出来,导致宫廷大乱,瘟疫患者不断在宫中杀虐。盛贵妃的目的是想要弑君,谋取帝位。此时的盛明玉,作为元王世子妃,在李太后宫中做客,知道瘟疫患者闯进宫里之后,帮助李太后和赵皇后躲避,自己则帮着陈苍,去了坤宁殿见盛贵妃。

    盛贵妃阴谋破灭后,大批的瘟疫患者也被终结在了宫中。只是宫里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死伤了无数人,就连皇帝,也死在了瘟疫中。

    终章: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世之后,盛明玉和陈苍商量,准备隐居山林,过自己以前想过却从未实现的生活。

    “俞妃姐姐,官家不过是昏睡了几个时辰罢了,会醒过来的,且官家的身子,如今正当盛年,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俞妃姐姐不如去喊了宫女进来,叫宫女去坤宁殿的小厨房,做几道官家爱吃的饭菜过来。若官家待会醒来,想必是饿了,正好用些饭菜。”

    俞娘子懂了苗娘子的意思。

    她这是在提点自己。

    如今官家的身子正当盛年,还没有到了该立太子的时候。

    且宫里有那么多宗室子,官家也没说从现在的几个皇子之中挑好的。

    就算自己所出的三皇子,比起皇后娘娘所出的两个皇子,要争气得多。

    可皇后娘娘,毕竟是几个皇子的嫡母。

    无论是立嫡还是立长,都轮不到俞娘子所出的三皇子。

    所以即便三皇子再如何出色,但出身出来,就已经卡死了。

    苗娘子虽说如今只有一个女儿,但苗娘子和官家,毕竟有着亲戚情分在的。

    官家算得上是苗娘子的表兄,也算得上是苗娘子的乳兄。

    因着官家的乳母,当阳郡夫人许氏,是苗娘子的亲生母亲。

    苗娘子自幼又是在李太后身边,由李太后亲自教养着养大的。

    李太后也会帮衬着她。

    不像自己!

    纵然自己的身后,是整个俞家。

    入宫之后,她的路,走得也不比旁人要轻松得多。

    要不是有皇后娘娘的处处帮扶照顾,只怕她也生不出来三皇子。

    既如此,这太子之争,她还是不参与进去得好。

    待俞娘子走后,官家也跟着就醒过来了。

    见身旁伺候的是苗娘子,官家特意让苗娘子,坐到自己的身边来。

    屏退了殿里伺候的宫人内监,整个殿里,就只剩下官家和苗娘子二人。

    “心禾,这些年,可算是苦了你了。我一向宠着盛贵妃,就疏忽了你们这些个身边人。过来,让六哥好好看看你!”

    苗娘子坐在官家身旁,依偎在官家的怀里,抬起头,只见官家正低下头来瞧他。

    官家的眉眼,依旧和年轻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年轻的时候,她总觉得官家是少年老成,明明没有多大年纪,还像个孩子一样,就弄成个小大人的模样。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官家之所以要把自己弄成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是因着底下的朝臣,需要官家弄成少年老成的模样。

    若官家只是少年天子,压不住底下那些个朝臣,那些个朝臣,就会顺着杆子往上爬,连皇帝都不敢无视。

    自从苗娘子嫁给官家之后,她已经甚少听见官家喊她做“心禾”了,心禾这两个字,从官家的口中说出来,她只觉得陌生了不少。

    “官家这些年,已经甚少喊妾做心禾了,不过在妾的心里,妾始终是官家的心禾!”

    苗娘子说着,面上笑了笑。

    官家把苗娘子搂得越发紧了。

    “有我在你身边,那些个嗜血的怪物,一时之间也闯不进来的。”

    话罢,官家又想起了皇后,准备向苗娘子问问,到底皇后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