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后
    胡先得了赵皇后的传召,没敢稍作歇息,就直接过来了。

    坤宁殿偏殿,赵皇后已经吩咐了小寒,屏退了屋里伺候的宫女内监,只留下几个赵皇后的心腹,待在殿里伺候。

    “胡统领,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福姑姑,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怎么方才我见了太后娘娘的时候,却没看到福姑姑?太后娘娘说福姑姑出宫去了,可我却是不信的。”

    “福姑姑是太后娘娘的心腹手眼,这样紧要的关头,福姑姑怎么会突然出宫?”

    胡统领伏跪在地上,心中暗道:可能皇后娘娘还不知道,福姑姑已经被大长公主在上清宝应宫里,被处置的事情。

    既然皇后娘娘还不知道,那么他就告诉了皇后娘娘。

    “回皇后娘娘的话,福姑姑因着犯了官家的忌讳,已经被大长公主在上清宝应宫里,帮处置了。”

    皇后面上满是惊讶。

    福姑姑竟然被姑母给处置了?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怎么她一点影子也没有瞧见。

    再说了,大姑母和太后娘娘,素来不曾听说没什么不合的。

    如今大姑母就这样处置了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福姑姑,又是为了哪般?

    赵皇后一番想罢,始终没想出个什么结果出来,还是再问问胡统领,看他是否知情?

    “胡统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为何本宫毫不知情?”

    皇后娘娘不知,想必是太后娘娘,有心不想让皇后娘娘知晓,那么这种情况,她是应该和皇后娘娘禀明,还是什么也不说?

    胡先心中权衡了一番,还是决定把自己知情的,一五一十都禀给了皇后娘娘。

    毕竟皇后娘娘才是他长远的考虑。

    “回皇后娘娘的话,昨日魏国大长公主陪着当阳郡夫人入宫,魏国大长公主和当阳郡夫人从坤宁殿出来之后,就去了上清宝应宫,魏国大长公主想见了太后娘娘,和太后娘娘说几句话。”

    “没成想说着说着,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福姑姑,就犯了官家的忌讳,魏国大长公主就当着太后娘娘的面,乱棍打死了福姑姑,这件事情,当阳郡夫人,也是知情的。”

    她依稀记得,昨日当阳郡夫人许氏,的确是陪同魏国大长公主,进宫来见了她,给她请了安,当阳郡夫人许氏又见了苗娘子。

    和苗娘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当阳郡夫人和魏国大长公主,就出了坤宁殿。

    没成想她们二人出了坤宁殿,竟是往着上清宝应宫去了。

    那福姑姑到底是说了什么犯忌讳的话,魏国大长公主才会当着太后娘娘的面,处置了那福姑姑?

    魏国大长公主久居城外的上清宫,性子一向温和,若非逼不得已,实在是受不了了,魏国大长公主也不会当着太后的面,亲自处置了福姑姑。

    且魏国大长公主这么做,是得罪了太后娘娘了。

    不过大长公主是先帝爷的嫡亲姐姐,当今官家的嫡亲大姑母。

    官家并非太后娘娘亲生的,若是追究起来,想必过后,也是会不了了之的。

    一个是本朝的太后娘娘,一个是本朝的大长公主,偏了谁也不是,只能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皇后没打算继续问下去,吩咐胡统领几句,嘱咐了胡统领下去守着。

    并交代了胡统领,方才她找了胡统领过来,说的这些话,千万不能传出去。

    胡统领出去之后,皇后又让大寒去请了俞娘子和苗娘子过来。

    ……

    坤宁殿后面的一排大屋,李太后坐在窗下的软榻之上,郑姑姑端了一盘蜜橘过来,准备给李太后剥橘子吃。

    “太后娘娘,这些蜜橘是皇后娘娘宫里小厨房的管事,专程给您送来的,说是孝敬你老人家的。”

    “那小厨房的管事,姓孙,因着她的侄女,在宫中犯了偷窃,被皇后娘娘请了宫正司的人过来,提去了宫正司的牢房。”

    郑姑姑一面说着,一面又给李太后剥着蜜橘。

    “那孙管事求皇后娘娘不得,又转过头,来求了太后娘娘您。”

    郑姑姑跟在李太后身边伺候的时日,比福姑姑待在李太后身边伺候的时日,要长。

    所以福姑姑死了之后,李太后马上就让人请了郑姑姑回来,帮衬她。

    吃着郑姑姑剥好的蜜橘,李太后问了身旁的郑姑姑一句。

    “那个孙管事,想要我怎么帮她?”

    李太后说着,扫了眼身旁伺候的郑姑姑。

    郑姑姑忙低下头来。

    “她的侄女,到底是偷盗了皇后宫中的什么东西,才被移交去了宫中司查办的?”

    郑姑姑也不瞒李太后,就道。

    “孙管事的侄女,因着偷了皇后娘娘梳妆台前的一盒胭脂,就叫皇后娘娘喊了宫正司的人过来了,不过一盒胭脂罢了,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皇后小题大做了。”

    李太后并没有听着郑姑姑继续说下去,打断郑姑姑的话,就问道。

    “到底是皇后小题大做了,还是你隐瞒了事实的真相,没有告知与我?到底是偷盗了皇后宫里的什么物件?”

    郑姑姑被李太后突如其来的一番话给吓到了,不得已,只能把实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了李太后听。

    “回太后娘娘的话,是凤印!那孙管事的侄女,偷盗了皇后娘娘的凤印,所以才被皇后娘娘请了宫正司过来查办的。”

    郑姑姑话落,慌忙跪倒在地,一个劲地求了李太后恕罪。

    “求太后娘娘恕罪!老奴不是故意要隐瞒太后娘娘的,只是那孙管事,已经递了银子给老奴,让老奴在太后娘娘面前,说这些话的。”

    见郑姑姑一个劲地磕头求饶,李太后只低下头看了一眼,就一连叹了几息。

    “偷盗皇后的凤印,若是照着宫中的规矩,就算是把那丫头打死了,也是不为过的。如今不过是请了宫正司来查办,皇后还是很仁慈了。”

    “若换作是我,一定叫人打残了那丫头的手脚才行。”

    李太后这么说,郑姑姑更是吓得不行。

    “太后娘娘,都是老奴的不是,但请太后娘娘看在老奴伺候了您这么些年的份上,就饶过老奴吧!”

    李太后不说话,一连又叹息了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