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胡先
    “那孙管事求皇后娘娘不得,又转过头,来求了太后娘娘您。”

    郑姑姑跟在李太后身边伺候的时日,比福姑姑待在李太后身边伺候的时日,要长。

    所以福姑姑死了之后,李太后马上就让人请了郑姑姑回来,帮衬她。

    吃着郑姑姑剥好的蜜橘,李太后问了身旁的郑姑姑一句。

    “那个孙管事,想要我怎么帮她?”

    李太后说着,扫了眼身旁伺候的郑姑姑。

    郑姑姑忙低下头来。

    “她的侄女,到底是偷盗了皇后宫中的什么东西,才被移交去了宫中司查办的?”

    郑姑姑也不瞒李太后,就道。

    “孙管事的侄女,因着偷了皇后娘娘梳妆台前的一盒胭脂,就叫皇后娘娘喊了宫正司的人过来了,不过一盒胭脂罢了,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皇后小题大做了。”

    李太后并没有听着郑姑姑继续说下去,打断郑姑姑的话,就问道。

    “到底是皇后小题大做了,还是你隐瞒了事实的真相,没有告知与我?到底是偷盗了皇后宫里的什么物件?”

    郑姑姑被李太后突如其来的一番话给吓到了,不得已,只能把实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了李太后听。

    “回太后娘娘的话,是凤印!那孙管事的侄女,偷盗了皇后娘娘的凤印,所以才被皇后娘娘请了宫正司过来查办的。”

    郑姑姑话落,慌忙跪倒在地,一个劲地求了李太后恕罪。

    “求太后娘娘恕罪!老奴不是故意要隐瞒太后娘娘的,只是那孙管事,已经递了银子给老奴,让老奴在太后娘娘面前,说这些话的。”

    见郑姑姑一个劲地磕头求饶,李太后只低下头看了一眼,就一连叹了几息。

    “偷盗皇后的凤印,若是照着宫中的规矩,就算是把那丫头打死了,也是不为过的。如今不过是请了宫正司来查办,皇后还是很仁慈了。”

    “若换作是我,一定叫人打残了那丫头的手脚才行。”

    李太后这么说,郑姑姑更是吓得不行。

    “太后娘娘,都是老奴的不是,但请太后娘娘看在老奴伺候了您这么些年的份上,就饶过老奴吧!”

    李太后不说话,一连又叹息了几声。

    “你在我身边,也是伺候了这么些年的,我对你,也是极其放心的。没成想你才来了坤宁殿,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事出来。”

    “皇后素来秉公执法,只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也不想保你,因为你实在是太过无用的,无用的人,继续留在我身边伺候,也是无用,待怪物被处置之后,你也就跟着出宫去吧!”

    听着太后娘娘这么说,郑姑姑被吓得,当场晕倒在地。

    郑姑姑好不容易才回到了李太后身边伺候,如今太后娘娘又要赶了她出去,她不想出宫去,她只想留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

    郑姑姑可不想离开李太后的身边。

    郑姑姑在李太后身边伺候了这么些年,早已习惯了宫中的生活。

    且前些年,李太后放了郑姑姑出宫荣养。

    可她男人已经死了,几个儿子又不认她,只知道找她要钱,她实在是没了法子,才又进宫,去了李太后身边伺候的。

    如今李太后要她出宫,简直比让她去死,还叫她难受。

    她不能死,她要活下来。若是太后娘娘真的把她移交给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势必会把她移交给宫正司,照着宫规处,她是要被赶出宫去的。

    虽说如今宫里充斥着那样嗜血的怪物,可难保皇后娘娘,不会等这事过后,再发落她。

    她不能等了,还是再求了太后娘娘。

    郑姑姑一番想罢,俯身跪倒在地,重重地给李太后磕了几个头,跟着道。

    “太后娘娘,老奴知道自己私受贿赂,已经受了宫中的忌讳,只是老奴实在是逼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老奴和先前男人所生的几个儿子,都是些不争气的,整日流连于赌坊酒肆,没了钱之后,就来找老奴要钱。”

    “之前老奴出宫,太后娘娘赏给老奴的那些钱,已经叫几个儿子给败光了,老奴实在是没了法子,才私自收了那孙管事的银子的。若是太后娘娘不许,老奴现在就把那些个银子,给还回去。”

    郑姑姑说着,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准备推门出去,去找了坤宁殿小厨房的管事孙管事。

    见郑姑姑要出去,李太后赶忙朝着身旁伺候的宫女使了眼色。

    明白了太后娘娘的意思后,李太后身边伺候的几个宫女,就走了上前去,拉住了郑姑姑,几个宫女七嘴八舌地劝了郑姑姑。

    “郑姑姑,太后娘娘不过说说而已,您老千万别当真,太后娘娘怎么能就真的把郑姑姑,给赶出宫里去呢?”

    几个宫女劝住了郑姑姑,朝着上首坐着的李太后,福了一礼,紧接着就退了出去。

    在宫里伺候久了的人,都是有眼力见的。

    她们已经看出来,太后娘娘有几句体己话,想要和郑姑姑亲自说的,她们这些个伺候的宫女,还是不要掺和进去得好。

    且方才她们已经看出来了,太后娘娘并非是真心想要处置郑姑姑。

    若是太后娘娘是真心想要处置了郑姑姑,只怕早就请了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小寒姑姑过来了,叫小寒姑姑暂时把郑姑姑,收押在坤宁殿的地下暗牢里。太后娘娘没有这么做,只怕是还想留了郑姑姑,在自己身边伺候。

    待瞧着几个伺候的宫女退出屋外之后,李太后赶忙搀起了,又跪在地上的郑姑姑。

    “我知道你这些年过的的确不易,所以我还是决定不责罚于你了,我还打算继续留你在我身边伺候,你下去洗漱一番吧,看看你的脸!”

    李太后话罢,冲着郑姑姑摆了摆手,示意她出去。

    郑姑姑懂了李太后的意思,跟着就出了屋子。

    坤宁殿偏殿,皇后这边也得了消息。

    因着坤宁殿的小厨房的管事孙管事,担心事情败落,郑姑姑去了太后娘娘面前,反咬她一口,到时候背锅的,可就是她一个人了,所以孙管事,早早地就过来赵皇后这边请罪了。

    “皇后娘娘,都是老奴猪油蒙了心,才想出这样的法子出来的,还请皇后娘娘看在老奴这些年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得兢兢业业的份上,就饶了老奴吧!老奴下次绝对不敢再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