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震怒
    李太后虽不是官家生母,但却是官家的嫡母。

    官家打小,就是养在这位嫡母身边,受嫡母的教诲长大。

    就连当今的赵皇后,都是李太后亲自给官家挑选出来的。

    赵国公府,原先是大陈第一世家。

    皇后又是国公独女,琴棋书画,自幼便是精通的。

    李太后正是看中了皇后的家世和才情,才选了她进宫,去官家身边伺候。

    没成想,皇后如今倒是想着,该怎么样越过她了。

    李太后心中暗暗叹了几息。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难不成真是她老了,什么人也护不住了?

    人人都觉着她老了,想要拉下她来。

    “郑姑姑是哀家身边的人,该怎么处置,全由哀家自己说了算,便是皇后你,身为六宫之主,也不得随意处置哀家身边的人。若是皇后不服哀家管教,大可以去请了官家过来!”

    李太后说着,坐在了由宫女搬上来的绣凳之上。

    太后娘娘向来如此宽和,对待身边伺候的宫人内监,甚少自称哀家,如今太后娘娘自称自己做哀家,是在给皇后娘娘一个下马威吗?

    俞娘子心中暗中嘀咕了句。

    苗娘子见状,一时也有些惊讶。

    好端端地,太后娘娘说这些做什么?

    难不成是想要给了皇后娘娘一个下马威吗?

    不仅俞娘子和苗娘子的心中有几分惊讶,就连皇后自己,心中也有几分惊讶。

    在心底里质疑了一下自己,难不成真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惹得太后娘娘不高兴了?

    赵皇后思虑片刻,终于开了口,问了身旁的李太后就道。

    “太后娘娘,敢问是臣妾说错了什么不该说的?惹怒了太后娘娘吗?”

    听着皇后这么问,李太后面上反应淡淡,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反应。

    “没有!皇后如此贤惠,倒都是哀家的不是了,没好好约束好身边伺候的人,惹出这样的祸事出来,还请皇后责罚!”

    “太后娘娘!臣妾惶恐!您是官家的生母,臣妾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对太后娘娘如此!”

    ……

    “娘娘,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小寒姑姑过来了,说是皇后娘娘打算请了娘娘,前去坤宁殿躲避。”

    “如今宫中怪物肆虐,皇后娘娘担心娘娘受了惊吓,损及了腹中皇嗣。小寒姑姑过来,还带了一队禁军,专门用来保护娘娘的安全。”

    春桃立于盛贵妃身旁,一字一句地回禀道。

    这些怪物,终究还是闯进宫里来。

    虽说这一切来的有些晚,不过还是在盛贵妃的意料之中。

    毕竟那些个嗜血的怪物,是她特地嘱咐了永定侯石璋,从江州柳州带回来的瘟疫患者。

    她原先不过是想要喊石璋,帮她在江州柳州找能够调理身子的药材,没成想,石璋带了一个这样的怪物回来。

    还死了她贴身伺候的四个宫女。

    连石璋自己,也被怪物咬了,自己也变成了怪物。

    她知道那些个怪物的弱点,所以她不怕那些个怪物。

    她已经喊人在整个殿里,摆上了冰块,整个殿里,冷得和冰窖一样。

    那些怪物,遇到寒冷,体内控制了大脑的蛊虫,就会钻出来。

    只是她没想到,皇城司那帮人,竟然在她特地安排的地牢中,发现了那些怪物。

    不得已,她只能先放了那群怪物出来。

    只是这些怪物,为什么没有闯到皇后那厮的坤宁殿,杀了皇后,把皇后也变成像那样的怪物。

    皇后那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这些年不过仗着自己替官家生下了两个皇子,就处处压在她头上。

    皇后算得了什么?

    赵国公府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都是她的手下败将罢了。

    如今皇后遣了小寒过来请她过去,只怕也是没安好心的吧?

    她不去!

    她要官家亲自过来接她去,她才肯去!

    一番想罢,盛贵妃让春桃去请了侯在殿外的小寒进来。

    “去请了小寒进来!本宫有几句话,想要单独问问小寒!”

    春桃点了点头,得了吩咐,马上出了殿,请了侯在殿外的小寒进来。

    小寒虽说是皇后身边贴身伺候的宫女,但在三年前,她已经花了三千两银子,把小寒收买了。

    如今的小寒,是她的人,帮她在皇后身边打探消息。

    “贵妃娘娘,不知您请了奴婢进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嘱咐奴婢?”

    小寒问了坐在上首的盛贵妃道。

    “小寒,三年前我花了三千两银子,把你从皇后身边,给收买了,虽说这三年之间,你提供了不少关于皇后的消息给我,但我还是没有扳倒皇后。”

    “我可以杀了胡大夫,也可以杀了你!虽说你是皇后身边伺候的,但如今宫里怪物肆虐,若是我把你杀了,推到了那些个怪物身上,只怕皇后,还是会相信的。”

    “到时候说不定会厚赏了你的家人。死了你一个人,你的家人,就可以得到那么多的银子,无论怎么想,总还是值当的。”

    盛贵妃的话语冷冰冰地,砸到了小寒面上,吓得她马上跪了下来,一个劲地给盛贵妃磕头。

    “求贵妃娘娘饶命!求贵妃娘娘饶命!奴婢生是贵妃娘娘的人,死是贵妃娘娘的婚,贵妃娘娘说什么,奴婢都照做。只请贵妃娘娘,饶了奴婢一条贱命。”

    小寒一面说着,一面不断给盛贵妃磕头。

    半晌之后,小寒的额头已经磕破了,鲜血染红了小寒面前大半的地砖。

    “小寒,不是我不愿意放过你,只是你的主子,皇后不愿意放过我!回去禀了你主子皇后去,除非官家亲自过来请我,否则无论谁过来请我,我都是不会离开清宁殿的。”

    盛贵妃话罢,冷笑了数声,跟着一旁伺候的春桃,就进了内殿去。

    小寒回去禀了皇后。

    在皇后面前,哭成了个泪人。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她欺人太甚!奴婢不过是得了皇后娘娘您的吩咐,去请了贵妃娘娘过来,没成想,贵妃娘娘竟让奴婢跪下,让奴婢给她磕了几个头,才叫奴婢起来。”

    “可贵妃娘娘不叫奴婢起来,奴婢哪里敢起来?奴婢就一直磕头一直磕头,就这样,额头就磕破了。”

    听着小寒这么说,赵皇后扫了一眼小寒额头上的伤痕,的确是额头磕在地砖之上,所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