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三十章 内乱(三)
    “太后娘娘身子贵重,这样不吉利的话,往后还是别说了。仔细让旁人听去了,还以为咱们的官家不孝嫡母呢。”

    魏国大长公主这句话,意在提醒李太后,谨言慎行。

    若这些人被皇城司那些人递去了官家耳中,再传出来一个官家对嫡母不孝的事情出来,那官家的名声,可就毁了。今日李太后是怎么了,无缘无故说这样大不敬的话做什么?

    魏国大长公主长居城外的上清宫,甚少和李太后有过来往。

    今日听她这个话,魏国大长公主只觉得她别有用心。

    扯了笑脸出来,魏国大长公主又开了口,问了李太后道。

    “太后娘娘,不知可是官家方才过来的时候,同太后娘娘您说了些什么,太后娘娘竟脱口而出那些话。”

    “官家一向以仁孝治天下,太后娘娘虽说不是官家的生母,但到底是官家的嫡母,太后娘娘病了,官家也是亲封汤药,在你身边伺候的。”

    李太后不语,看了眼身旁的福姑姑。

    李太后懒得应对魏国大长公主这些问题,决定交由福姑姑,来应对魏国大长公主。

    “长公主,太后娘娘这些日子犯了头风,脑中有些不清醒,一时说错了话,也是有的。官家今日,的确有过来看过太后娘娘,不过还没坐上多久,便走了。”

    福姑姑这么说,是间接地想要说官家不孝吗?

    还没有坐上多久,便走了?

    那官家过来,到底是坐了多久?

    如今朝中政务繁忙,官家急着回去处理,也在情理之中。

    福姑姑这个话,倒是能叫旁人浮想联翩了。

    不愧是李太后身边伺候的。

    魏国大长公主一眼识破福姑姑的诡计。

    “方才本宫和当阳郡夫人过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官家出去,听官家身边伺候的内监说,官家今日过来,是带了几味名贵的药材过来的,有几株上好的千年山参,还有几朵从雪域过来的天山雪莲。”

    “官家素来仁孝,带了这些东西过来,可见心里,还是有着太后娘娘的。福姑姑方才那些话,实在是不该说出口,亏得福姑姑,还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这么些年。”

    魏国大长公主话罢,招手就唤来了几个从上清宫跟过来的积年嬷嬷。

    “福姑姑当着我们的面,方才在太后娘娘面前,说些大不敬的话,拖下去!杖责五十!”

    在殿外守着的几个积年嬷嬷,进了殿里,看了坐在罗汉榻上的李太后一眼,迟迟不敢动手。

    这是在太后娘娘的宫里。

    在太后娘娘的宫里,当着太后娘娘的面,动了太后娘娘最得力的人,只怕不好。

    几个积年的嬷嬷,面上惧是为难。

    李太后站起身来,扫了眼魏国大长公主身后跟着的几个积年嬷嬷。

    “没成想,长公主的脾气,还是那样的暴躁,那样的沉不住气!福星在我身边伺候了这么些年,你们这些个老货,谁要敢动了福星,我把她们统统打发去了浆洗!”

    李太后甚少发这么大的重怒。

    当阳郡夫人已经吓得跪了下来,开口准备向魏国大长公主求情。

    “太后娘娘,长公主不过是一时之失,还请太后娘娘大人有大量,这事,就揭过去吧!”

    当阳郡夫人这是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因着李太后和魏国大长公主,都是重量级人物,都是她招惹不起的。

    “当阳郡夫人,不必向她求情!李太后退居上清宝应宫,宫里的大事小事,都是由皇后说了算,去请示了皇后,看看要怎么处置福姑姑?”

    “当着官家的嫡母,姑母,乳母的面,说官家的不是,不孝嫡母,这样的老货,若本宫来说,就算是拖出去打死,也不为过!”

    魏国大长公主正眼看着身旁的李太后,就这样道。

    魏国大长公主,也是当阳郡夫人轻易招惹不起的人物。

    转过身,魏国大长公主对着身后几个跟在她身边,伺候的积年嬷嬷嘱咐道。

    “你们几个,尽管上去拿下福星!有我保着你们,这宫里,暂且还不是太后娘娘说了算!”

    听着魏国大长公主这么说,身后几个伺候的积年嬷嬷,忙冲上前来,拉下了李太后身边伺候的福姑姑,用随身带着的绳子,把福姑姑捆在地上。

    “这样的人,实在是不能继续留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了,还是早早发落得好!拖出去,打死了!”

    魏国大长公主的声音,就像命令一样,几个积年的嬷嬷,得了魏国大长公主的吩咐,迅速拖了福星下去。

    紧接着,就听见了殿外传来了福星一阵阵惨叫声,接着那惨叫声就停了。

    “长公主,福姑姑已经咽气了!这尸首该如何处置?”

    殿外有宫人回禀道。

    听见宫人说,福星已经咽气了,李太后吓得一下子瘫倒在身后的罗汉榻上,目光狠厉地看着一旁的魏国大长公主。

    “长公主,你就这样发落我身边伺候的人!这仇,哀家记下了,哀家一定让你千倍百倍地还回来!”

    魏国大长公主不搭理她。

    只照着自己心中想的回道。

    “太后娘娘,官家是本宫的亲侄子,本宫不会瞧着旁人对他不利的,包括你。本宫原先以为,你也是个可怜的人,先帝爷在世的时候,专宠林娘子,林娘子没了,你又找了小林娘子入宫,去陪着官家,之后小林娘子得了官家盛宠,处处越过你,你心里面的滋味不好受,本宫也是看在眼里的。”

    “本宫曾经也帮过你,帮你对付了那小林娘子,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官家虽非你亲生的,但也是自幼养在你膝下的,你可是他的嫡母呀!”

    魏国大长公主说着,越发激动起来,连面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

    “官家并非我亲生,又怎会真心待我?官家的心底里,始终装着生母李娘子,只可惜那李娘子,是个福薄的,没几年,就死了。”

    “如今这大陈朝独一无二的太后,是哀家!哀家想要官家做什么,官家就必须得做什么,哀家想让官家喜欢谁,娶谁,官家就必须喜欢谁,娶谁。我的意思,就是官家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