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厮杀
    夜,漆黑无比。

    一声一声的蝉鸣,使这漆黑的夜晚,越加悠长。

    这是她到了裕王府,被捆到后院柴房的第三天。

    前来看她的,仍旧是送饭的瞎眼婆子,和裕王妃身边的贴身丫鬟夏荷。

    今夜,似乎多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

    “夏荷姑娘,王爷说了,安家这姑娘身上,可是藏着异宝之人。轻易打骂不得,也饿不得。”

    “若是饿坏了身子,安家姑娘不说出那异宝藏在哪里,只怕你我,都难以向王爷交代。”

    “她一个傻子,能有什么异宝?王妃娘娘可怜她,这些日子嘱咐我,每日三次过来看她!”

    “这位安家姑娘,可是朝中第一大奸臣之女,如今那奸臣被陛下赐了三尺白绫,死了。这安家姑娘,也就落到我们裕王府手上了。”

    长脸小厮看着躺在一堆茅草之上,奄奄一息的安清荣,心里有些痒痒的。

    这样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若是就这样没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若是能落到他手上,由他亲自处置,那可就太好了。

    他长这么大,还不曾碰过女人,还没有尝过,这女人是什么滋味的。

    夏荷看见小厮一脸色咪咪的模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躺在茅草堆之上的安家姑娘,赶忙拉住了他。

    “裕王妃交代下来了,安家姑娘知道那异宝藏在何处!那可是件能够穿梭时空,回到过去的宝贝。”

    “如今还没有问出那宝贝在哪里,安家姑娘的身子,你是碰不得的。若是你敢违背裕王妃的命令,碰了安家姑娘,仔细你的手!”

    夏荷教训了那小厮几句。

    一男一女的声音,不断在安清荣的耳畔徘徊。

    她试图睁开眼,看看眼前到底是什么人在说话,可她无论用多大力气,都睁不开眼。

    浑身上下只觉被灌了铅一样,重得抬不起来。

    除却了浑身上下酸疼不止,她的五脏六腑,感觉像是受了重击一样,每喘一口气,胸口都会疼上一阵。

    她是大陈朝第一奸臣之女。

    她的爹爹,是大陈朝第一首辅,把控内阁数十年,架空了陛下,诛杀了不少不服从管理之人。其中也不乏忠义耿直之辈。

    从出生起,她就被很多人恨得牙痒痒。

    有不少人在背后骂她,诅咒她,说她是奸臣之女,本就该死。

    她是奸臣之女,哪有如何?

    是奸臣之女,就该受到别人的谩骂和侮辱吗?

    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从肺腑传来,使她的神志,越发清醒。

    从前的记忆,像走马观花一般,在她脑中不断浮现闪过。

    先帝重病,爹爹临危受命,辅佐当今陛下登基。

    太后担心主少国疑,以母后皇太后的身份,让爹爹做上了内阁首辅,从此把控大陈朝政三十年。

    直至太后驾崩,陛下临朝,在三十年,她们安家在大陈,算的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不过陛下亲政,第一件事便是撤除了爹爹内阁首辅之职,以谋逆罪名,将爹爹打入天牢。

    爹爹进了天牢,安家在大陈,从此也就失了势。

    似乎是注意到了安清荣已经清醒过来,先前站在草堆旁说话的一男一女,朝着安清荣越靠越近。

    “王妃娘娘得了宫里陛下的密令,已经给了安家姑娘下了鹤顶红了,不消多久,安家姑娘便会毒发生亡。”

    “既如此,趁着她还没有死的时候,好叫我快活快活!小爷活这么大,还没碰过像这样细皮嫩肉的姑娘。”

    “我呸!就你还小爷!你一个在王爷身边伺候笔墨的小厮,也配称小爷?”

    “王妃娘娘说了,就算咱们得不到异宝,也不能让其他人得到异宝。”

    “那瞎眼婆子已经在安家姑娘的饭里下了鹤顶红了,不消多久,也该毒发而亡了。”

    夏荷说着话,那小厮就不断往夏荷这边凑过来。

    “我的好姐姐,既然你瞧她可怜,好姐姐不妨替了她,我们两个好快活快活!”

    小厮望着夏荷,面上笑得无比下流。

    紧接着,就听见了小厮惨叫一声。

    夏荷一脚,踢在了小厮的要紧之处。

    “给老娘滚!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也敢来肖想老娘?”

    “信不信老娘今个儿就废了你!叫你做不成男人!”

    听见男子的惨叫,安清荣用尽了全身上下仅存的力气,拼命睁开了眼。

    屋里的光线很暗,暗得她瞧不清眼前的二人,到底是什么人?

    自己这又是在哪里?

    不过方才她听到女子说起了裕王妃,她是得了裕王妃的吩咐,前来看着她死的。

    照她这么说,她如今是身在裕王府了。

    裕王是陛下的长子,也是陛下唯一的儿子,早早就立了太子。

    裕王妃李氏,是阿娘的闺中密友。

    那日爹爹入狱,她随着阿娘来求裕王妃,请裕王妃帮爹爹在陛下面前说说情。

    结果她们刚到了裕王府,司礼监那帮阉狗就来了,不仅抓走了阿娘,还拿走了他们安家祖传的异宝。

    那是一个木盒。

    上头雕刻了星盘和八卦,阿娘同她说,这个木盒具有穿梭时空,回到过去的能力。

    叮嘱她要好好守护这异宝。

    那日司礼监的阉狗,从阿娘身上搜到的,不过是个仿制品。

    真正的异宝,如今就在她身上。

    裕王府的人精明了一辈子,殊不知,他们想要找的异宝,如今就在她的身上。

    他们还叫自己带着她们回安府去找,真是可笑,可笑呀!

    想到这里,安清荣趁着面前的一男一女没注意,摸到了藏在怀里的那木盒。

    这异宝,需要用安家人的鲜血,才能开启,开启异宝之后,才具有穿梭时空,回到过去的能力。

    若是老天爷能开眼,让她回到过去,让她改变安家人的命运,无论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愿意去做!

    忽然,男子“咦”了一声,方才他看见还半死不活的安清荣,竟然睁开眼了,正朝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你这小蹄子,命倒是挺硬的!吃了鹤顶红,挨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见你死去。”

    就在他的手快要触碰到安清荣的脸的时候,先前还倒在草堆之上,奄奄一息的安清荣,突然得了力气,从草堆上站了起来。

    一把抓住了方才那男子的手指,用尽全身力气一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