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回首
    “咱们两朝的皇帝,都是痴心人。先帝在世的时候,先是盛宠林娘子,林娘子没了,先帝又接了林娘子的亲妹妹小林娘子入宫,小林娘子也得了官家的宠爱。小林娘子没了之后,官家悲痛不已,紧接着就大行了。”

    “如今咱们的这位官家,不也是一样,从盛娘子入宫,到今日,已经足足七八个年头了,官家也宠了盛娘子,这七八个年头,连皇后和心禾丫头,都越不过她半分。”

    李太后口中的心禾丫头,就是宫里的苗娘子,苗贤妃。

    李太后说着说着,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只是可怜心禾那丫头了,放着好端端的郡主不做,偏偏要嫁与官家。嫁与官家到底有什么好的?”

    若是李太后能够重新选择一次。

    她宁愿自己不入宫。

    不会爱上那个不应该爱的男人。

    不应该在他死之前,答应他,要替他看好这大陈的江山。

    她已经厌倦这宫中的生活了。

    整日对着这四四方方的天空,整日对着这无穷无尽的算计斗争,就算是个好人待在这里,也会被那些个算计阴谋给同化吧!

    太后娘娘心中的苦,福姑姑也是知道的。

    福姑姑是李太后入宫之前,从家中带来的陪嫁。

    太后娘娘已经入宫近四十年了,历经了多少风风雨雨,阴谋算计,她也是清楚的。

    先帝在世的时候,太后娘娘虽是中宫皇后,但得到的,也仅仅是先帝的尊重。

    一个女人,仅仅只得到丈夫的尊重,那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先帝冷落太后娘娘,独宠了那时的贤妃林娘子,林娘子以一曲月中舞,名动宫中,先帝亲自夸了林娘子是月中仙子。

    什么月中仙子,分明是那林娘子,早就算计好的。

    不过是想要以一曲月中舞,博得官家宠爱和怜惜罢了。

    好在林娘子是个不长命的,盛宠几年之后,一场大雨过后,林娘子受了惊吓,近乎疯癫,就这样没了。

    林娘子没了,官家悲痛欲绝,几乎愿意放弃江山,下去陪林娘子。

    要不是太后娘娘在一旁劝着,说林娘子还有一孪生姐妹小林娘子,模样和林娘子长得几乎一样,太后娘娘又把那小林娘子亲自接入宫中,送到了官家宫里。

    官家的心情,才渐渐恢复。

    明明太后娘娘是那么得讨厌那林娘子,却偏偏要把那林娘子的孪生姐妹,小林娘子接入宫中,来使自己的丈夫,重新振作起来。

    太后娘娘所做的,已经远远超出一个妻子的范围了。

    如今盛贵妃得宠,太后娘娘似是瞧见了昔年景象,又重新上演。

    “太后娘娘要不提点提点皇后娘娘,如今皇后膝下育有两子,盛贵妃膝下唯有一女,虽说大公主受官家爱重,但公主毕竟是女儿身,无论如何都是做不了储君的。太后娘娘要不替皇后娘娘谋划着。”

    福姑姑见李太后陷入沉思之中,久久不能自拔,忙开口提醒道。

    把陷入沉思之中的李太后的思绪,拉了回来。

    听着福姑姑这么说,李太后也在考虑。

    皇后出身赵国公府。

    昔年风光无限的赵国公府,现如今已经门前冷落了。

    不过皇后到底是中宫,官家就算再如何宠那盛贵妃,也少不得对皇后,礼敬几分。

    “这些事情,待以后再慢慢考虑吧!你出去,去把苍儿请进宫里来,我想要见见苍儿,听听他是什么意思。”

    李太后说着,朝着福姑姑挥了挥手,示意福姑姑出去。

    福姑姑也是极有眼力见的,见太后娘娘朝着她招了招手,福姑姑也就势退了下去。

    ……

    坤宁殿里。

    赵皇后娘家的嫂嫂,现任的赵国公夫人,亲自进宫来看了赵皇后。

    “皇后娘娘,赵国公夫人入宫来给您请安了,如今人已经侯在了殿外。”

    小寒轻声喊醒了坐在软榻上歇息的赵皇后,随后把赵国公夫人入宫来看她的事,禀了上去。

    “嫂嫂难得入宫一趟,去请她进来吧!”

    赵皇后这些日子想着俞娘子和苗娘子口中所说的那些个计划,头疼不已。

    小寒亲自引着,带了赵国公夫人,进了坤宁殿的内殿。

    赵皇后躺在榻上,脸色有些苍白,发上的钗环,统统都卸了下来。

    “皇后娘娘,不过几日不见,您怎么就憔悴成如今这副模样?可请了太医过来瞧过了?”

    赵国公夫人,坐在了赵皇后的床榻旁,言语温和地关心着此刻正躺在软榻上的赵皇后。

    “我的身子不要紧,听说你今日入宫来了,我就让小寒去接了你进来。可是大兄的身体又不好了?还是父亲母亲的身子不好?”

    赵皇后问了赵国公夫人几句,就开始磕了起来。

    “皇后娘娘无需担心,夫君和公公婆婆的身子,都好,都没有什么大碍。公公得了消息,说皇后娘娘病了,亲自吩咐了我,入宫来看看皇后娘娘的。”

    赵国公夫人文氏,是赵皇后的哥嫂。

    文氏出身书香世家文家,家中父亲兄长,皆在御史台任职,也算得上是大家出身的姑娘了。

    魏国大长公主正眼看着身旁的李太后,就这样道。

    魏国大长公主,也是当阳郡夫人轻易招惹不起的人物。

    转过身,魏国大长公主对着身后几个跟在她身边,伺候的积年嬷嬷嘱咐道。

    “你们几个,尽管上去拿下福星!有我保着你们,这宫里,暂且还不是太后娘娘说了算!”

    听着魏国大长公主这么说,身后几个伺候的积年嬷嬷,忙冲上前来,拉下了李太后身边伺候的福姑姑,用随身带着的绳子,把福姑姑捆在地上。

    “这样的人,实在是不能继续留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了,还是早早发落得好!拖出去,打死了!”

    魏国大长公主的声音,就像命令一样,几个积年的嬷嬷,得了魏国大长公主的吩咐,迅速拖了福星下去。

    紧接着,就听见了殿外传来了福星一阵阵惨叫声,接着那惨叫声就停了。

    “长公主,福姑姑已经咽气了!这尸首该如何处置?”

    殿外有宫人回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