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乱(下)
    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如此新鲜,而带着阵阵樱花香气的山风了。

    顾云棠抬起头,朝着半山腰上那一丛山樱花看了一眼,粉色的樱花,在夕阳的映照下,还是那么的耀眼。

    收回目光,顺着盘山的小路,顾云棠下了山,回到了那座位于半山腰的庄子之中。

    这座庄子,是母亲多年前留给她的遗物之一。

    庄子里的一切,皆是母亲照着她的喜好布置的,十多年未曾有过变化。

    坐在院门口剥着扁豆的汤嬷嬷瞧着顾云棠进了院里,面上红扑扑地,像是遭风吹过一样,放下手中的扁豆,赶忙走了过来。

    “姑娘这是又去山上看樱花了?姑娘大病了这些个日子,断断不可以再上山吹风去了!咱们毕竟是住在山上,这倒春寒,可是厉害着呢。一个不小心又着了凉,不躺个十天半个月,是起不来床的。”

    “太太临终前,嘱托过老奴照顾好姑娘,就不能放任姑娘自暴自弃。”

    汤嬷嬷絮絮叨叨时的模样,比起母亲生前的时候,丝毫不差。

    就是容颜苍老了些,话也多了几句。

    汤嬷嬷的目光在顾云棠身前身后打转了半晌,没见到贴身伺候姑娘的芸豆,拿起菜筐里头的一把葱,就要发作出来。

    “姑娘,芸豆这小丫头又去坐什么了?别不是去偷了老奴前些日子酿的百花蜜了吧?”

    “那些个百花蜜,是治姑娘咳疾的,前些日子才叫那小丫头偷着吃了半罐,剩下的那半罐,还得给姑娘兑着水喝呢。”

    看着汤嬷嬷的面上变得凶神恶煞起来,看来那半罐百花蜜,在她心中的位置还是很重的。

    毕竟眼前这位汤嬷嬷,是打小就伴在自己身边的人。

    知道百花蜜可以治疗自己的咳疾,汤嬷嬷费尽心思,用了自己种的扁豆和山里的蜂农做了交易,才换来的一罐百花蜜。

    汤嬷嬷平日里把这罐百花蜜束之高阁,唯有顾云棠咳嗽不止时,才会取下来,挖一勺出来,给她兑着水喝下。

    “芸豆被我打发去山下帮蜂农采蜜去了。前两日她去蜂农家里偷吃了百花蜜,虽说人家没有责怪,但我心中终究是过意不去,就打发去了。你莫怪她!”

    顾云棠说着,眸光落在对面的汤嬷嬷身上。

    汤嬷嬷也瞧着她,见她面色逐渐红润起来,叹了一口气,面上带了满满的笑意。

    “既如此,就让她去帮忙吧!待会咱们用过晚饭,给她留点就成。”

    顾云棠点了点头,不再言语,而是跟着汤嬷嬷的步伐,去了用饭的灶房中。

    晚饭汤嬷嬷已经做好,是极其简单的两菜一汤,菜都是山里的新鲜果蔬,茼蒿菜和芥菜,茼蒿菜过了猪油,吃起来很是爽口。

    芥菜汆过水后,苦味淡了许多,吃起来有些回甜。

    汤嬷嬷瞧着顾云棠匆匆吃过几口饭菜,就停住了筷子,她赶忙舀了一碗用火腿熬煮出来的汤水,递了过去。

    看着顾云棠狼吞虎咽地把那碗带了点肉味的火腿竹笋汤喝个干干净净,汤嬷嬷的眼眶渐渐红了。

    “姑娘就是命不好!夫人去得早,老爷娶了新媳,生怕那继夫人苛责姑娘,老爷就让老奴带着姑娘来了夫人在世时留下的庄子居住。没成想,这一住就是这十多年!可算是苦了姑娘。”

    汤嬷嬷说这些日子苦,顾云棠却觉得,一点也不苦。

    儿时陪着汤嬷嬷住在山庄的日子,是她前世在宫里,最怀念的快乐时光了。

    宫里的日子难挨,唯有靠回忆撑着。

    否则她也是要和那些人一样,熬不住,随着先帝去了的人。

    大魏二十五年,是她前世第一次以方士的身份,入宫的日子。

    那时她只是钦天监的一名小小的女官,先帝爷瞧她模样长的尚可,就把她留在了殿里伺候。

    大魏三十年,先帝爷猝然驾崩,太子爷登基,也就是后来被流言讽刺弑父杀兄的天启帝。

    虽说天启帝知道她是先帝身边伺候过的人,对她礼遇有加,许了她钦天监正使的位置。

    天启帝登基不过半月,一直镇守边关的韩王私自带兵回京,借先帝爷给的钥匙腰牌,带着人马杀进宫中。

    她也就死在了那夜的大屠杀之中。

    韩王是先帝爷的三子,脾气性子最像先帝爷的人。

    说她以妖法魅惑先帝,让先帝爷临终前改了遗诏,才让天启帝登基,将她诛杀在了钦天监宫殿之中,死在了她最爱的星盘之上。

    她还记得那夜帝星陨落,星象混乱,斗转星移。

    或许是星盘知道她心怀怨恨,就把她送回了二十年前,让她再度重生。

    天启帝帝位的确来路不正,若非杀了先帝爷和在宫中侍疾赵王,以那时在朝中的威信,他很难成功登基。

    不过韩王说她以妖法魅惑先帝,实在是无稽之谈,先帝与她莫逆之交,先帝爷将她当做知己,她也走进了先帝爷的心中,她怎会害他?

    既然星盘让她重活这一世,她希望能借一己之力,护好先帝。

    护好那个大魏开国两百年以来的第一位明君!

    “姑娘,姑娘!您又在想着什么了?是不是又想夫人了?昨个儿老奴在您屋里伺候,您睡着了,似是说了梦话,喊了几句夫人的名字。”

    “再过几日就是清明了,夫人葬在离这不远的清风山,若姑娘不嫌路途遥远,就随着老奴一起去祭拜祭拜夫人吧!”

    汤嬷嬷的声音,把顾云棠的思绪拉了回来。

    这些年,她竟连母亲的忌日也忘记了?

    要不是汤嬷嬷方才提醒,她或许还想不起来。

    母亲就是在五年前的那个春日里没的。

    母亲是大魏第一世家齐国公府的嫡长女,和父亲徐渭的婚事,是两家长辈一早就定好的,夫妻之间,鹣鲽情深。

    不过母亲自生下哥哥以及她之后,和父亲生了隔阂,起了矛盾,躲在山里的庄子住了几日后,就不明不白地没了。

    至于母亲是如何没的,那时她年纪尚小,记忆模糊,如今也就不大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