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回府
    “姐姐,你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里?明珏没有你的消息,请了吕娘子出去打探,结果也没有姐姐的消息。”

    当今官家虽不是李太后亲生的,但却是自幼就养在李太后身边的。

    李太后对官家,也是精心教养着的。

    自幼就请了有名的教书先生,来教导官家。

    官家当年不是先帝爷所指定的继承人,也是李太后力排众议,把官家一举推到了帝位之上。

    官家对李太后,也是极其孝顺,事事顺从。

    “听说大娘娘病了,我特地过来看看大娘娘,还叫人开了库房,带了几株千年的山参和几朵天山雪莲过来。”

    官家坐在了李太后身旁的软榻上,表示亲近。

    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官家,李太后的面上,突然掉下了几滴眼泪下来。

    “这些日子不知官家在忙着什么?我想去探望一下官家,但又怕耽误了官家出来朝政,故而不曾前去打扰。”

    福姑姑也是极有眼力见的,听着李太后这么说,赶忙出来,跟着附和了一句。

    “官家,太后娘娘这些日子,心底里十分想着官家,说是想要见见官家,和官家说几句话。”

    听着李太后和福姑姑一前一后这么说,官家马上起身,行至李太后的身旁,给李太后福了一礼。

    “大娘娘,都是儿子的不是,要不是儿子这些日子忙着处理政务,一时怠慢了大娘娘,也不会叫大娘娘病中,还关心着儿子。不知大娘娘可请了太医来瞧过了?要不儿子亲自去请了太医过来,给大娘娘瞧瞧?”

    官家话音刚落,马上招手唤了伺候的内监上来,去太医院请了太医过来。

    “一直给大娘娘看诊的,是不是太医院的齐太医?齐太医一直照顾着大娘娘的身子,请来齐太医过来看看,也是好的。”

    内监得了官家的吩咐,马上下去请了太医过来。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那内监就把太医院的齐太医,请了过来。

    齐太医是李太后安插在太医院里的心腹,一直在为李太后做事,请了他过来瞧瞧,也是好的。

    齐太医进了内殿,先后给官家和李太后,行了大礼。

    “官家,不知太后娘娘的身子是哪里不适?”

    齐太医跪在珠帘后头,问了珠帘之中的官家和李太后一句。

    李太后和官家都没说话,一旁伺候的福姑姑,替了他们二人说话。

    “齐太医,太后娘娘近来身子不适,总是觉得头疼,你过来给太后娘娘好好瞧瞧吧!”

    福姑姑说着,掀开珠帘,请了齐太医进来。

    齐太医进了珠帘里,依旧伏跪在地上,给李太后看诊。一番搭脉之后,齐太医就诊断好了。

    “回官家的话,太后娘娘这些日子是因着身体太过操劳的缘故,才犯的头风,待老臣开了方子,太后娘娘服下之后,这病,也就自然药到病除了。”

    齐太医说着,手中片刻也不曾歇,到了一旁的书案上,片刻就把药方写好,交到了福姑姑的手上。

    福姑姑又唤了宫女去照着药方,到御药房去抓药。

    就在这个时候,福姑姑突然开口说道。

    “官家,其实今日想要见您的,不单单只有太后娘娘,还有旁人。”

    “贤妃娘娘,你可以出来了!”

    听见了福姑姑的声音,一直躲在内殿屏风后头的苗娘子,由几个伺候的宫女搀着,就出了屏风。

    苗娘子出了屏风,行至官家面前,给官家福了一礼。

    “官家安好!”

    在官家还没有过来之前,苗娘子就已经过来了。

    李太后之所以要福星去请了官家过来,就是想要让官家,见上苗娘子一面。

    这些年官家一入后宫,要不就是去的盛贵妃的清宁殿,要不就是去的旁的年轻妃嫔的住所,先头进宫的几个老人,俞娘子苗娘子等人,都冷落了。

    在上清宝应宫里看见苗娘子,官家也有几分意外。细细打量了面前的苗娘子一番,渐渐开了口道。

    “心禾,你今日怎么过来了?难不成你也是过来,给大娘娘请安的?”

    李太后朝着苗娘子使了眼色,苗娘子马上明白了李太后的意思,点了点头,就回道。

    “回官家的话,妾听说大娘娘身子不适,就过来陪着大娘娘了,大娘娘说抄经能够静心,就让妾坐在屏风后头抄经了。”

    说着,福姑姑已经把苗娘子在屏风后头抄的经,取了出来。

    “大娘娘身子不适,想来都是我们这些个做儿媳的照顾不周所致,所以妾就给大娘娘抄了一品《药师琉璃光经》,准备供奉在佛前,给大娘娘祈福,希望大娘娘的身子,能早日痊愈。”

    苗娘子方才说的那些话,都是李太后交代了苗娘子,务必要这样和官家说的。

    官家素来以仁孝治天下,以往李太后病了,官家都是在李太后身边,亲奉汤药。

    如今因着政务繁忙,就给疏忽了。

    不过官家的心中,始终还是以李太后为重的。

    听着苗娘子这么说,官家有些想象不到。

    “没成想,你倒是有心了。既然抄经,就好好抄吧!务必要心诚,正所谓心诚则灵!只要你心诚,这手抄的经书,供奉在佛前,佛祖菩萨一定能够感受到你待大娘娘之心的。”

    官家话罢,吩咐了身旁伺候的内监,去把官家御前用来批朱的御笔,给苗娘子送过来一支成色好的。

    “这支笔是我惯用的,你若是拿来抄经,也算是我对大娘娘,尽了一份孝心了。”

    官家把御笔亲自交到了苗娘子手上,朝着罗汉榻上坐着的李太后,又福了一礼,就出了上清宝应宫。

    李太后不放心,让福姑姑亲自出去,帮他送送官家。

    待看着官家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殿外,李太后这才开了口,说道。

    “这支御笔,是官家用来批朱的,和旁的笔,可不一样,你就仔细收起来吧!我知道你今日过来,是为着什么事,只是你方才既见了官家,怎么不把你想要说的那些事,和官家说说呢?”

    李太后说着,屋里伺候的宫人内监,已经退出去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