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府外
    “郡主殿下,请你住口,若是你再大吼大叫,就给我出去!到时候若是把那些怪物引了过来,我第一个就是丢了你出去,把你拿出去喂了那些个怪物。”

    盛明玉气不过,索性就说些狠话,吓吓合阳郡主。

    合阳郡主是个经不住吓的,听着盛明玉这么说,赶忙回道。

    “盛姑娘,你敢!我可是官家的亲妹妹,若是我死在了这里,官家一定会为了我报仇的,到时候这屋里的人,一个人也别想跑了。我一定要让官家杀了你们,为我陪葬!”

    听着合阳郡主这些话,盛明玉只觉得好笑。

    “若是你死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到时候我们再把你抛尸荒野,看官家怎么杀了我们,为你陪葬的。”

    盛明玉这么说,就是想要吓一吓那合阳郡主。

    没成想,那个合阳郡主,是个经不住吓得。

    听着盛明玉这么说,马上吓得晕死过去。

    晕死过去也好,省得听她在这里,一张大嘴巴,吧嗒吧嗒个不停。

    像极了乡间那些个骂街的老妇人。

    ……

    次日晨起,小蝶先一步起床。准备开了屋门,出去看看的时候。

    只见那些个怪物,仍旧站在屋外。

    似乎是并没有因为到了白日,从而躲到了阴暗处。

    小蝶觉得事有蹊跷,赶忙喊醒了还躺在榻上的盛明玉。

    “姑娘,姑娘,你快起来看看!这屋外有些不对劲!”

    听见了小蝶的声音,盛明玉赶忙从睡梦中就醒了过来。

    小蝶拉着盛明玉,去了屋门前,只见那些个怪物,仍旧聚集在屋门前。

    屋外的太阳已经升起。

    似乎那群怪物,已经不惧怕太阳了。

    看着屋外那些个不断游走的怪物,盛明玉并没有一丝意外。

    因为这件事,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那些怪物,其实真正害怕的,不是阳光。

    而是温度。

    只有低温的时候,那些个怪物脑中的蛊虫,才会受不住寒冷,从怪物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所以要想把这群怪物完全杀死,只有一个法子,准备一个充满冰水的池子,把它们引入池子里,冻死控制怪物大脑的那些个蛊虫。

    李谦一醒来,只见身后的窗户外,已经聚集了一大批怪物。

    “盛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这些怪物,并没有躲起来?难不成它们已经不害怕阳光了?”

    李谦问了盛明玉一句。

    既然李谦那么想知道,盛明玉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李公子,其实这些个怪物怕的,不是阳光,而是温度,是低温。只要把那些个怪物浸入在冰水里,控制怪物大脑的那些蛊虫,就不因为受不住冻,从而从怪物的大脑里,钻了出来。”

    盛明玉这么给李谦解释,李谦仍旧是一知半解的。

    他不懂盛明玉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盛姑娘又是怎么知道,真正控制那些怪物的,是那些怪物脑中的蛊虫?盛姑娘到底还知道些什么,麻烦一一告诉我?”

    李谦追问盛明玉道。

    她同李谦算不得相熟,没必要和李谦解释太多。

    既然他不明白,就不明白算了。

    还能怎么样?

    “李公子,一时半会我和你也解释不了这么多,只是外头还有这么多的怪物,只怕我们,一时半会也是出不去了。”

    盛明玉话音刚落。

    小蝶就抱着两个孩子,从暗格里走了出来。

    “小蝶,现在咱们屋里,还有多少吃的,多少水?够我们撑上几日?”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弄清楚食物和水,到底还有多少,还够她们撑上几日。

    知道还剩下多少食物和水之后,再想办法该如何从这里出去。

    小蝶清点了一番屋里的食物和水,一五一十地回了盛明玉。

    “姑娘,现在咱们屋里,还够两日的食物,只是这水,已经是不够了。院子后面有一口盖了石板的井,那里头的水,并没有被那些个怪物所污染。”

    “只是从咱们这里去后院,还有一段距离,那水,只怕也是取不回来了。”

    小蝶面带担忧道。

    听着小蝶这么说,盛明玉面上全无忧虑之色,反而还笑了起来。

    “咱们这里不是有一位李公子吗?咱们把那取水的重任,交给李公子,李公子你看如何?”

    盛明玉这是在问了李谦的意思。

    李谦尴尬一笑。

    “盛姑娘,你是在开玩笑吗?这个笑话可不好笑!我不喜欢听这个笑话!”

    “小蝶姑娘方才已经说了,从这里去后院,还有一段距离。这一路之上,都是那些个怪物,你要出去取水,不是要了我的命去吗?”

    “既然李公子不愿意去取水,那就郡主殿下去吧!反正郡主殿下想要留在我们这里,就不能吃白食,总是要干些活计,去取水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合阳郡主听着盛明玉这么说,只听见“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盛姑娘,外面那么多吃人的怪物,我不想出去送死!”

    如今表现得这般伤心,这般难过,在赵婵的心里,已经起了些许疑惑。

    “张老爷,不知令千金的遗体在何处?张家大老爷既然请我过来,我自会为令千金好好检查一番。”

    “若是令千金不是溺水而亡,我也会帮张老爷,找出真凶,好让令千金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如此便麻烦赵娘子了。这些日子天气炎热,我担心如月的尸体会变样,就没把如月的尸体,安置在这灵堂之中。”

    “我家后院的假山丛中,有一处洞穴,我已经让人在里头放了冰块,把如月的尸体,挪了进去。还请赵娘子随我过来!”

    跟着张家大老爷来到了张家后院的假山洞里,赵婵看见了那位张家大姑娘张如月的尸体。

    几日过去了,张家大姑娘的尸体,除了有些许的发白,其他地方,倒是还没有发生什么质的变化。

    外头传说张家大姑娘是溺毙而亡的,而张家大夫人,却是不相信。

    正是因为她不相信张家大姑娘是溺毙而亡,所以才请她过来查验一番的。

    毕竟她的验尸技术,在这金陵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张家大夫人之所以请她来查验张家大姑娘的尸体,有两个原因。

    其一,因为她是女子,张家大姑娘虽说已经死了,但张家大姑娘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家,若是就这样被外男看了身体,只怕会有损张家这么多年来的好名声。

    张家是这金陵城里的富商之一,爱惜自己的名声,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