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嬷嬷
    “娘,我想吃鸡蛋!想吃鸡蛋!”

    两个孩子说着话,不断摇晃着小蝶的胳膊。

    “好好好,既然你们两个想吃,就给你们两个吃吧!”

    小蝶把那煎鸡蛋用筷子分成两半,一个孩子碗里有一半。

    用过晚饭之后,外头就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那群嗜血的怪物,开始活跃起来了。

    厨房的下面,是一个地窖,小蝶哄着两个孩子睡着之后,就出了地窖。

    “姑娘,外头不大安全,你还是去地窖里面躲躲吧!”

    小蝶面上惧是忧虑之色,拉着盛明玉的手,就要拉她进厨房下面的地窖里面。

    盛明玉没有说话。

    而是继续听着院外的动静。只见外头火光冲天,传来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嘶喊声。

    像是有人被野兽咬死,发出的声音一样。

    只是外面的那群怪物,比野兽,还要可怕十倍。

    “姑娘,要不咱们还是回屋里吧!奴婢害怕!”

    听着外头那一阵阵凄厉的喊叫声,芙蕖已经瑟瑟发抖起来,拉着盛明玉的手,就要把她拽进屋里。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地敲门声。

    “小蝶姑娘,小蝶姑娘,你在屋里吗?我是王婆呀!求求你救救我呀!”

    是一个妇人的声音。

    听着那声音,似乎那妇人,已经被吓得在屋外哭了起来。

    “姑娘,屋外的是住在'隔壁的王婆,听她的声音,似乎是她受到了那些嗜血怪物的追击,要不咱们打开门,放她进来吧!”

    如今这里做主的,是盛明玉。

    小蝶要放人进来,还是得问过盛明玉的意思才行。

    芙蕖一听小蝶要放人进来,赶忙出声道。

    “姑娘,那王婆在外面那么久,说不准已经被那些个嗜血的怪物给咬伤了,不能放她进来。一旦放她进来,咱们这些人就要没命呀!”

    听着芙蕖这么说,李谦也跟着劝了句。

    “芙蕖姑娘说的对,现如今不是仁慈的时候,我们不能断定那王婆到底有没有被咬伤,为了屋里人的着想,轻易还是不能放她进来。”

    外头的声音,越喊越小。

    渐渐地,就再也听不见那声音了。

    声音停了,难不成那王婆,已经死了?

    这个时候,院子的后门,又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好在用晚饭之前,李谦已经带着吴伯,用木条加固了后门,一时之间也冲不破门。

    “姑娘,咱们还是进地窖避避吧!奴婢已经把你屋里所需的东西,都搬去地窖去了,咱们在地窖里,始终也安全些。”

    小蝶又继续劝了盛明玉一通。

    听着小蝶这么着,盛明玉只好跟着小蝶,一块下了地窖。

    地窖之中,已经点上了蜡烛。

    盛明玉这才看清楚眼前的地窖,地方很大,像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早就挖出来的地窖了。

    一下地窖,小蝶的两个孩子,就冲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小蝶。

    “娘,昌儿担心你,你怎么才下来呀?上面都是那些怪物,娘赶紧下来,昌儿保护你。”

    地窖之中小蝶已经搬了屏风下来,隔出了两个房间。

    一个靠里的房间,是盛明玉芙蕖住的,另外一个房间,则是给李谦吴伯住的。

    因着小蝶之前就已经打扫过地窖,所以地窖之中,没有灰尘和虫子。

    不过睡在地上,始终还是冰凉的,盛明玉还是觉得不太习惯。

    “还请大寒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先饶了我吧!事后奴婢一定给大寒姑娘赔礼道歉才是!”

    听得心淑这样说,大寒也听出了心淑话里对春寒的不瞒。

    带着她们过来这边搜院,若是什么也查不出来,只怕齐氏大发雷霆下来,她们这些个伺候的丫鬟仆妇,也是担当不起的。

    这边的后罩房,心淑早就差人回来报信了。

    心淑和心华同在齐氏身边伺候,二人姐妹情深,听着心淑让丫头回来报信,心华马上就拦住了那丫鬟,让那丫鬟没有进入齐氏的屋里。

    心华捧着茶盏进了里屋,此时的齐氏,正躺在榻上小憩,彩星拿了美人捶,在帮她捶打着腿部,陈婆子手中端着盘切好的瓜果葡萄,在一旁侍候着。

    看着心华捧着茶盏,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陈婆子忙向她使了眼神,让她走近了自己。

    “心华姑娘,如今夫人仍在气头上,你还是谨言慎行些,莫要惹恼了她。”

    心华点了点头,把茶盏搁在了高几上,正要转身出去,却被齐氏给叫住了。

    “堂屋那边心淑可让人递回来消息,到底三姑娘有没有被人窝藏在堂屋?”

    “还是春寒那丫头,为了活命,跑到我面前,胡说八道了一通。”

    齐氏这么一问,心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不过她还是捡了几句不轻不重的话,回道。

    “夫人,心淑姐姐带着春寒那丫头去了堂屋那边搜院,原先大寒姑娘喊了护院小厮,拦住了她们,但最后却是没有拦住,还是被春寒姑娘带着心淑闯了进去。”

    “如今说不定还在堂屋之中搜查,还请夫人耐心等等!”

    齐氏端起高几上头的那盏茶,掀起了茶盖,而后重重盖了上去。

    “心华,你可听清楚我方才所言是何?我问的是顾玉棠那死丫头,找到没有?”

    “你和我说这么一堆不痛不痒的话,到底想要做什么?”

    齐氏问着心华,心华一下子就跪了下来,连声回道。

    “求夫人恕罪,求夫人恕罪呀!奴婢帮着心淑隐瞒了此事,心淑姑娘带着春寒那丫头去搜了堂屋,一无所获!心淑担心夫人怪罪下来,就让我提前给您瞒着!”

    “好呀!好呀!没成想,我竟然养了一群吃里扒外的家伙!你们这些个家伙,竟想合起伙来诓骗我?”

    “我有那么好骗吗?”齐氏说着,屋里伺候的陈婆子,彩星等人,一下子吓得全部跪了下来。

    彩星是贴身伺候齐氏的,才敢劝一句。

    “夫人,都是底下的丫鬟们不懂事,惹恼了夫人,奴婢代她们几个,给夫人求求情,让夫人饶恕了她们二人。”

    “饶恕?她们一个个如此会做事,还需要我来饶恕她们?吩咐下去,让人把心华给我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