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误会
    渐渐地,盛明玉也撑不下去了。

    香案下面的空间太过狭小,四周又让他们用木板给挡住了,已经成了密闭的空间,无法透气。

    正当盛明玉要躺下来的时候,只见一道金光,透过木板的缝隙,折射进来。

    天亮了,天终于大亮了。

    谢云锦喊醒了躺在地上昏昏欲睡的安心,推开了那些个挡在香案四周的木板。

    果然,天一亮,太阳一出来,那些个瘟疫患者就躲了起来。

    见屋里没了怪物,盛明玉拉起了安心,准备和吴伯一块出去。

    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只听见后头传来了一阵响声,那两个箱子被人从里头推开了。

    “原来这间破庙里头,还是有人的呀!我就说昨天晚上,我听见这破庙里头传来人声!”

    盛明玉回过头,只见那两个男的,正站在自己身后。

    吴伯挡在了盛明玉的面前。

    “姑娘,你们快走!这里交给小人来应付!”

    “吴伯,不必了,看他们二人身上的穿戴,想必不是附近山林之中窝居的山匪,应该是东京城里的纨绔子弟。我们走我们的,不必理会他们!”

    盛明玉回过头来看了身后的二人一眼,见身后的二人并未追上来。

    她马上让安心带路,去了昨天夜里藏马车的地方。

    因着怕受到怪物的侵袭,她们就把那马车,藏到了破庙后头的树林里。

    果然,马车还完好无损。

    马匹也还在。

    吴伯把马牵了出来,又重新绑在了马车之上。

    “姑娘,趁着那群怪物不在,还是赶快上车吧!咱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到了小蝶姑娘所在的庄子。”

    正当盛明玉准备上了马车的时候,只听见那两个男子的声音,又从自己身后传了出来。

    “公子,你看她们有马车,要不要咱们坐上了她们的马车,回城里去。老爷和夫人,这些日子已经派出了不少人来找公子了。”

    那身形有些微胖的男子,口中一边念叨着,一边又拽紧身后的男子,把那男子,不断往盛明玉的马车这边拽过来。

    “姑娘,能不能让我们上了马车,这树林里那些怪物太多,只怕我们走上一天,也未必出得了树林。”

    听着他的一番恳求,盛明玉并没有动容。

    马儿昨日喂的马料不多,这马车上头的马料,也所剩无几,能不能够撑到她们找到小蝶还说不一定,如今要她再带上两个人,万一找不到小蝶怎么办?

    看盛明玉面上反应淡淡。

    先前说话的那男子,掏了掏身上,掏出来一锭不大不小的银子,递给了面前的盛明玉。

    “姑娘,这是我们身上仅存的十两银子了,若是不够,待回到京中,我再让我家公子,把剩下的银子,送到姑娘府上。只求姑娘能够载我们一程!”

    盛明玉接过那锭银子,随后把银子递给了安心,交由安心亲自保管。

    既然他们给了银子,还是载他们一程吧!

    “你们要去哪里?”

    盛明玉又问了句,细细打量了那男子身旁,穿着打扮和他不一样的男子。

    看模样,他身后的那男子,才是主子。

    “那么盛姑娘又要去哪里?”

    男子说着话,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把折扇,扇着风道。

    他怎么知道自己姓盛的?

    盛明玉面上笑了笑,开口问了一句。

    “不知公子从哪里看出来,我姓盛的?”

    听着盛明玉这么问,那男子没说话,反而先笑了起来。

    “那日的张先生行刺案中,我虽站得远,但还是瞧见了是盛姑娘,帮着开封府衙门和皇城司,抓到那行刺张先生的凶手的。我叫李谦,若是盛姑娘不介意,大可喊我一声,李公子!”

    李公子?

    京中李姓的世家,的确有些多。

    她未曾见过眼前这一男子,不敢断定,到底眼前这一男子,出自哪个李姓世家。

    “既然是李公子,我收了李公子的银子,就先上车吧!”

    盛明玉话罢,先上了马车,随后安心上了马车。

    紧接着就是那李公子和他的随从,上了马车。

    “盛姑娘,车上可有吃的,我饿了。”

    李公子一上车,就坐到了盛明玉的身旁,凑近她的耳朵说道。

    盛明玉不想看他,转过头问了安心道。

    “安心,车上可有吃的,给这位李公子拿点出来。”

    安心得了吩咐,开始在车里找了起来。

    盛明玉她们出门出得急,安心并没有来得及准备多少吃的。

    所以眼前这马车里,并没有多少吃的。

    “姑娘,车上只有些饼干了,还是前些日子,姑娘出去的时候,给小公子买的。”

    安心说着,打开了食盒,拿出了那包已经包好的饼干,给了眼前的李公子。

    “这包饼干,二十两银子,若是李公子想吃,大可以花银子买。”

    盛明玉说着,亲自打开了那包用油纸包着的饼干,拿出了一块,细细嚼了起来。

    “李公子,这饼干,可真香呀!李公子要不要也来一块?”

    李公子还没说话,反而是身旁的随从,已经坐不住了。

    “盛姑娘,如今我们身上没有银子,能不能先赊账?待我们回到京中之后,再差人把银子,送到盛姑娘的府上。”

    那男子说着话,目光就没有从盛明玉手中的那包饼干上头移开过。

    既然他们想要赊账,自然可以。

    写了欠条之后,在上头按上手印,就可以了。

    若是到了时候,他们不肯还账。

    她就拿着那欠条,去开封府衙门。

    片刻之后,那随从已经写好了欠条,按上手印之后,给盛明玉递了过来。

    “盛姑娘,这欠条我已经写好了,请盛姑娘先过目看看!”

    盛明玉看了眼欠条,让安心收好欠条,就把手中的那包饼干,递了过去。

    “给,到时候你们记得付银子就行。”

    盛明玉把饼干递给了他们,安心又从食盒里,翻出了包好的牛肉干,就开始吃了起来。

    这牛肉干,还是明珏亲自塞到这马车里的。

    因着盛明玉爱吃牛肉干,又舍不得花钱,每次都是明珏自己花钱买了,偷偷藏到了这马车里的。

    车轮轱辘轱辘转了半个时辰,终于出了那树林。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只觉得周围静悄悄地,什么人也没有。